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当年为何婉拒住持庐山东林寺?

    [白话:] 这段讲的是当年庐山东林寺的一段往事,编者收录了这篇,我们也来看看,但是要注意,有些话,大师说得,我们说不得,大家心里明白就好,不必造口业徒增烦恼。

    有人启请印光大师前往庐山东林寺,住持净土祖师道场。东林寺历史上基本上都是十方丛林,当时已经变成子孙丛林。

    印光大师对高居士说,东林寺的住持静禅法师以及他的师弟慧禅法师,只希望把东林寺作为子孙的万年安乐窝,说什么都不肯改成十方丛林。这个话,是静禅法师向印光大师和施省之居士当面所说的。

    静禅法师当时说:当年啊,我师父让我在东林寺当家,我当时就说过,如果我当家,就会把东林寺改成十方丛林。当时我的师父立刻低头哀痛。

    所以啊,不但师父在世的时候,不能把东林寺改成十方丛林,即便是现在师父已经过世了,也不敢改成十方丛林,以免让我的师父伤心啊。

    施省之居士于是就说:既然不能把东林寺改成十方丛林,那就算了。

    当时静禅法师听说不改十方丛林之后,衷心欢喜愉悦,完全没有一丝感伤惋惜的意念。

    施省之居士离开十多天之后,慧禅法师又约上芜湖李葆龄等五居土,启请印光大师兴复东林寺,连续两天,启请两次,印光大师说自己老病无力住持东林寺推辞了。当时李葆龄曾经归依印光大师,所以印光大师不得不略微给他说明其中的真实原因。

    慧禅法师也专门写信过来,印光大师就直接给他说明他的师兄静禅法师的心意,让他以后不要再来信说这件事情。

    现在宏庆法师所说的话,其实都是哄骗小孩子的套路,印光大师知道自己一去就会陷入这个漩涡。

    印光大师说自己实际上也没有才力,加上现在已经开始修编《普陀山志》,虽然大士门有江西许止净居士负责,其余内容有县令请相关邑绅负责纂辑,印光大师只是挂名其中,但是实际上也要不时去察访,尽量减少讹舛。

    他们所说的不许先勤等话,只是用来装门面的词汇,知道印光大师绝不会亲自前往,所以特地说这些好听的话,希望避免他人讥诮议论。

    这种僧人,怎么还能跟他们交涉呢?如果不自谅,那就必定会有意外危险发生啊。印光大师说自己虽然不惜身命,但是与其死得没有任何价值,还不如慎始慎终更好一点呢。

    请高居士也不要再提议此事。倘若慧远大师有灵,或许还有回旋的转机,然而印光大师说自己绝不会干预这件事情。今年的天灾人祸比往昔更加惨烈,神州大地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景象,哪里还计较东林寺这一个道场呢?

    有的俗人想要兴盛佛法,有的僧人想要毁灭佛法,他们就是那种乘愿而来,专门破坏施主信心,专门破坏祖师道场的人啊。

    东林寺始建于公元384年,是净土宗初祖慧远大师的道场,历经沧桑,屡废屡兴。文革十年遭到破坏,1978年政府延请果一长老重新恢复东林寺,1994年,果一长老往生后,传印长老升方丈座,2003年,大安法师出任东林寺代方丈,全面主持东林寺各项工作。

    佛视兴化,如四时木。我们也可以学习用这个心态来对待法道兴衰。

    佛法衰,我们专修净土,不要妄自菲薄;佛法兴,我们也修净土,不要好高骛远。往生极乐之后,许你乘愿归来,普度有情。

    有人说,不是不能说僧过吗?为什么印光大师这里批评其他法师呢?

    印光大师是比丘,对于其他人不如法的地方,他可以如法批评。

    我们作为在家人,能不能说呢?

    这个要分情况。

    对于出家人的持戒与否,在家人不妨尽量避免评判。

    至于有些出家人的言论不如法,这个可以依法不依人,可以依据佛经和祖师大德开示来辨析。可以辨析法义,但是不应当盛气凌人,不要做人身攻击。

    至于有些出家人违反国法,比如分裂祖国,聚众淫乱等等,为佛教抹黑,那么会受国法惩治,我们也不需要去管这些事情。

    有人问,那应当怎么样对待出家人呢?

