躬行实践佛法之人,言行须格外谨慎

   

    [白话:]您寄了一百元,要印一千册《达生编》,其中还有十元是单独供养印光大师的,还有十元作为弘化社戒愿,其他的全部印《嘉言录》,或者留在弘化社送人,或者酌量寄到鄠县,您怎么这样不懂算账呢?

    由此可知您说话也有不实在的弊病。我并不是责怪您这个话不实在,实际上是担心您在一切地方都犯这种虚张声势的毛病。

    一百元的善款,除了印刷一千本《达生编》的印刷邮寄费用之外,又除掉二十元,纵然还有剩余,也没有多少了,有必要说这种大话吗?我以书送人,也不敢说这样的大话,恐怕别人说我有骄矜之心。

    如果是其他人犯这种毛病,我也不去讲他们。因为您很像是希望躬行实践佛法的人,可能因为这个问题就成了白圭之玷,所以不得不说一下。

   【原文】汝以一百元,印一千达生编,又以十元作与光小资,又以十元作弘化社戒愿,下余尽数刊印嘉言录,或留社以送人,或著量以寄鄠,汝何不知帐算之若是耶。

    可知汝说话,亦有不实在之病。我非责汝此语不实,实恐汝一切处犯此种虚张声势之病。百元之资,除印千本达生编印资寄费外,又除二十元,纵有余亦无几许,尚用得著此种大话乎。我以书送人,亦不敢以大话与人,恐人谓我有骄矜心。

    若是他人犯此病,我亦不说。以汝颇似欲躬行实践者,或因此便成白圭之玷,故不得不说也。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宁德晋居士书五》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