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无知强主宰,过早娶妻终夭折

    [白话:] 天下这种事情非常多,姑且叙述两个故事。

    有位弟子家里比较贫穷,父亲死得早,于是学做生意,资质淳厚,十五六岁就娶妻,年轻纵欲,人已经受伤。

    他之前在绸缎店管理账目,他的朋友见他受伤,就让他住在普陀山法雨寺,静养几个月,已经基本恢复健康。

    结果他的母亲与介绍人大吵大闹,担心她儿子出家,于是拉着店里的老板和岳父,来法雨寺,把他叫回去。

    印光大师对他们说,回去可以,但是应当让他妻子经常住在娘家,除非身体已经完全复原,否则不能让两人相见。

    这些人都是最不懂事的,完全不依照印光大师的开示去做,他还是在店里管理账目。

    印光大师前往上海,去那家店里,(店老板也是善人,是老相识)见到那位弟子面色光润,知道他还能撙节,也就是能控制自己的淫欲。

    后来印光大师回山的时候,见到他的面色大变,于是问他是不是回家了?他说回家只住了四天。结果他的面相已经与回去之前的面相有天壤之别,后来竟然死了。

    这位弟子文字还比较通顺,如果不是他的母亲不懂事,强行为他主宰,应当不至于过早就夭折。

   【原文】天下此种事多极,姑述二事。

   一弟子家贫,其父早死,学生意,资质淳厚,十五六即娶妻,人已受伤。

   先在绸缎店司帐,其友人令住普陀法雨寺,养数月,已强健。

   其母与介绍人吵闹,恐其出家,挽彼店中老板及彼岳父,来叫回。

   光与来人说,回去则可,当令其妻常住娘家,非大复原,不可相见。

   此种人通最不知事务者,通不依光说,仍在店中司帐。

   光往上海至其店中,(店老板亦系善人,素相识)见其面色光润,知尚能撙节。后光回山至宁,见面色大变,问汝回去过,言到家只住四天。已与未回去之相,天渊悬殊,后竟死亡。

   此子文字尚通顺,若非其母硬作主宰,当不至早夭。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常逢春居士书二》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