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纪实:昏迷月余 助念得生(插画版)

  我的表姐夫黄英夫居士,出生于一九三八年二月四日(农历正月五日),往生于二〇〇〇年十二月十四日(农历十一月十九日)下午四时,享年六十又三。  黄居士幼时仰慕其师范学校毕业即献身教育之父亲,故自己亦于师范学校毕业,便投入教育界,经历教师十五年、教务主任三年、校长二十六年。  其办学精神甚为热忱,负责尽职,任劳任怨。一向以校为家,以学生为重;主持校务,重视生活教育,倡导校园伦理,使全校师生团结和谐。  服务教育四十四年,曾蒙台湾地区总统召见、教育部门赐匾,亦蒙记功二十五次,嘉奖一百零五次,获颁奖状四十余张;其行事为人之善德,及对教育之奉献,由此可见。  二〇〇〇年正值学校百年校庆,黄居士由于筹备期间劳累过度,以致十一月三日突然心肌梗塞,经送医急救,虽然恢复心跳,但一直昏迷不醒。  在此期间,我几乎每天都前往加护病房探视黄居士,并带领其家属在其身旁开示念佛,也劝其内心一同念佛,希望蒙佛加被,寿命未到,病体早日清醒康复;

  若世缘已尽,亦愿蒙佛慈悲接引,顺利安然往生极乐世界,彻底了脱六道生死的轮回,获得永恒自在安乐的涅槃。  加护病房探病时段分早中晚三次,一次仅三十分钟,前十五分钟家人为其按摩、翻身、擦拭,并讲些安慰温馨的话;  后十五分钟,家属统统正身恭敬合掌,闭目恳切大声称念“南无阿弥陀佛”。  此外,在其耳边放置一台念佛机,每天二十四小时播放佛号,让其听闻。  十二月十四日上午,其从未学佛念佛的三女儿,受其友人之邀在别处为父亲参加消灾法会。  十一时左右,三女儿正专心闭目念佛时,见其父亲现圆顶相,身披袈裟,端坐莲花,从空缓缓而降,神情庄严满足、慈祥和蔼,了无挂碍地向她微微一笑便消失了。  而此时其病房中之父亲身体,血压逐渐下降,于午后四时断气。遗体运回家中,仍然由我带领其家属在旁开示助念,直至次日上午;  入殓时见亡者容貌极为安详满足,其庄严圆满之相,犹胜于平生,身体柔软,见者称叹,家人皆生信佛念佛之心。

  论黄居士生前唯热心于教育,毫无宗教信仰,亦无佛法概念,未皈依、未吃素、未念佛;  然而临终瑞相如此,足证已生净土,永断六道轮回,未来将广度众生。  可知在其人生的最后,住院的期间,是其得度的因缘。他肉体虽然昏迷,但神识依然灵敏;他经过开示,知道自己世缘将尽。  唯有“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愿生弥陀净土”,否则将再度随业流转,无有了期。愿生称名,必得往生,佛愿不虚,终于黄居士得生弥陀净土了。  故知,弥陀本愿的救度,是任何人最后的希望。任何人都是被救之人,任何时都是得度之时。弥陀本愿毫无遗弃,乃至临终一念,亦得往生,何况念念不舍。

 

  按:

  一生不知佛法  昏迷四十几天 

  种种法门虽妙  一样不能实现 

  经由开示念佛  往生殊胜庄严 

  众生念佛必生  全靠弥陀本愿 

  理论不如证据  事实胜于雄辩

 

  ©声明:本文由果佳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