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请握住阿弥陀佛的手

佛堂佛像齐念佛,白光刹那  舅舅年前查出胃癌,入院很快手术,切掉四分之三胃。

  我过年回家,第一次去医院探望。舅舅闭眼躺在病床上,瘦了很多,见我们进来,微微抬起眼皮。我叫了一声舅舅,上前握住他的手,一阵心酸,眼泪呼地冒出来。舅舅没有气力,被我握住的手,传来微不可察的动作,那是在安慰与呼应我。我努力望向天空,心中念着佛号,良久才平复下来。

  后来就与妈妈每日一探。舅舅恢复的不错,有几天气力颇佳:能绕着医院走廊走几圈,努力活动手脚;还颇有兴致地让我爸给写幅对联,要舅妈贴回家去。

  妈妈让舅舅念阿弥陀佛,告诉他念佛就是念宇宙最大的光明。舅舅颇有善根,很愿意接受,有时就连续念出声来。舅妈连说:心里念心里念,不要累着。

  舅舅说渴得受不了,却不能喝水,连在嘴唇上蘸点水都不行。一日医生终于准许喝一小口水,舅舅说这一小口水“息乎儿”(差点)把他香死(很好喝的意思)。舅妈笑说那一小口水,舅舅喝得极度珍惜和享受。

  憧憬康复的日子没几天,舅舅双肺感染,肺里都是积水,肺上也被插了管子。

  临回北京,我早上去探舅舅。得知我下午走,舅舅一下探出手来要拉我的手,我说“舅舅,我没洗手”。

  回了北京,每天我妈在微信中告知舅舅的状况。一日得知,舅舅因为痰下不去,气管也被切开插上了管子,人进入了弥留状态。妈妈说舅舅两眼圆睁,嘴大张着,如失水的鱼般呼吸。爸爸去看,流着泪出来,回家一说起就伤心,说病没有看好,罪全部受了。

  我催我妈去给舅舅介绍西方极乐世界,说阿弥陀佛的愿力,让舅舅求生西方净土。

  妈妈说来不及了,我说来得及,一定要说,这个时候善知识的化导指引极其关键,舅舅能听见,人命终时耳根都是不坏的,何况现在。

  我妈去说了,说时得到了舅舅极其努力的回应,如同我第一次握舅舅的手,那个几不可察又很清晰的微动。

  舅舅听到了!

  在五台山,我三步一拜磕上黛螺顶,心中一直念的是:信女融明为舅舅忏悔罪业,让他生起求生净土的信愿。

  回京后找到西安莲花助念团师兄的电话,请他们帮忙助念。又再次催促妈妈去劝导舅妈和表妹,为我舅舅做人生中最后、最关键、最重要的一次努力:用佛号助念送行,助力舅舅借此业报将终之时,跃出生死苦海,永憩光明彼岸。

  因为医院不让助念,莲花助念团的师兄建议把病人拉回家去助念,然而舅舅已经失去自主呼吸能力,喉中插着管,如果拨管就等于马上结束生命,舅妈她们是无论如何舍不得的。

  如果等命终后拉去一般性质的殡仪馆就是直接给塞进冰柜,在神识没有离体的时候,这是极其残忍的行为。

  经过一番努力和联系,找到了一家有念佛堂的殡仪馆。等舅舅生命结束时,就直奔念佛堂,请莲花助念团的师兄们念佛为舅舅送行。舅妈、表妹都同意以这样的形式为舅舅送行。

  这时候才终于感觉到了一丝轻松。然而我深知,即使如此,其实没有人能真正了解(包括我自己在内),对一个生命来说,用佛教仪轨送终,用念佛送行,是需要多么大的福德因缘,是多么重要伟大的机会。

  舅舅一生喜欢钓鱼,对鱼的生命没有一丝悯念。钩破鱼儿的喉咙,钓离它们的水乡,划开它们的胸腹,大鱼吃掉,小鱼就扔在草丛任其呼吸衰竭干渴而死。

  这一切,舅舅如是承受了,舅舅如是以身说法。

  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

  愿舅舅高峰离苦得乐,得蒙阿弥陀佛慈悲接引往生西方净土。

  对任何一个孩子,无论犯了多大的错,流浪蹉跎了多么久,父母永远倚门待归!

