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损谤佛法的古碑,算不算毁坏文物古迹?

  峨眉山在明朝的时候都还不乏高人,但是木皮殿的铁碑,自从嘉靖年间竖立之后,至今还让人痛心不已。

  圣钦记载,简直把他当作全国的僧人领袖,竟将铁碑抄录出来,交给王晓曦寄来。而且每个篆字旁边,各字标上楷字读音,他们还不知道这篇碑文其实是谤佛法的文章。

  当日铸碑的僧人,在县志里面还记载了他的名字,他也不知道这是谤佛法的文章。现在与您说这个事情,是担心一班无知的僧人,说您是故意毁坏文物古迹。

  现在如果能毁掉这个四百年长谤佛法的碑文,实在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啊。还请为峨眉山的大众说明这个道理,不至于那些瞎眼人以为您是毁坏古迹。

  [原文:]峨山明时尚不乏高人,而木皮殿之铁碑,自嘉靖时竖立,至今令人痛心。

  圣钦记载,直以彼为全国僧人领袖,竟将铁碑录出,交王晓曦寄来。而且每篆之傍,各音楷字,尚不知其为谤佛法之文。

  当日铸碑之僧,县志尚载其名,彼亦不知其为谤佛法之文。(今与汝说者,恐一班无知僧,谓为毁古迹也。)

  今果能毁此四百年长谤佛法之文,实为一大快事。尚祈为峨山大众说其所以。庶不至瞎眼者,谓毁古迹也。(正月二十一日)

   印光大师文钞之《复谢慧霖居士书二十七》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