    把礼敬供养与亲近学法要分开。

    礼敬供养:对于所有的出家人,可以起平等心,礼敬供养,不要说只供养自己的师父,对于其他出家人却视若无睹。

    亲近学法:对于出家人所说的道理,应当逐渐让自己具足净土法门的正知正见,逐渐有能力区分其他人所说的内容是否如法。

    精进群依托正规基金会,合法开展普济供斋慈善项目,每位师父供斋一年4800元,不论名气、不分宗派、不论戒腊长短,一律平等供养。

    项目启动一年多以来,已有5万多人次,汇集近230万善款,平等供养了60座丛林近500位出家师父。

    目的是希望为大家提供一个平等供养僧宝的平台,至于善款多少,全由各人自己发心,不贵珍宝,唯贵善心。

    亲近学法,这个要特别注意,丛林大海,龙蛇混杂,鱼鳖居中,不是每位师父都有印光大师这样的正知正见。虽然礼敬供养可以平等,但是亲近学法却千万要慎重。

    这个方面,应当亲近善知识,远离恶知识。

    我们现在学习《印光大师文钞》,学习佛法经典,学习祖师大德开示,就是希望让大家逐渐建立以佛经和净土宗祖师开示为主线的正知正见,这样你才能依法区分其他人所说的到底有没有问题。

    之前我们说过十使,其中五利使叫做见惑,五钝使叫做思惑。

    见惑就包括:身见、边见、戒取、邪见、见取。如果有的出家人说的内容不如法,相当于给你增加见惑,这个影响是很迅速的,所以叫做五利使,很锋利的意思。

    有些人虽然修习多年,但是知见不够正,所以一旦被人误导,邪见入脑,退转也是很迅速的。

    所以古德常说,净土法门为希有难信之法,唯有最上上根人和愚夫愚妇最容易得到真实利益。

    最上上根人,他明白净土法门的真谛,信愿坚固,一心求生极乐,谁都不能忽悠他。

    愚夫愚妇,他宿根深厚,今生一听说净土法门,就坚信不移,虽然不太明白教理,也是一心求生极乐,谁也不能忽悠他。

   【原文】东林一事,静禅,慧禅拟作子孙万年安乐窝,任凭只么不肯改作十方。此语,系静禅面与光及施省之居士所说。其言曰,昔吾师令我当家,我云我若当家,当改作十方。吾师即低头哀痛。不但师在不能改作十方,即师去世,亦不敢改作十方以伤师心。施君遂谓既不能作十方,请作罢论。静禅中心欢悦,绝无一念伤惜之意。

   省之去后十余日,慧禅约芜湖李葆龄等五居土,具启请光兴复东林。连二日来两次启,光以老病辞,而略与李葆龄说其所以,以彼曾皈依光,故不得不按实告也。慧禅亦有信来,光直说彼师兄之意,令其勿再来信。今宏庆师之言,皆是哄骗小儿之套子,光岂不知去就陷此漩涡。

   况光实无才力,又兼现已开始修普陀志,虽大士门有江西许止净居士,余则邑令请邑绅纂辑,光挂名其中,实不能不时加察访,庶少讹舛。彼之不许先勤者,特遮面孔之词,知光决不能亲来,故特作此好听话,以期免人讥议耳。此种僧人,尚可与之交涉乎。

   若不自谅,则必至获意外之虞。光固不惜身命,然与其死而无益于自他,何若慎始慎终之为愈乎。祈居士亦作罢论。倘远公有灵,或可有转旋时,然光决不干预其事也。今年天灾人祸更惨于昔,吾国之结果究不知其作何景象耶,尚何计及于东林一道场乎。俗欲兴法,僧欲灭法,彼固乘愿而来,破坏施主信心祖师道场者。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与高鹤年居士书六》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