车祸后,死者“影子”出现在每一辆过路的的士上

我讲一件跑车路上遇到的匪夷所思的事,这件事不止是我,还有别的出租车司机也遇到了。

这件事在我们那的出租车圈子里引起了不少的震动,虽然时间过去挺久了,现在想起还是令人惊悸。

那是2010年3月左右的事,我们这发生了一宗十分惨烈的交通事故。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晚上在郊区横过一条马路的时候,让一辆飞驰的出租车给撞飞了。当时周围的人们立即报警,并将女孩送往医院。而那辆出租车,肇事之后马上逃跑了。

女孩送到医院的时候,脑部严重受伤,陷入重度昏迷。更为严重的是,医生发现她还是个怀孕七个月的孕妇。只不过她看起来有些胖,送医的人一时没看出来。

女孩在医院抢救了一天一夜,都没能醒来。她年轻的老公和家属哭得死去活来,要求医院保住孩子。结果医院就剖腹抱出孩子,由于被撞得太厉害了,孩子也是一出院就送进重症监护室。

后来挺惨的,这女孩一天后抢救无效死了,孩子三天之后也跟着去了。当时引起了全城轰动,新闻大幅报道,很多好心人士前往看望。

当然,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我不会忘说的。就是那辆肇事出租车,一直没抓到。虽然有目击者,有监控,可是最后发现那是一辆套牌的黑车。也就是有些人用报废拼装车,套上出租车的牌,就跑黑车。这种车在我们这边不少,我们出租车司机都是深恶痛绝。但除非你验他们的发动机号,抓现行,否则没啥办法。

这件事就发生在那起交通事故后的两个多月后。由于肇事车没抓到,全城对交警的不满到了极点,交警也是悬赏什么的,却没什么效果。我们出租车司机也是十分郁闷,因为虽然是黑车,但毕竟是披着出租车的外衣,给我们抹了黑。

就在那时起,我们出租车司子圈子开始流行一件事。说有人在夜晚一个人跑车,到了偏僻灯光昏暗路段的时候,会忽然发现后座无缘无故多了一个人,还是个女人。但一到有灯光和人多的地方,就会立即消失了。

刚开始,我就当个笑话,因为出租车司机没活的时候经常会聚到一起天南地北的乱侃,有的为了哗众取宠也会神啊鬼啊的胡扯。可是没想到,没多久,我自己就碰上了这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

那天夜里大概10点多左右,我送一个客人从郊区回来。自从上次在山里莫明其妙熄火的事之后,我再也不敢晚上跑乡上远路了。最多送送郊区,十几二十公里左右。

送完客人回来,还有十多公里到市区了。由于今天生意不错,我心情挺轻松的,就把碟子开了,放汪峰的《怒放的生命》,音量调得很大,高兴地跟着狂吼,反正又没人听见,是吧。

这时车子驶过一片农村与农村之间的田地,有好几公里远吧,路上没车,也没人,就我一台车一个人在黑夜中穿行。

我想着就能回家了,唱得正起劲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没错,虽然车上只有我一个人,碟机的音量开得很大,但我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一个声音——是一个女人嘿嘿地笑了两声……

我头皮立刻炸了,人的笑声和别的声音是截然不同的。我听到的是一种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毫无感情的干笑,这不会错。

我觉得头上背上全是冷汗,因为我想起了出租车司机中流传的那个故事。但我没敢回头看,谁知道回头会看到什么血淋淋的恐怖东西呢。

我几乎是颤抖着手调低音量,脚加快油门。那时我觉得全身都因恐惧僵住了,脑子好象停止了转动……过了一会儿,那个声音没有再发出来。我稍稍平静些,眼睛的余光不禁地瞄向了车里的后视镜……

妈呀,我觉得我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后座上真的有个人的影子……而且能从头发装束看出是个女人。头发上最显眼的就是戴着个发卡,有个轮廓,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觉得我快要窒息了,嘴里不断地念着乱七八糟,也不知对不对头的佛经、基督、道教,啥口号都念出来了。幸好这时已到郊区,我一狠劲踩油门,车子飞速冲进路灯灯光里。

几分钟后我再壮起胆子回头看,后面那女人早已完全没了踪影。

我接着说完这件事吧。第二天,我出车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另一个出租车司机老胡,因为流传那个后座女人的事就是他那说出来的。开始的时候我不信,还笑他胡编,可现在找他的心情完全不同了。

一见老胡,我就揪住他,也不让他出车,连忙把昨晚的事都说了。他瞪大了眼睛,嘴巴半天合不回来。好一会,他才眼睛里透着惊恐地说:“是她!是她!她死不瞑目,阴魂不散。”

“谁?!”我惊疑地抓住老胡问。

他呆呆地还沉浸在恐惧中,好一会儿才说,“两个月那起车祸你不记得了吗?”

什么?!我吃了一惊,“可是你怎么能确定就是她,这两个月各地都发生有车祸,哪可能就是她?!”

老胡双掌捂住额头,低低地说:“我认得她。因为车祸那晚我也在场,参加了抢救。她头上就带着个发卡。”

我再一次被震蒙了,半天回不过劲来。

老胡那仿佛从地底下透出来的声音又幽幽地说:“本来我也不确定就是她,因为带发卡的女人很多。可是你想为什么她就是跟着我们出租车,没跟别的私家车呢?因为那晚撞死她母子两个的,就是一辆出租车呀。”

妈呀,听老胡这么一说,我刹那间明白了。昨晚后座出现女人影子的地方,就在离发生车祸不远处!原来那女孩一直魂魄不散,就是想找出肇事的真凶啊。

我头上的冷汗不停地冒出来,紧紧抓住老胡的手,声音发抖地问怎么办,那女人鬼魂应该不会认错人吧,昨晚那笑声很恐怖啊。

老胡说,你快去城郊的南山寺,求些辟邪的东西挂车上,这应该有用。他话刚说完,我马上有人追杀似的跑了,直奔城郊。

第三天再出车的时候,我车上放了桃木剑,灵符,八卦镜,据说是开光的毛主席挂像,还有一本小圣经。还叫乡下一个据说是法力十分强的道士师傅,绕着我车喷了一大圈的护法符水。这些也不知有没发生作用,因为我也再没敢晚上走过发生车祸那条路。

不过没多久,在警方的大力追查下,那个肇事司机在外省的某个地方抓到了,据说判了10多年,赔了一笔钱。

而后座女人影子的事,也再没听说哪发生过了。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chhszdyzcxzmylglddss.html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