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丢尸骨,全家命丧黄泉

  张先生是台北有数的一家著名建设公司的总经理,盖了好几座大楼,也赚进很多钱。

  他开了一部上千万的世界名车,很神气,也很威风。有一次,他开车回家,经过平交道,突然车子熄火了,就不偏不倚地卡在平交道中间,他和司机怎么推都推不动,好是紧张。为了担心被火车撞上,邻近商家的人,全被请出来帮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把他的车子推出平交道;而这时不远处,火车已呜呜地疾驰过来,真是好险!

  大约隔了一周,他刚换过的新车,又一样地在同一地点,卡在平交道上,熄火了,怎么推也推不动。最后,还是仰赖邻近商家的大大小小,一齐合力把他的新车推出平交道;而火车也间不容发地疾驰而过。张先生可真吓得一身冷汗。

  这样,又隔了一周,他又换了更高级的轿车。但好不了多少,又在同一地点熄火,卡住了,怎么推也推不动,这次,仍然集合路人、邻近商家的人,大家同心协力,总算侥幸地又逃过一劫。

  张先生很害怕,因为这平交道是他回家必经之路。于是,他请他高中时代的同学带他来办公室见我,他边说边颤抖,似乎已经惊吓过度。

  我虽然开的是国际法律事务所,但很多董事长都知道我从出生便罹患有严重的贫血绝症,时常死去活来,而昏迷不省人事。他们都觉得我是屡屡进出阴间的人,可以看到他们所看不到的另一个世界。特别是我十一岁时,死了一次又复活;而三十六岁时,成了植物人,也在太平间躺了十一个月。

  我在阴间碰到过一些人,他们问候我,而我也问候他们。我清醒后,为这些人着急,每每想尽办法来提醒这些灵魂已进入阴间、而人却还在阳间的活死人,希望他们能逃过生死劫。很多董事长或多或少帮我与这些活死人联系,都很惊异我所说的死因和死期竟然丝毫不爽。但能听得进这种不科学的鬼话的人毕竟不多,因此能获救的也很少。

  张先生的高中同学是我的客户,知道我是阴间路上的常客。于是,带他来问我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好几次差点死在平交道上。我把张先生的出生年月日和地址、电话写了下来。当我再度贫血过度而晕厥时,我或许会进入另一个世界,问问看是否有人与张先生有所过节。

  一个月后,我请我那客户把张先生约来办公室。我告诉张先生,有一对老公老婆很生气,因为张先生挖掉了他们的家,把他俩的骨头当垃圾倒掉了。我把老公老婆的家告诉张先生。张先生恍然大悟地一声:“哇! 知道了”。原来,张先生盖大楼时,兴建了一座温水游泳池。那时,挖地基时,挖出三、四座古坟。由于年代太过久远,无人认领,只好把这些骨头打包,交给垃圾队给拿出去丢了。

  我说:“阴间的人,有阴间的想法,我们要与他们和平共存,不要去惹他们。因为我们看不到他们,而他们却希望张先生你与阴间的这对老公老婆和解,以免彼此结仇。”但张先生竟然一阵哈哈大笑:“这是什么时代了,还来这一套?坦白告诉你,我现在已移民美国德州,开了一家现代化的科学仪器公司,接触的全是美国一流的现代科学家,我哪会相信这种不科学的鬼话呢?”

  我知道我再讲也没有用。七天后,我的客户告诉我,张先生明天就要回美国去了。问我有什么要交代的?我说:“既然不信,说再多也没用。不过,我仍然坚持阴阳界要和解,不要结仇,而且一定要和睦、和谐地和平共存。”我又说:“那老公老婆很生气,决定这一周内想办法收拾这位张先生。所以,还是暂时不要回美国,等彼此和解了,再走。以免万一有了三长两短,就太不好了。”

  当天下午五点左右,这位张先生约我在忠孝东路见面,他很不高兴地说:“我人在美国德州,有种的话,叫那老公老婆,飘洋过海,来美国找我算账好了!”我知道我这些话,全是无凭无据的鬼话,面对生活在高科技美国的现代科学人,又能有什么用? 第二天,张先生回美国了。我的客户说:那张先生临走还嘲笑我很没知识,他很不理解,我读了那么高的学历,到底读到三重哪处粪坑里去了!

  大约张先生出国后的第四天吧!我那客户带那张先生的母亲到我办公室里来见我。老人家哭得很伤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那客户是电脑公司的大董事长。他也哭了。过了好一阵子,我那客户终于哽哽咽咽地说:“张先生在回德州的高速公路上,撞车死了,一家都在车子上。”

  我听了,差点休克,为什么会这样惨呢? 张先生的母亲为了这件车祸,后来一直卧病在床,今年春节前后也走了。 想长命百岁,一定要与阴间的人,和睦、和谐地和平共处。别以为您很科学,毕竟除了我们这个科学的世界,还存在有另一个不科学的世界。您若惹上了,您那些科学,都会变得很不科学。

  附注:

  老公老婆希望让张先生“车撞车”而惨死,所以,让张先生的座车熄火卡在平交道上。但我期期以为不可,因为张先生的座车很大,很坚固,是有名的欧洲车。如果火车撞上这部高级轿车,火车必会脱轨出事,无辜的乘客也会死伤,实在太过残忍。何况,张先生一看到轿车卡在平交道上,便马上弃车而逃,火车根本撞不到他,这样不该死的死了,而该死的却反倒一点伤也没有,真的不会触犯天条吗?老公老婆听了,认为不无道理,便改让张先生在高速公路“车撞车”而七孔流血而死。老公老婆说,他们是跟随张先生一起前往美国,一直没有离开过半步。

                  作者:陈女士,现年62岁,出生于台湾省台中市

  ©声明:本文摘自《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由慧妙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