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公交坠江事故引来济公讲故事 -为了一次地震冥界准备了五十年

二O 一八年十月底,重庆万州一辆公交车因乘客与司机激烈争吵发生坠江事故,造成车上人员全部遇难。看网上评论说万州事故的公交车上,女乘客骂了司机六个站,中间有一对夫妻劝架,被女乘客辱骂,气得提前下了车;还有一个女孩,突然肚子痛,提前下了这趟车,这几个人幸免于难。平时在各类灾难事故中,比如客机失事等,偶有报道说某乘客因为什么缘故错过了航班,事后航班失事,躲过一劫,等等。这在佛教和道教的观点来看,人都是有命的,有的人能躲过命中的劫难,有的人躲不过去。

十一月三日早上坐公交车去登山,又看到电视上在放这个公交司机与乘客打骂导致汽车开下江去的镜头。我就跟妻子说,网上看到说有两人提前下车了。她说,这都是命,司机和这女的罪业很大;如果公交车上只要有一人当时在念佛,这样的事故就不会发生。

上午登山回来时,妻子说:给你讲一个故事。

清朝道光年间,在四川宁远府,发生了一次大地震,城里的人都死了,只剩下几个人,一个是好官牛树梅知府,为官清廉,一心为民,不幸的是他家的家人包括儿子都死了。地震发生后,牛知府不服,便到城隍庙责问城隍:我为官清廉,一心为民,你为何连我的儿子和家人都不保佑,还让我的腿在地震中断了?晚上,这个牛知府做了一个梦,梦中,城隍请他去地府,告诉他,阴间为这次地震已经准备了50年,把不该死的都迁出去了,该死的都迁进来。不该死的人目前只剩三家:一家是个贞妇,这个贞妇一直守寡不嫁,养育自己的孩子,坚贞高洁;一家是郎中,从不卖假药,对当地看病的都很善待,很热心;还有一家是卖烧饼的老太太和她的孙子,这个老太太看到贫困的、没钱的、流浪的,都会送饼给他们吃。城隍说,你本来也在该死的名册中,因为你为官清正廉洁,爱护百姓,才免你一死。这个知府醒来后,去城隍说的这几个地方一找,果然如此。找到老太太时,老太太和孙子正被房板压着,因为买饼的人太多,老太太回屋里做饼去时,正好发生地震,知府便把老太太和她孙子救了出来。知府这时才明白,一切都有因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真实不虚。

我说这个故事你是不是从网上看来的?她说不是,是刚才听到的,刚才登山的时候有人跟她讲的。我问是谁讲的?八仙?还是山神、土地?她说是济公。今天我们登山,济公也来了,我们杭州之行,去了一趟灵隐寺,看来跟济公也结缘了。

济公讲这个故事就是要告诉我们,不该死的不会死,该死的也躲不过。这一点,相信很多学佛的人都能理解明了。

事后我上网查了一下,果然有这则故事,也有历史记载。原来大家可能只当是历史故事看看,今天有济公再讲此则因缘故事,无疑对这则历史记载予以了确认和肯定。世间各种事情,逃不出因果规律。我们都是肉眼凡胎,看不到因果那么远,但不等于没有因果。所以,要敬畏天地,敬畏因果,常存善心,常存善念,方得平安。古语云: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望大家都能崇尚道德,敬畏因果,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为匡正社会风气,尽一份绵薄力量。

第二天登山回家路上,济公问我:昨天的故事听明白了吗?我说:听明白了。

济公出现在我们道场时,身着僧衣,手拿一把破扇子。他是天道的出家人。

附一:为了一次地震,冥界准备了整整五十年!

在清朝道光咸丰年间,牛树梅先生担任宁远府知府,为官清廉勤慎,政绩显赫,民众一致称颂。忽然有一天发生了大地震,全城房屋倒塌,死伤人数无算,府衙也损毁多处。先生的儿子不幸遇难,他自己的腿脚也受伤了,行走很不方便。

他感到很愤懑,就写了一篇疏文来质问府城隍爷,大意是指责城隍爷享受万民香火,却不加以保护。全城这么大,难道都是恶人吗?就连自身为官,也是问心无愧,而儿子竟然死了,自己也受了伤。难道真的是天道不足凭信,神明鉴察也有差错吗?

