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印光大师为何将经典校印地点选在上海?

    [白话:]毒乳杀儿的广告,这件事情,以前从来没有发挥彰明,去年才开始发明。

    叙事部分略过。

    如果战事最终没打起来,印光大师说自己印的书,谢居士想要捐助多少,随便他发心,如果不捐助,也会为四川邮寄若干包书过来。这样的做法,省钱省事,而且不需要多次校对。

    印光大师说自己在1923年的时候,本来想把自己排印的书籍,全部都做四付版,一付自己用,一付寄给四川,一付寄给哈尔滨,一付寄给新加坡,让他们自己想印的时候随时印。于是写信问三处,这样行不行啊。

    结果他们都回信说,这样不行,当地单单是纸张费用一项,就比在上海印成书籍而且加上邮费还要更贵,而且印刷技术,远远比不上上海。

    于是印光大师就打消了之前邮寄纸板的念头。这件事情,印光大师说自己已经办了十多年,您不太知道细节,所以啰嗦这么多。

    这封信写于七月初一,大约是1937年,距离七七事变不到一周了。

   【原文】汝见息灾会法语,函沪加印寄川,此系佛教日报社所印,非光所印者。光所印者,比日报社多。

    灵岩开示,又数验方,及毒乳杀儿之广告。此事从来未曾发明,去年始发明。本拟印六万本,令先印三万,再续印三万。续印之书,已将装钉。若无战事,又须续印四万,藉以宏法,而广布防止毒乳之祸。

    汝拟刻板,此事若已行,则不须中止。(若刻一二张,亦可止)否则刻一付板,印的认真,只六七千本。若照书店中印法,其字均不十分明了,可印一万多本。若用铅字排板,打几付纸板。一付纸板,可铸五六七次铅板,一次铅板,大印刷公司有托机者,印万十百万亦无碍,小印刷所买不起托机,也可印二三万。

    如其战事不成事实,光印之书,汝愿任若干元,随汝发心。不任亦当为川寄若干包来。如此办法,省钱省事,而且不须屡次校对。

    光于民十二三年欲将排印之书,通打四付纸板,一留以自用,一寄四川,一寄哈尔滨,一寄新加坡,俾彼各得自印。因写信三处问其能办与否。各回信来,言彼地之纸,比在沪印成之书并寄费尚贵。而印刷之技,远不及沪。由是取消寄纸板之心矣。此事我已办十七八年,汝不悉知,故为络索一上。(七月初一三句三刻)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谢慧霖居士书八》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