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祖开示:佛祖出世在周昭王24年(约公元前1027年)

  [白话:]佛祖出生的年份,有多种不同的说法,虽然都有一些道理,但是终究不如佛祖生于周昭王二十四年这个说法最为恰当。

  汉明帝在朝廷上请大臣解梦的时候,通人傅毅,博士王遵,都用这个说法来对答。他们依据《周书异记》作为证据。现在虽然《周书异记》这本书见不到了,但是汉廷问答,绝对不是杜撰的。何况历代禅宗教宗的著述,多数都以这个说法为准,断然不可舍弃众人所依的说法,自立新义,为后世没有学问的人增加疑惑。

  佛祖出世在周昭王24年,大约是公元前1027年,印光大师、虚云长老都是这样开示,有人非要说是公元前565年,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我们不必去争辩。

  即便有一两部书依照这个说法,也是有志护卫佛道,但是没有博览群书,他们以为庄公七年的时候,恒星不现,晚上跟白天一样明亮,如果不是佛祖出世,有什么事情能当此瑞相呢?他们不知道非常之人诞生的时候,非常之法流布的时候,都有非常的瑞相,难道只有佛祖才有瑞相,其他的人即便是法身大士示现也都不能有瑞相吗?禅书里面记载南岳怀让禅师出世的时候,白气冲天,太史上奏。这样的祥瑞,没有流传下来的,不知有多少啊。

  如果您一定要把庄王九年作为佛诞,那么阁下后来详细阅读佛门典故的时候,就会发现前后的年代出现矛盾。为什么呢?这样就变成了佛祖出生在后面,佛弟子的事迹,佛的遗迹事实还在前头了。既然不肯承认佛祖出生在前面,又不能把这种事情拉到后面,那么不讨论则已,如果一讨论,就变成自相矛盾了。

  如果按照佛祖生于公元前565年的说法,那么佛法距今也就是2580年左右的时间。

  大约在2010年的时候,中冶集团的工人在阿富汗境内开采铜矿时,意外发现一座2600年前建在古丝绸之路上的佛教寺庙。

  所以佛祖出世在公元前1027年,这个说法最为恰当。

  您的序中,注明是昭王二十六年,有人说甲寅年是周昭王二十六年,但是多数人说是二十四年。经中又注解说是庄王九年,同一个人的著作,怎么能立这样的岐论呢?实在是大大的有碍于初学者啊。

  因为阁下无我,志在利人,所以印光大师不得不少尽愚诚,可惜没有多闻不忘的能力,不能一一援引典籍作为证明,深深的表示歉疚。  

  【原文】如来生期,多有异说。虽则皆有理致,究不如周昭王二十四年者为恰当。

  以汉廷效梦时,通人傅毅,博士王遵,以此见对。而又据周书异记作证。今虽周书异记不可得见,而汉廷问答,决非杜撰。况历代禅教著述,多皆以此为准。断不可捨众人之所依,而自立新义,以添后世无学之人之疑。

  纵有一二部书依此而说,乃系有志卫道,而未博览群书,意以庄公七年恒星不现,夜明如昼,非佛出世,何以当之。不知非常之人诞生,及非常之法流布,皆有非常之瑞。岂唯如来方有,而其余纵法身大土示现概无乎。禅书记南岳让生时,白气属天,太史上奏,则此祥瑞,其轶逸不传者,不知凡几。

    若必以庄王九年为是,阁下后来详阅佛门典故,其前后年代皆不能致论。何以故,以佛生在后,佛弟子及佛遗迹事实在前。既不肯谓佛生在前,又不能挽此诸事于后。若缄默不论则已,论则自相矛盾矣。

  况序中以昭王二十六年注之,(有谓甲寅属二十六年,然作二十四年者多。)经中以庄王九年注之,一人之著作,岂可立此岐论,实大有碍于初机。

  故以阁下无我而志在利人,不得不少尽愚诚。惜无多闻性,不能一一援书而证明之,殊深歉仄耳。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丁福保居士书四》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