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假烟开网吧虽赚钱却造业 果报来临终赔光

  很久之前,就想把自己和曾经遭遇的事情记录下来,拘于我一直不敢面对曾经,包括现在,所以一直迟迟未写。

  但现在的我更希望通过我的故事,对有缘众生可以起到善意的提醒和引导,所以还是决定写下来。

  我生于东北的一个小城市,小时候家里条件殷实,不懂人情世故,更不知道生活的艰难,我的一切都被家人保护得很好。

  我父亲曾经是一位工程师,大概在九十年代左右,他的技术在当地就已经很难有人可以超过他,所以他每个月的工资不仅足以养活一家人的开销,还余出不少。

  不过每次父亲工作出差短则半个月,长则三两个月,我出生后,父亲舍不得把妻儿抛在家里,于是辞掉了待遇丰厚的工作,与我的母亲,做起了生意。

  很早之前,我的舅舅和姥爷姥姥就以卖烟为生,生意没有多好,但一家人生活也不成问题。我父亲觉得卖烟生意投资少,收获利益快,就和我母亲也做起了卖烟的生意,这一做,就做了五年。

  期间父母没有接触佛法,更不懂因果报应的厉害,听受别人的蛊惑,卖起了假烟,假烟的成本很低,可想而知,家里的经济条件一天比一天好,父母的欲望也日益膨胀。

  我家的恶业,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积累的吧。

  九十年代末,网吧在我们那个小城市里开始出现,正巧父亲因为卖假烟被抓了起来。

  记得那段时间,我母亲天天求神拜佛盼着父亲早日出来,当时偶然找到了一个会算命的师父,他算出我父亲出来的时间,果不其然,就在那天,父亲出来了。

(图片来自网络,和正文无关)

  父亲回到家自然想到了转行,不再做卖烟的生意,一是吃了亏,二是那个时候的烟店遍地都是,竞争多了自然赚不到什么钱了。

  正巧父亲的一位朋友从事网吧这个行业,父亲看到了网吧收益的可观,很快,我家开了第一家网吧,生意火爆,于是第二家,第三家,第十家……

  钱赚了很多,父亲和母亲已经彻底被利益蒙住了双眼,一门心思地做起了这害人的生意。

  我从小在网吧里长大,太清楚那里面的生活了:淫邪、暴力、毒品、打架斗殴……

  网吧对未成年人来说,是个极具诱惑之地,孩子们可以在网吧接触一切家里和学校很难接触的且会上瘾的东西,例如游戏、色情。

  自然而然的,网吧成了小混混和学生的天堂,多少孩子因为我们家的网吧而误入歧途啊?

  佛语有云,人身难得佛法难闻,信慧闻法难中难,得到人身已经非常难了,而害人慧命比害人的生命罪要大得多。

(图片来自网络,和正文无关)

  自从家里开网吧后,家里的是是非非就从来没断过。

  为了我的安全,让我远离这个是非之地,父亲早早把我送到外地上学长托。

  说来奇怪,我自认为不笨,但是我学习起来总是比别人吃力,甚至可以说倒霉很多,每次重要的考试总要差几分达标。

  由于我是外地人,成绩又不好,身体又胖,身边的朋友寥寥无几,在学生时代,我大多时候在压抑自卑中生活,差一点得了抑郁症,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初三的时候,家里又开起了游戏厅,当时老家那边几乎所有的游戏厅全部打了法律的擦边球,带有赌博的性质,当年做这个行业的人自然都是干的风生水起。

  在游戏厅里赌博,有人大喜也有人大悲,大喜的人赢得满贯,大悲的人倾家荡产,数不胜数,我家就持续地在造恶。

  因果报应如影随形,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直到我读高三时,家里的灾难来了。

  那时候,父亲打起了做矿山的主意,用父亲现在的一句话说,当时做的那个决定,就像鬼附身一样,他明知道会赔钱,也要做下去。

  当时所有人都劝他不要从事这个行业,包括我母亲也在竭力劝他,隔行如隔山,千万不要做,因为这个行业我们一点也不懂。

  但是父亲执意要做,不肯回头,大家用尽一切办法也没能阻止他。

  不久,他荡尽家产,买下了矿山。但有了矿山还要有相应的设备和厂房,才能正常的运作,父亲又把家里的房子抵押贷款用于投资,还是不够,就和朋友借钱,代价是两三分的利息。

  矿山刚开始运营的时候,只有投入没有产出,根本没有资金回笼,时间久了,父亲丧失了承担利息的能力,鬼使神差地向民间高利贷借了钱来还他朋友和银行的利息。

  就这样,外债的雪球越滚越大,从几十万滚到几百万,从几百万滚到几千万……

  2013年之前,因为家里还有游戏厅和网吧营业,虽然难过些但也还算撑得住。可是矿山效益一天比一天差,我们家的矿厂在当地是最有规模的,但效益也是最惨的。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就在这时,市里大力打击游戏厅,老家市面上的游戏厅大多关业,我家也不例外。

  那个时候网吧遍地,竞争激烈,我们只有看着生意一天不如一天,束手无策,而网吧赚来的钱也全部还了利息,致使家里网吧设备更新不起,房租交不上,慢慢的,第一家关了,第二家关了,第十家也关了……

  父亲彻底退出娱乐行业,从当初在市里的网吧龙头老大的位置上退了下来。但这还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我们家因为没有了游戏厅和网吧两大经济主心骨,自然就没有钱付利息了,更不要提本金了。人没钱不如狗,亲戚也好,朋友也好,一时间所有人都没了联系。

  父亲欠钱的人多,更杂,这些人三天两头来矿场闹一场,有的时候带着一批花钱雇的黑社会和艾滋病人来威逼利诱要钱,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辱骂,挟持,砸窗户,摔凳子……你能想到的一切手段几乎都用上了。

  母亲报了警,警察说没有造成人身伤害不算犯法,这样反而更助长了他们的气势,更加逼迫家人。

(图片来自网络,和正文无关)

  而这些苦难,也全都是由我父母以及姥姥大舅四个人承担。

  从2013年末到如今,父亲没有放弃一刻可以重来的机会,竭力找关系,打算把矿山卖了,得到的钱可以还一些债主的钱。可遇到的买主大多都是骗子,吃吃喝喝没少上当,如今想想,当初父亲向朋友借钱的时候也有欺骗的成分在里面,这就是报应吧。

  我们家从事了五年卖假烟的行业,17年害人慧命的娱乐行业,我们算了一下,通过做不正当的行业,这几十年所赚的钱财,没有一分得好花,不是别人骗走了,就是给了高利息,再不就是治病买药了。

  父母身体大大小小很多病,父亲还有一次心脏病突犯,抢救了一晚。

  这是我家的故事。现在我有幸学习佛法,明了因果,知道了一切优越的条件都是有原因的,也知道了我家如今落魄至此,也是有原因的。  

  如果说父亲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倒不如说,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感言:

  从妙丹师兄家前期的情况来看,原本是极有福报的一家:生活富足、家庭和乐,但因为其父亲不知因果,一念之差,而选错了行业,即使行业选错,仍风光了很多年,可见福报之大。但再大的福报,如果不断做下恶业,也会迅速消耗殆尽的,当福报尽,恶报至。

  如果当初其父懂点因果,选一个无害的行业,以他的福报,如今应该是飞黄腾达,家庭和美,这真是应了那句古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一步错,步步错。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