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伦尽分有善报

观音菩萨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古训。不管贫富贵贱,不管男孩女孩,只要没出家行作沙门,到了婚嫁年龄,娶媳妇嫁闺女,便成了天下父母心中的头等大事。

  我婚后育有一子,北京传媒大学毕业,在就职的广电媒体遇上了一个女孩——如今的儿媳。女孩小儿子四岁,杭州姑娘,长得眉清目秀。初次见面,叫我一声“阿姨”,白嫩的脸蛋上布满红晕。我眉开眼笑对儿子说:“小子行啊,眼光不错!”

  这不是我开明不干涉孩子的婚恋,而是知道儿子自幼知书达理,给自己挑选人生伴侣不会太离谱。虽说那时的我还不是佛弟子,但已在阅读佛书,对宇宙间的因缘果报,有了初步的信解,所谓“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可见一对男女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相知直至结为夫妻,这宿世的缘分该有多么深厚啊!

  后来我皈依佛门了。再后来儿子与女友成婚,搬出去居住。刚开始儿子还担忧老妈会孤单寂寞,我说不会,我有佛菩萨保佑呢,家里清净好念佛。

  儿子儿媳同在一个单位,朝夕相伴,新婚之初,相处得甜甜蜜蜜,但日子久了,免不了产生龃龉。儿子性格内向,有话不轻易对我说。儿媳却是爽快人,受了委屈或自认为受了委屈,会来找婆婆诉苦。我很欣慰,儿媳父母远在杭州,身边只有我这个长辈,若不是真把婆婆当妈,有话也不会跟我说。

  有一次,小两口的矛盾闹得有点大了,甚至想离婚。我当时正在东林寺网络部工作,一听急了,赶紧回家。我点着儿子的额头说:“婚姻岂是儿戏,说结就结,说离就离?小子,你清醒些吧,你老婆虽有点孩子气,但她不贪名利、不慕虚荣、乐天知命,五分钟前吵了架,五分钟后就笑眯眯,这样不矫情、不任性的漂亮女孩嫁给你,你上辈子烧高香了!”

  劝了儿子,我又劝儿媳:“你老公(我儿子)脾气是有点大,所谓恃才傲物,他没学佛,不懂谦卑是真教养。再说当年你不就是看上他有才,没沾染吃喝嫖赌的坏习气才跟了他?女人是水,男人是山,女人柔和,方能水滴石穿!”我掐指一算,他俩从恋爱到结婚一路走来七年了,于是佯装糊涂说:“网上有个说法叫什么‘七年之痒’,莫非你俩也痒痒啦?”儿媳含泪噗嗤笑了。

  看来孩子们还听劝,我大大松了一口气,对儿子儿媳说:“夫妻之间,要多交流,多想想对方的好、自己的错。记住,千万不要轻易提离婚,按照佛理,夫妻也是因果关系,你俩若不是前世欠下情债,这辈子只能是擦肩而过。既然牵了手,那我教你们一招,以后无论谁觉得委屈,只要想‘是我上辈子欠了他(她)的’,立马云开雾散,啥事儿没有!”对于这番语重心长的话,他俩是否入心我不知道,但再也没提离婚的事,儿媳也再没来找我诉苦了。

  儿子结婚近三年了,儿媳还没怀孕。远在杭州的亲家母每与儿媳通电话都要问有无喜讯?儿媳被问急了,压力太大,儿子也有点忐忑不安,心想不会是谁有啥毛病吧?上医院做检查,两人都没毛病。那就怪了,既然都正常,为何不见动静?

  一天,儿子与我聊起此事,我没吭声。儿子说:“老妈,您也太不着急了,我丈母娘又太着急了,每天来电话催着赶紧生孩子,弄得我俩也慌了。”

  儿子的意思我懂,怪我只顾着念佛不关心抱孙子。其实做了妈妈,何尝不想当奶奶?但婆婆老盯着儿媳的肚子,儿媳更加“压力山大”。既然儿子儿媳身体没毛病,我劝儿子别急,我去东林寺求求观世音菩萨。

  没过几天,东林寺净土文化夏令营开营,我去网络部帮忙写新闻报道。到寺院的第二天清晨,我登上灵竹山,来到文佛塔后面的观音殿,恭恭敬敬地上了一炷香,顶礼三拜,长跪合掌,祈愿观世音菩萨保佑儿媳早日怀孕,顺利诞下福德智慧之男或端正有相之女。得一枚上上签,签文有“功名富贵自然成”之意。读了几遍,云苫雾罩,感觉签文似乎与求子嗣不相干。我按签文所说,恭敬合掌口念“南无阿弥陀佛”绕塔三匝。我想,佛菩萨的境界不是凡夫所能揣测,既是上上签,就是好兆头。

  几个月后,儿媳还是没消息。十一月东林寺举办净土宗弘法人才培训班,我再次去帮忙,再次登上观音殿为儿子求子嗣,得中上签,签文意思是:该来的会来,该有的会有,因缘和合之际,便是满愿之时。南无观世音菩萨!这是在给我作开示呢!我高高兴兴绕塔六匝,下山而去。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元旦新年,腊月二十八是我六十岁生日,儿子接我去餐厅为我祝寿,这小子轻描淡写地说:“今天早上您儿媳用验孕棒验了,出现了两道杠,十有八九是有孕了。”我正在卧室,一听此言赶紧出来,儿子又说了一遍。我称念一声“南无观世音菩萨”,喜极而泣——菩萨太慈悲了,竟在我六十岁生日这天,送来一份大礼物!

