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大无穷的太子居然被流放到深山老林!

  很久很久以前,当时人们的寿命为10000岁,有一位国王名叫十奢王,统领阎浮提。

  国王有四位夫人,大夫人生了一个儿子叫罗摩,非常勇猛,力大无穷。罗摩有一头大象,取名叫扇罗,也非常厉害,别人听到它的声音或者见到它的形体,都会被吓死,因此无人能敌。

  二夫人生了一个儿子,名叫罗漫;三夫人生了一个儿子,名叫婆罗陀;四夫人生了一个儿子,名叫灭怨恶。

  国王很宠幸三夫人,有一次对她说:“我所有的财宝都不吝惜,夫人,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三夫人说:“国王,我现在没什么想要的,以后有需要,再向国王要。  有一天,国王生了重病,命在旦夕,就立太子罗摩代理王位。太子头上戴着天冠,威仪如同国王。

  后来,三夫人过来探望十奢王,国王的病稍微好了一点。于是三夫人就居功自傲,见到罗摩代理王位,生出嫉妒心,就请求国王兑现以前的诺言,让三夫人的儿子当国王,废掉现在的太子罗摩。

  十奢王听了之后,就好像被噎住了一样,吞也吞不下,吐又吐不出。废掉太子吧,自己已经立他为王了;不废太子吧,以前许诺给三夫人的怎么办。十奢王从来没有失信过,而且君无戏言,诚信为本,他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废掉了太子罗摩,让他脱掉国王的衣服和天冠。

  当时,二王子罗漫,对大王子罗摩说:“大哥勇猛无敌,力大无比,而且有扇罗,为什么不反抗呢,却要受这样的奇耻大辱?”

  罗摩说了一个偈子:

  违父之愿。不名孝子。然今此母。

  虽不生我。我父敬待。亦如我母。

  弟婆罗陀。极为和顺。实无异意。

  如我今者。虽有大力扇罗。

  宁可于父母及弟。

  所不应作。而欲加害。

  意思是说:违反父亲的意愿,那算不上是孝子啊!虽然三夫人不是我的亲生母亲,但是我父亲敬待她,那也就相当于我的母亲一样。而且三弟婆罗陀,非常和顺,完全没有篡位的想法。我现在虽然有大力,有扇罗,但是怎么能够对父母和弟弟做出不应该做的事情,怎么能够加害他们呢?

  罗漫听了之后,就不再吭声了。

  十奢王就把两个儿子流放到边远的深山,让他们十二年之后才能回国。罗摩和罗漫两兄弟恭恭敬敬地接受父亲的安排,心中没有丝毫的怨恨,他们拜别父母,远赴深山。

  当时,三王子婆罗陀在其他国家,十奢王马上派人把三王子召回国,让他做国王。婆罗陀与两位兄长一直非常和睦,非常恭顺,心中非常尊敬两位兄长。他回国之后,发现父王已经驾崩了,这才知道是自己的母亲干涉朝政,废掉了太子罗摩,并且把两位兄长都流放边疆了。

    婆罗陀嫌弃自己生母的所作所为,非法无理,所以不向三夫人跪拜,并对三夫人说:“母亲的行为怎么倒行逆施呢?您这是在毁灭我们的家族啊!”于是婆罗陀就向大夫人跪拜,比平常更加地恭敬孝顺大夫人。

  当时,婆罗陀带领军队,到达两位兄长被流放的山下,然后把军队留在山下,自己孤身一人去见两位兄长。

  婆罗陀走过来的时候,罗漫对哥哥罗摩说:“你以前经常夸奖弟弟婆罗陀,说他礼让、恭敬、和顺,现在呢,他带着军队过来了,准备杀掉我们兄弟二人呢!”

  罗摩对婆罗陀说:“弟弟为什么带这么多兵马过来啊?”

  婆罗陀说:“我怕路上遇到土匪,所以带着兵众护卫,没有别的意思。希望兄长回国统理国政。”

  罗摩说:“我之前接受父亲的命令,来这里待12年,现在时间还没到,父亲也没更改命令,我怎么能回去呢?如果我现在回去了,那就不是孝子。”

  婆罗陀非常诚恳地苦苦请求,但是罗摩意志坚定,坚决不回去。婆罗陀知道哥哥罗摩心意已决,就找哥哥讨要鞋子,然后非常惆怅地回国去了。

  婆罗陀统理国政,他经常把哥哥的鞋子放在王位上,每天早晚向哥哥的鞋子朝拜问讯,就好像哥哥坐在面前一样。他还经常派人到山中,去请哥哥回国当国王,但是两位兄长回复说:父王之前命令他们在山中待满12年,现在时间还没到,他们应当尽孝尽忠,不敢违抗父王的命令。

  后来十二年到了,罗摩知道,弟弟经常派使者请哥哥回国,又知道弟弟恭敬哥哥的鞋子,就好像哥哥在面前一样,他被弟弟的情意打动了,于是就回国了。

  罗摩回国之后,婆罗陀坚持要把王位还给罗摩。罗摩避让,说:“父王把王位给了弟弟,我不能占了弟弟的王位。”

  婆罗陀说:“哥哥是长子,于情于理都应当继承父亲的王位。”

  他们两人推来推去,最后罗摩没办法,只好接受了王位。兄弟二人相互尊敬,于是整个社会的风气大为改观,黎民百姓都受到感染,更加孝顺父母。

  婆罗陀的母亲,虽然之前犯下大恶,但是罗摩和婆罗陀都没有怨恨她。

  因为他们忠孝的缘故,国家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人民没有疾病疫情,阎浮提内的人民都安居乐业,人口比以前增加了十倍。

  经文出自
  西土圣贤撰集·第1322部

  杂宝藏经八卷
  元魏沙门吉迦夜共昙曜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