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过年带父求医记

  2018年2月14日,农历腊月二十九下午,我从北京回到了河北灵寿县的农村老家,见到了久违的爹娘。父亲最近在咳嗽,感觉气短,痰中带血,在家中已输液治疗两天。母亲的意思是带父亲到我们县医院做一个检查,若无大事就回家,过年后再到医院住院治疗。于是我在家中屁股未落地,就开车带父亲直奔医院,谁知求医噩梦才刚刚开始。

  先代父亲发露罪愆并叙述一下父亲的病情。我父亲(19岁)第一婚时的阿姨好像不聪明,比我父亲大几岁,没多久父亲和她离婚了(听母亲说,我家托着我祖父在县里的表弟和人家打官司之类的。因为这事,后来我母亲和父亲在乡里登记结婚时,经管的秘书和其他人员对母亲都说父亲的名声不好)。父亲和阿姨的婚事还是这位阿姨的亲姑姑(嫁到了我们村)说的媒,后来这位阿姨的姑姑生病死了(应该和这事有关),这位阿姨以后怎么样了也不知道。曾听父亲说过他离婚是造下了恶业,一想这事就心里不好。我代父亲向这位阿姨及她的家属忏悔。所以结婚要慎重,不能轻易离婚。

  我家在滹沱河边上(石家庄黄壁庄水库北岸),靠水吃水,我父亲从事过打鱼(用几十米长的绳子绑着好多铁钩子放在河里钩鱼)抓虾,后又从事多年的贩鱼贩虾。所贩鱼虾不知有多少,尤其是虾还是小虾米时,卖到罐头厂,天天几十斤,多则上百斤,祖父、大姐、二姐和我均也骑自行车载虾往虾罐头厂送过。我家还捉过蚂蚱,贩过蚂蚱。小时候我有一干娘,已经去世,看虚病特别厉害,以前在我家和我父亲母亲说过再穷也不能弄鱼和虾。谁知弄鱼虾的代价就是后来父亲得了长达25年的不能医治的疑难杂症,并且现在依然承受着巨大痛苦的疾病。再次我代父亲和家庭向今生伤害的鱼菩萨、虾菩萨及其他众生菩萨忏悔。

  25年前父亲脚趾头上有个伤口,也并没在意,还用摸虾的手摸过。于是伤口开始溃烂,接着每个脚趾头、另一只脚的脚趾头上也开始溃烂;于是开始吃药问医,无效;于是疾病开始上走,脚上、脚踝、膝盖、臀部、后背、每个手指端部及关节、手腕、肘、面部、额头、耳朵、皮肤溃烂,除了胸部、腹部和头顶,基本上体无完肤,床单、被罩也总是血迹斑斑,真是坐卧不安。

  最近几年疾病往口腔发展,喉咙也是溃烂,医生怀疑开始往肺部发展。医院最终确诊是“变应性血管炎”,免疫系统疾病,无法医治,总之是求医吃药无数,疾病不见好转。药里有蝎子、蜈蚣之类的,牙齿也早都掉光了,真是苦海无边啊!贩鱼贩虾挣的钱远远不够治病的钱。

  找过很多看虚病的人,让父亲供上什么先生之类的,父亲也不供。总之就是找看虚病的也是看过不少,一言难尽。其中一位说幸亏我父亲人好(我父亲的为人确实不错),还有修过庙(我村有一个王母娘娘庙,修庙时我父亲和祖父出过很大的力,我也在庙上干过活),不然早就卧床不起了。也是为了父亲的疾病,我在2007年4月份开始学佛和吃素(如果不学佛,杀盗淫妄的今生肯定要下无间地狱。中间一段戒律松弛,忏悔),诵经给父亲回向。用地藏占察轮占察了父亲的病,得的结果是“观所患大不调(梦参长老注解有鬼神导致)”和“观所患久长苦”。父亲在2008年也开始念观世音菩萨圣号,基本每日千遍。2008年时有一位师兄说我父亲前世是731的日本士兵,用活人做试验。2017年一位师兄说我父亲前世杀狗剥狗皮,今生又吃鸡肉多,鸡在挠他(感觉父亲吃鸡肉好像不多)。

  腊月二十九下午到了医院检查,CT显示肺炎也不严重。看父亲走路也是艰难,就和二姐安排了住院,晚上我回了老家,父亲一人住院。腊月三十中午时我到了医院,下午6点液体输完(大姐、二姐都在),还说回家过年,初一中午后再来,主任医生说就在医院吧,大姐、二姐离去。