  亲家两口子皆大欢喜,赶忙从杭州过来照顾怀孕的女儿,省了我不少事,只是做产检时,我这个当婆婆的会主动陪在她身旁。怀孕五个多月了,要做四维彩超,儿媳说彩超报告单上,会有一帧胎儿的面容小照,大致能看到宝宝的长相。

  去做彩超的头天晚上,我梦见陪儿媳做彩超检查。荧屏很清晰,镜头围着胎儿打转,最后定格在一张小脸上,脸朝左微微侧着,额头宽宽,鼻梁挺直,长下巴,小嘴儿闭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炯炯有神瞧着我……梦境太清晰了,以至于我醒后,梦中宝宝的那双大眼犹在眼前。第二天在医院,我把梦说给了亲家母和儿媳听,还描绘了胎儿的长相和姿态。亲家母半信半疑,儿媳也说做爸爸的还担心孩子会是短下巴。我说不短不短,是一个长相很端正的俊宝宝!

  快到晌午了,才轮到儿媳进彩超室,家属不能进。半小时后,儿媳出来了,我一看报告单上胎儿的照片,不禁念了一声佛,就是这张脸,跟我梦中看到的一模一样!脸向左微微侧着,额头宽宽,鼻梁挺直,小嘴儿端正,下巴长长的,只是眼睛闭着,从眼窝线条看,眼睛会很大。

  亲家母急问是男是女?儿媳说医生不会透露胎儿性别的。我说不管男孩女孩,都是宝贝!其实我预感是孙子,预感何来我也说不清,反正自儿媳有孕后,我购买的小衣服都是男孩的款式和颜色。

  国庆节放假期间,儿媳顺利诞下一个健康的男宝宝,当护士小姐把哇哇啼哭的婴儿放在我怀里时,我叫了声“奶奶的大孙子呀”,没错!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还是双眼皮呢!

  孙子满月的第二天,我专程来到东林寺感恩观世音菩萨,并为宝宝做放生、印经和造东林大佛等功德。知恩图报是佛弟子的本分,因为我坚信:孙子是观世音菩萨送来的孩子。

  有得必有舍,得了大孙子,舍掉了享清福,虽然亲家两口子既慈悲又能干,坚持留下来帮着带外孙,但我也不能游山玩水采风写作了,因为每当亲家回杭州时,我就义不容辞替补上岗。孙子两岁时,亲家公身患疾病回杭州治疗,照顾孙子和家庭生活的重担就落在我肩上。

  回想那段时光,我感到艰辛而快乐。每天早晨五点多,我开始起床、洗衣、搞卫生、买菜,等儿媳上班后就照顾大孙子。孩子想姥姥,经常啼哭,只有上街看“嘟嘟叭叭”才高兴,于是整整一个月,我抱着孙子站在十月的阳光下看汽车,教他认各种车型和功用,直到孙子习惯了奶奶带。说实话,这是我度过的劳动强度最大的岁月,少小时,父亲身居要职,有住家保姆,我是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娇小姐。结婚后是官太太,也有保姆伺候着。如今我把作家、编辑等身份统统放下,专做全职奶奶。几个月下来,女友们见我皮肤晒成古铜色,人也憔悴不堪瘦了一圈,劝我还是掏钱给儿子家请保姆吧,何必苦自己?

  我何尝没想过请保姆?但如今合适的保姆如凤毛麟角。又何尝不羡慕出家人无牵无挂的生活?但我既然成家,又有儿孙了,就不能养尊处优了。印光大师所提倡的“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三十二字修行原则,不仅是对净业行人的纲领性开示,也是最基本的要求。身为在家佛弟子,首先要敦伦尽分,才能普度众生,不尽人的本分,何谈行菩萨道?我就把做家务带孙子当作是一种修行,希望儿子儿媳能从曾经养尊处优惯了的老妈身上的改变,看到一个佛弟子的柔顺和坚韧。

  时光荏苒,孙子四岁了,已是幼儿园的小学子了。孙子相貌俊朗,智力超群,一岁半的男孩便能说短句,还能捏着计数器念“阿弥陀佛”。每每听孙子稚嫩的声音念佛,我便开心地笑,别人都以为他是学奶奶,我却认为孙子宿世是念佛人,观音菩萨送来的孩子,岂能与西方净土无缘?

  儿子儿媳听了我的话,相视而笑,不发一言。与以前相比,这已经很不错了。记得我刚学佛的时候,他们反对我素食,讥笑我不杀蟑螂和蚊子,还把捕鼠笼里的老鼠放生,甚至我坐在副驾驶座上用金刚念念佛,开车的儿子都视作是一种干扰。如今他们不反对我教孙子念佛了,也愿意听我讲一些佛教义理了,诸如种种,可不就是我敦伦尽分所得到的善报!

                                作者:孙莲觉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