  舅舅舍报前2个小时,西安莲花助念团的两位师兄就赶到了医院。

  在所谓的常识中,人死亡后如不立即擦洗换衣,会很快僵硬穿不上衣服。所以一般情况下的死亡场景,常常是家属一边哭喊一边手忙脚乱地擦洗换衣,但这以佛教的慧眼来看却是大忌。

  刚刚命绝的亡者正处于一个如“生龟脱壳,风刀割体”的时刻,任何的碰触对他都是极难忍的大苦,家属的哭喊更令他留恋难舍。这一切,都极易使亡者的神识因嗔恨和情执堕下三途。

  舅妈、表妹听从了师兄劝说,没有立即为舅舅擦洗换衣,从重症监护室一推出来,师兄们佛号立刻跟上,一直跟车助念、开示,到了殡仪馆,布置好佛堂,开始正式助念。

  莲花助念团的师兄们从城市的四面八方赶来,为一个素不相识的老人通宵达旦地念佛。整整24小时,佛号未曾间断,每一小时进行一次开示、一次换班(开示即劝导亡者看破色身的虚幻,莫随任何的境界,放下万缘,随佛往生西方净土永离六道轮回)。

  没有人不被这样清净庄严的场景感化,失去亲人的悲伤都被一声声佛号融化消散了。

  本来什么都不懂的舅妈说她不让任何有可能来了哭喊的亲友过来,为舅舅坚守这份清净。

  然而,这远远不是为了所谓的清净。对一个生命来说,这是千劫万载的生死轮回中极难出现的解脱的机会。

  佛说:得到人身的机会,就如同一只盲龟,在茫茫大海中浮沉,有一截木头飘来,木头上正好有只圆孔,盲龟的头正好从这只圆孔中钻出,得以片刻喘息。得人身的机会已然是这样渺茫这样艰难,更何况得解脱的机会,了脱生死的机会,成佛的机会。

  24小时助念结束,正式法会回向之后,师兄们开始给舅舅穿衣。我姐问:身体柔软吗?一个师兄回答:软得很!你来摸摸。

  姐没敢摸,拍了视频给我,视频里的舅舅,面容安详,睡着了一样。师兄们很快给舅舅穿好了寿衣。

  姐说:舅舅看上去特别好!但姐又说刚去的时候是不好的,嘴没有合上,牙齿露在外面。

  佛法不可思议,佛号不可思议。

  让在东林寺的师兄帮忙给舅舅立了超度牌位,又做了一堂超度普佛。

  有师父为舅舅在真如禅寺供一堂罗汉斋,有师兄为舅舅在灵光寺立牌位,有师兄为舅舅放生回向,更多的师父师兄们在各自所在地为舅舅念佛回向。

  作为一个生前并不信佛的老人,作为一个查出癌症一个多月,受尽了折磨猝然离世的老人,最后的这一场因缘真好!

  一家人被莲花助念团师兄们的无私感动得一塌糊涂。82岁从郊区倒几趟公车过来助念的老菩萨,领众念佛的交大教授,面容慈祥可亲的、和菩萨一样一样的老菩萨……老妈拿了抄写的《心经》去和菩萨们结缘,老菩萨说:本来我们有规定,什么都不收,但这是《心经》。

  想说:

  佛言真实不虚。

  人生如梦幻泡影。

  轮回可怖,生死可畏。

  极早建立信仰,极早开始修行。

  念佛,念南无阿弥陀佛。

  求生极乐世界。

  为你的亲友争取临终助念,不要随缘,用最大的积极塑造推动这个缘。

  不论你信不信佛,亡人信不信佛,为什么不试一试呢?你会得到最大的安慰,亡人会得到最好的超越机会。

  死亡会成为一种皆大欢喜,你想象不到。

  ©声明:本文由果佳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houyueliang.com/fo/jjqwzzmtfds.html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3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