到了夜里,先生梦见城隍爷请他前去,按照宾主之礼坐下,对他说:先生以文字相指责,理直气壮,可惜不能明了鬼神之道,所以请君前来一谈,以解释猜疑诽谤。凡是浩劫之成,都是由于众人积孽所导致的,绝非偶然。此次地震灾难,冥冥之中已经进行了五十年的调查、记录,凡是不应遭受灾祸的,都已移到别处,如果是近期造下新的罪孽的,又将其移过来,即便是临时也会有出入变化,绝不会漫不加察,置人民生命于不顾。

先生说:既然如此,难道全城中竟然没有一个好人?我和我儿子也要遭到罪谴吗?

城隍爷说:还有三户人家,确实难以在短期内迁走,现在都安然无恙。一家是某街的节妇,三世孀居,抚养一个小孙子;一家是某郎中,生平不卖假药,有请他看病的,即使是深夜下雨、道路泥泞,也即刻前去,尽心疗治;一家是卖油糍的老妇人和她的小孙子,全都没有遇难。先生回去查访就能找到,不会欺骗于你。先生的儿子前生孽重,是无法逃免的。就连先生本来也在劫数之内,但因居官廉慎,所以得以从宽,只是伤了腿脚。总之,神天赏罚,慎之又慎,决不偏私。既无无妄之灾,亦无幸免之理。先生勉力做个好官,将来会升到按察使的官职。

先生辞谢,并致以歉意。醒后到处查访,果然找到了节妇和郎中,都是全家安然无恙,只不过因房屋矮小,被两侧的房屋遮挡住,所以没有发现。只有卖油糍的老妇人,经过多次查找,才在房屋椽子支撑形成的角落里发现。

向她询问,说平时在这里做生意,凡是遇到老弱残疾的,即使钱不够也卖给他们,偶尔也会施舍,不要一文钱。在地震前一两天,买油糍的人忽然增多起来,供不应求,于是带着她的小孙子夜里做油糍以备出售。地震发生后,祖孙二人被盖在倒塌的房屋下三天,就用油糍充饥,因为压力太大自己无法出去,没想到现在得以重见天日。

先生大为惊奇,从此以后深信鬼神承负的道理,更加勉力做好官,后来果然升职为四川按察使。

这则故事让我们领略了天地鬼神、因缘报应的神奇可畏,实在是不可思议。为了验证这则故事的真实性,笔者特地作了一些考证。

关于牛树梅,历史上确有其人。牛树梅(1791~1875),字雪樵,号省斋,甘肃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1841)进士,曾任四川彰明县(今江油市)知县、茂州直隶州知州、宁远知府、四川按察使等职。

《清史稿》称其决狱明慎,民隐无不达,咸爱戴之,当地百姓称之为牛青天,还为他修建了一座德政坊,此牌坊目前尚存,位于今四川江油市青莲镇,距今已有 150 余年的历史。牛树梅于道光二十八年(1848)担任宁远府知府,当时的宁远府属四川省管辖,府治西昌(今四川省西昌市,为凉山彝族自治州政府驻地)。

关于此次地震,正是发生于清道光三十年八月初七日(1850年9月12日)夜间的西昌大地震,震级约 7.5 级。据《清史稿》载:寻署宁远知府。地大震,全城陷没,死伤甚众。树梅压于土,获生。蜀人谓天留牛青天以劝善。树梅自咎德薄,不能庇民,益修省。所以赈恤灾黎甚厚,民愈戴之。

当时的四川总督徐泽醇在向清廷呈递的奏稿中说:接据署西昌县知县鸣谦奏称:八月初七日夜亥刻,县城忽然地震,簸摇动荡,屋宇倒坍。阖城号呼鼎沸,因黑夜霖雨,无从往救。及至天明,遍城木石倒塞,不辨街巷、庙宇、城楼、文武衙署及监狱、仓库尽行倒坍……军民被压身死者不计其数。

牛树梅本人也写了一首《西昌地震纪变》诗,描绘了大地震后的情形:坤维夜半走奔雷,山岳震荡海波颓。床榻如舞人如簸,万家栋屋枯叶摧,迟明一望满城平,欲辨街衙谁能晓。位于泸山的西昌地震碑林对此次地震亦有详细记载。

由此可见,此事人物、时间、地点、事件均确凿无疑,绝非杜撰。

故事转自http://www.xuefo.net/nr/article54/544934.html

附二:牛树梅生平及德政坊(网络转载)

(一)现存的牛雪樵德政坊

其内容风化剥落不可通读,断续辨识其文:

