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七治愈了我的恶性皮肤感染

  

  《净土》杂志2016年第4期 文/徐万玉

  二〇〇六年,为参礼东林大佛,我与四位同修第一次来到东林祖庭,恰好赶上国庆十一佛七。念佛念了两天后,我感觉很不适应,因为念得太慢了,于是就请了《净土资粮—信愿行》、《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的光碟,领着同修们回家了。

  回家后,我反复观看了请回来的法宝,通过听经闻法,认识到自己确实是一个业障深重的罪恶生死凡夫,才明白自己错失了一次非常好的精进修行的机会。二〇一一年初,我对曾经被我障碍的四位同修说:“我们今年一定要去东林寺参加十一佛七!把前几年错失的机会弥补回来!”大家纷纷表示同意。

  时间一晃,佛七即将来临。可在九月二十五日夜晚,我突然发现左胳膊起了三个小肿块,第二天竟肿得像小水瓶一般粗,疼痛连心,高烧至三十九度五,整个人恍恍惚惚。家人带我到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为恶性细菌感染。我知道自己这病几天内难以康复,恐怕不能去参加这次佛七了,就决定放弃。谁知在上洗手间时,倒在有坎的地上, 后脑摔破,顿时就昏迷了,等苏醒过来时血已凝固了。

  无常来得太快,这时我想起了大安法师的开示:把生命交出来,交给阿弥陀佛!我放声痛哭,祈求佛力加持我能再次前往东林寺,参加十一佛七。因为病势汹汹,我在每天只喝一点开水、走两步就昏沉难受的情况下,只好住院治疗了两天半,通过输液来补充能量。

  九月二十八日上午,我跟医生商量出院,医生要求至少还要住院二十天观察情况。但我决心已定,当天下午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准备赶往东林寺。同修聂祖英看到我病成这样,却坚决要去打佛七,就愣住了。我对她说:“你不用担心!我已把生命交给了阿弥陀佛,你去帮我找车来,去车站!”

  九月二十九日,同修帮我背着行李,到了东林祖庭。其时,我左胳膊不能动弹,一呼一吸都疼痛;后脑摔破的地方还在流血,不能舒心地睡眠。

  九月三十日下午,佛七开始。在香光讲堂绕佛时,一起来的同修觉得我病得很严重,对我说:“毕竟我们是凡夫,你夜晚不能睡,几天不思饮食。不管什么人,病成这样都要住院,也免得影响他人,还是去住院吧!”当时我回答:“我相信佛是大医王,所以把身命交给阿弥陀佛。之所以来参加佛七,不为其他的目的,我就是来求往生的。你们就把我当做素不相识的人吧,不用管我!”第二天夜里,我因呼吸导致上身疼痛,不能入睡,泪流满面,心中只有默念佛号。在似睡非睡、似梦非梦中,看见一个拿着宝剑的人来到我的身边,扶我起来,拉着我疼痛的左胳膊来到了一个悬空的宫殿中,在疼痛处贴了一块像水晶纱布一样的东西。

  佛七的前三天,我左胳膊伤口上溃烂的皮肤组织开始不断脱落,流着脓血。我用痱子粉撒在上面,把内衣的袖口用剪刀剪开,只穿海青。我默默地祈求佛力加持,希望佛七中能恢复健康,否则就求阿弥陀佛接引往生。我警诫自己,引磬、木鱼不敲了才能休息。念一声佛号一声泪, 声声佛号声声泪。佛七的第四天晚上,我回到寮房,发现伤口上的脓和血都没有了,竟然长出了新的皮肤,胳膊也不疼了。我热泪盈眶,把亲身经历分享给周围的同修们,劝他们要好好念佛,把自己交托给阿弥陀佛。

  《金刚经》云:“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佛是大医王,“南无阿弥陀佛”六字万德洪名是阿伽陀药,阿弥陀佛威神愿力不可思议!佛七结束后,在交流法会上,因为不会讲普通话,没能把自己的经历分享给同修们,我感到非常惭愧和懊悔。我是业障深重的凡夫,这次病苦,让我亲身体验到只要谨遵佛言祖语,依止善知识教诲,信愿具足,放下万缘,看破生死,老实念佛,一心求生净土,在临命终时,一定会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声明:本文由誓坚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houyueliang.com/fo/fqzylwdexpfgr.html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0 − 1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