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期癌症 诵咒而愈

  我虽生于小康家庭,但幼年时,母亲就逝世,又生逢战乱的时代,既不能享受温饱的生活,也不曾受到母爱的滋润。年纪还小时就离开家里,半工半读。

  在动荡的时局中,历经艰苦,渐渐长大,坚强起来。由于军旅生涯,锻炼出坚强的意志,加上有纪律的生活,养成了清白的习性,烟酒赌博,从不沾染,吃喝玩乐,全不讲究,惟有喜好清静。长年研求学识,一心培植青年,就像一张白纸,不杂色彩。我对这样的生活,很感满足,全无其他奢求。

  六十五年春天,内子机缘成熟,皈依佛门,夜晚听经,清晨拜佛,充满法喜。桌子上,摆放有很多佛教经书,经常阅读,并且在吃饭时,就寝前,不断地对我展开说教。我则认为宁静澹泊的操守,无异于拜佛诵经;暗室无亏的品德,无异于行善去恶的修行。因此,尽管内子妙舌生莲,辩才无碍,我总充耳不闻,不为所动。六十五年夏天,内子坚持要我一起前往土城,皈依广老。我虽不以为然,但内子深情感人,盛情难却,于是相偕前往。不料一进入佛堂,忽觉观念开扩,心境转变,或许是前世佛根深种,今生才逢佛缘吧。后来悲广大师在志莲精舍开讲《法华经》,乃与内子相率前往听讲,初次沐沾法雨,只觉心地清凉,犹如醍醐灌顶,奇妙的滋味,难以思议,难以形容。此后每逢讲经,不管晴雨,从不缺席,虽然无法大彻大悟,但是逐渐破除执见,由信生解,由解生行,进而自利利他,实非“独善其身”所可比拟。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农历五月初,内子被车伤了脚,我又因大便下血,住入荣民总医院。内科作细胞反应检验,说是多发性恶性肉瘤(初期癌细胞),一面另行切片检查,并转送外科安排开刀。外科驻院医师说,必须封闭原来肠道,废止原来肛门,另外开人工肛门,以达到安全治疗。一昼夜间,恶病降临,人生无常,令人恐怖。我想这是往世业报出现,无法避免,准备看开一些,接受业报。但内子因事情来得突然,极感震撼。

  乐居士指导内子诚诵大悲咒七天,各一○八遍,求大悲水治疗大病;悲广法师指示,用大定的功夫,来克服大病;净空法师指示,以发大愿,转移大业力;圆一师指示,放下万缘,以治万病;普门善友们,以朝山、放生的功德,为我回向。良师、善友们,热心帮助,令我铭感肺腑。我在住院三周的时间,终日心念“观世音菩萨”,发愿病好之后,尽可能接受讲经训练,随时找机会弘法,以上誓愿全出于至诚。普门品说:“众生被困厄,无量苦逼身,观音妙智力,能救世间苦。”终于感应道交,灵感显现,两次切片检查,都得到良性结果,只用将患部结扎,不需开刀。出院以来,平安顺适。佛法无边,佛力无量,若非亲身体验,哪能深信不疑?现在我正接受讲经训练,迎接考验。愿苦海众生,虔诚皈依三宝,人身难得,勿负此生。(六十七年十月卅一日,慈云月刊三卷四期)

                                  作者:徐味勤

  ©声明:本文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