  主任医生让做雾化(戴着面罩吸氧气和雾化后的药)。雾化过程中父亲突然出现断气、翻眼、生命垂危状态(做雾化需要谨慎)。我赶紧抱着、扶着父亲,吓得大声喊:“观世音菩萨救救我爹!观世音菩萨救救我爹!”让隔壁床的小伙子叫医生和护士(感恩这个小伙子),又迅速给大姐打电话。医生、护士开始给父亲吸氧、输液、抢救。随后大姐、大姐夫、二姐、二姐夫、母亲都赶到医院。父亲一晚上的输液、吸氧(鼻子不通气,嘴巴吸氧),我也是一晚上的念观世音菩萨和大悲咒,共修时放着声音,或抱着父亲或摸着父亲或给父亲接尿,不敢离开父亲。我给一师兄转了500元,请师兄代父亲初一放生。若父亲在此时去世也算是善终了,死在了儿子怀里,亲人都围绕着。

  检测血液里的二氧化碳含量越来越高,父亲的手脚变凉,医生都发了病危通知。到了初一早上6点多时更加严重,父亲基本昏迷,8点多点儿推着父亲转到重症监护室。主任医生说情况不乐观,他们没治过血管炎,就怕以后撤不了氧气呼吸机。开始抢救:嘴巴插拇指粗的氧气管到肺部供氧气,鼻孔插细管到胃部注射食物,嘴巴还插一管到肺部吸痰。家属只能在走廊等待,我坐在椅子上披着父亲的棉袄,泪如雨下几乎不能持咒,感到胸口阵阵疼痛。下午3:40到4:00探视,医生还说情况不乐观。我初一持大悲咒600遍,并求菩萨护佑父亲度过此劫,若能平安回到家中,愿今年朝拜普陀山并写出感应文章,祈请观世音菩萨护佑能创造奇迹。

  正月初一到初八每天持大悲咒600遍,我天天代父亲忏悔和回向,初九持大悲咒500遍,初十、十一300遍,期间每天求两次大悲水倒进给父亲的饭中。初四妻子还去北京八大处给父亲挂了健康吉祥牌位(感恩妻子)。初五时医生还说不见好,家属可考虑往石家庄转院。我和母亲、大姐、二姐商量,还在此治,听天由命吧。初六探视父亲时,镇静药渐渐作用不大了,只见父亲特别难受,下意识地用手不住地拔管,脚不住地砸床,后来护士用绳子把脚绑住。初七换了进口的抗生素(外面买的进口药亚胺培南),终于开始好转。初十上午把供氧管拔掉了,我到病房探视父亲,和父亲拉着手说话,父亲特别高兴。我知道父亲已经脱离了危险。我天天持咒后回向,求菩萨护佑父亲能平安出院。正月十一转到了普通病房。十三又以父亲名义给一师兄转了200元,请师兄代父亲在正月十五放生。

  正月十五上午终于带父亲出了院,用轮椅推着父亲到了大姐家,我也终于不用在医院睡觉了。十六我回的北京。现在父亲吃饭、方便均能自理,已能下地走路了,身体依然虚弱。父亲每日念佛3000,观音菩萨圣号1000,相信佛、菩萨不会不管的。母亲、大姐、二姐照顾着父亲。

  我在医院走廊天天持咒时,也向其他病人家属做过佛教的宣传。一个病人家属说我天天祈祷起到了作用,说我家老爷子好转明显。住医院走廊时,初一、初二、初三均有重症监护室不再抢救的病人,在亲人的哭泣声中而转回家。真是生死无常啊!晚上上厕所(要过推人出的门),有时还感到害怕。每天功课完成回向时,我都会回向往生知时、自由自在往生极乐世界。愿佛菩萨都护佑我们精进群的佛弟子们,不要在重症室抢救时往生啊!

  再说说其他的一些事。我大姐的公公对奇门遁甲和四柱命理有较深的研究(我对奇门遁甲也会一点点的应用,给父亲起局也总显示医生不克这个病),还有好多道友。好多年前,有一次我和父亲在大姐家,刚好遇到大姐公公和三个道友聚会,都说我父亲寿命70或73,今年我父亲74岁啦。但他们都说如果念佛的话,他们就算不准了。可见研究命理的人也知道念佛能改变命运,可惜念佛修行的不多。今年我遇到了大姐的公公和婆婆,并劝他们多念佛以改变命运和求生净土,研究命理即使算的再准也不能改变命运。

  感恩佛菩萨,感恩大悲咒,感恩给我父亲回向的师兄们,感恩抢救的医生、护士。我将此终生难忘的经历写出来,以长记佛菩萨的恩情。

  此文若有功德,回向给我父亲离婚的那位阿姨和她姑姑及她的家人,回向给父亲累劫今生伤害的众生都能同种佛智,三宝加被,福慧增长,离苦得乐。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南无大势至菩萨

南无地藏王菩萨

南无十方三世一切佛菩萨

                                作者:慧行

   ©声明:本文为作者投稿,没有版权,欢迎转载。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houyueliang.com/fo/gndfqyj.html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2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