……学桥(牛雪樵的樵在此刻为“桥”字)牛公,通渭(注:甘肃一县)名进士也。……公自少教以道谊……道光乙巳(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冬,囗隆昌来仕……彰邑,以恭俭廉勤率吏民居不华……囗门绝贿,囗内外肃囗,囗清讼谍,或即时了决……入乡,从者数人,自给路资……囗菜囗饭,欣然饮啖。……祷雨祈晴,斋戒徒涉……之意见,于面接见士民……如坐春风……有病见客……盗者……为仁者,比任方……易大小苟利于民,均以真心……行之。以故,外匪畏怀,相戒不入境,远近妇孺咸称曰:牛青天!……虚以囗人,不挟才势以傲物……归己,不执误判以冤。民敬于……不容淫祀以惑世。又庶几程朱之遗范矣。丁未(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夏,邑中。

书院、考棚、养济、育婴诸务,以次倡囗举修。一时,士习民风寖寖,入古方囗显以观德化之,成乃贤囗囗囗大囗季冬,檄署资州匆匆饯囗囗囗子失慈母,群以不获举囗为囗。公去,因建坊以誌不忘云。

时道光道光戊申(1848年)孟冬月,囗邑士民公立。

(二)牛雪樵生平(据风山堂)

牛树梅(1791~1875),字雪樵,号省斋,甘肃通渭人,出身名门望族,世代书香。道光二十一年(1841)进士,历任四川雅安、隆昌、彰明知县,资州、茂州直隶州知州,宁远知府等职。曾三次从军,三次辞官归隐。同治元年(1862),由湖北巡抚胡林翼、河南巡抚严树森等极力推荐,四川总督骆秉章及高延祜联署恭请,擢授四川按察使。十三年返故里,致力于读书立说。著有《省斋全集》十二卷、《闻善录》四卷,另有《清叶文存》和《牛氏家言》传世。

牛雪樵一生为官50余年,晚年还乡,享年84岁。

(三)牛雪樵——一个拥有两座石牌坊的廉吏(据网络)

道光24年(1844年),牛雪樵任隆昌县令。他一到任就整顿社会秩序,禁娼缉盗,亲自查访,端正官吏作风。自己清诚勤俭,慈惠廉明,处事雷厉风行,令行禁止。常至乡村暗访,独乘一骑,从者数人,而饭食舆马费用,自己薪俸开支。每至一处,深得民心。因此,境内匪徒敛迹,人归乡里,使百姓安居乐业。

道光二十五年,牛雪樵在昌隆县离任,赴彰明县任知县。他在隆昌的任期短而影响深,时举邑感慨,士民集资建德政坊于北关道观坪古驿道上。此座德政坊叫“牛树梅德政坊”,以隆昌石牌坊之名于2001年列入了第五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牛雪樵在彰明知县,道光25年上任,28年离任,前后4年(一说27年上任,28年离任,此说法与坊上“两载”相合)。在任期里,“劝学务农,简政爱民”、“两袖清风”,深受百姓爱戴。

有江油匪徒何远富纠众劫中坝场,地与彰明之太平场相近。牛知县率民团御之,匪言我不践彰明一草一木也。迨官军击散匪众,远富匿下庄白鹤洞,恃险负隅。遥呼曰:“须牛青天来,吾即出。”牛雪樵至,果自缚出。

牛雪樵在彰明任职期间,举办义学,亲拟办学章程;整饬县学建立考棚;设养济院,收容孤寡老人。彰明大治,民受其惠。

离任那天,县城居民扶老携幼,依依不舍地为之送别。树梅感动泣下,拈成一绝:“白叟黄童遮道观,争将马首绕团团。深愧抚字无良策,辜负若曹说好官。”彰明、资州为其建立生祠,他深感不安:“此等迂闹事敛钱招怨,是损我德,益我过,折我福,造我孽,是魏忠贤我也。”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彰明百姓在青莲镇北端,绵江大道西侧为其建德政坊一座。

牛树梅晚年回到家乡之后,彰明县民曾于数千里之外送来寿木一副,他回赠80两银,以资酬谢。但不久这些银两被全部退回。雪樵感而作书:“窃思自以菲材作令,有何好处于民?且在彰仅二年,离彰已近二十年,何以得此厚报?今将原银仍交原差带回,或书院,或养济院,以添一滴之润,其心尚可稍安也。”

牛青天的美名留在了他任上的每一个地方。这些地方的民众在他离任时扶老携幼远送十几里,为他建坊、树碑、立生祠。

一人二坊,牛树梅德政坊和牛雪樵德政坊隔空相望,向我们讲述着道光廉吏的故事,也似乎启示着今人……

                       作者:守月亮  2018年11月11日

©声明:本文为作者投稿,没有版权,欢迎转载。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gjzjsgyljgjgswlycdzmjzblwsn.html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