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往生是真的-孝子亲述:47天父母同生极乐国!

    我母亲王淑珍,一九九四年元月一日中午十二点往生;父亲于锡赢,二月十六日往生。

  下面介绍我母亲王淑珍在弥留之际,始遇善知识开示,念佛持续七天八夜零四个小时,没吃一口饭,只喝极少量水的情况下,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全部经过。

  我母亲今年七十一岁,是一个普通家庭妇女,一生善良、老实、厚道、不识字,拉扯六个儿女,坎坷一生。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份确诊为晚期肺癌,上扩散到淋巴结肿大挤压气管及食管,下扩散到右肋肝脏部位隆起,疼痛难忍,痛苦不堪,每日只靠输液(注射)输氧打止痛针维持。医院认为病人不行了,并嘱咐只要病人大口吐血就完了。我们全家商量后,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得把奄奄一息的老太太接回家来。由于淋巴结压迫气管食管,呼吸困难,吞咽困难,每日只能进一碗左右流质食物,右肋疼痛难忍,需要常人用手按压,此时的病人身体极度虚弱。

  十二月二十四日晚六点钟左右,病人开始大口吐血,呼吸急促,手脚冰凉并发紫,口鼻歪斜,抬头纹已开,全身抽动。此时病人眼看就要不行了,全家人都慌了,床板、衣服都准备好了,即刻就要动手。

  我爱人想起人死后念佛诵经超度的事(当时我们全家对佛法还不懂),就同我及二姐于慧商量,赶在老太太活的时候,到楼下陈家借录音带。说明情况后,楼下邻居陈文林居士相当重视,即刻上楼来到老太太床前,对正在吐血、弥留之中的老太太说:“大娘,您心乱吗?”

  我母亲回答:“不乱”。

  又问:“一点也不乱吗?”

  回答:“一点也不乱”。

  当陈居士听到一点也不乱时,充满信心地对老太太说:“大娘,人,有生就有死,就是皇上也有死的时候,死了以后还得投生。人本来就够苦的了,何况死了以后再投生畜生,或变成鬼,那就更苦了。西方极乐世界有尊阿弥陀佛,他最慈悲,发的愿力最大。您只要念南无阿弥陀佛的名字,您阳寿若尽,他就会接您到那个地方去,天天和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在一起。如果您的阳寿没尽,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会把您的病治好。您会念南无阿弥陀佛吗?”

  “啥?”老太太问一句。

  “南无阿弥陀佛!”

  痛苦中的老人露出了笑容,深情地望着陈居士点了点头,那表情就似苦海中遇到一叶扁舟、黑暗中遇到一盏明灯一样,用尽全身力气一字一字地念出“南无阿弥陀佛”。此时陈居士带头跪在地上大声念佛。

  持续念佛三十分钟左右,老太太吐血止住了,脸色明显恢复了光泽,呼吸平稳,表情平和。

  陈居士回家请了一张三圣像挂在床头,老太太像遇到亲人一样望着西方三圣像,挣扎着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圣号,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佛菩萨身上了。

  陈居士把忙晕了头的我和二姐于慧叫到旁边屋,用极为严肃的口气说:“你们做儿女的如能牢牢抱死这句佛号,不令间断,定能帮老太太往生成佛去,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孝。如不这样做,影响老人往生是大逆不道,将来会永远后悔的。”

  又对我们简单地介绍了阿弥陀佛发的愿,讲了西方极乐世界的好处,并一再嘱咐:“只要佛号不断,靠阿弥陀佛的愿力成就,定会往生的。现在我们还得帮老太太祈求佛菩萨慈力加持。”

  陈居士和我们跪在佛前,至心地长时间祈求:“如果我母亲的阳寿没尽,求佛菩萨快点给我母亲治好病。如阳寿已尽,求大慈大悲的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接引我母亲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成佛。”就这样长时间地恳切恳求多次。

  此时佛号持续念了一个多小时,老人病情基本稳定。陈居士提出三个关键性的事项:(一)假如老太太辞世,家属绝对不能哭;(二)断气后八个小时之内不许搬动,不许穿衣服,待全身冷透才可穿;(三)断气后至少助念八个小时,并反复强调这三点,会直接影响到老人能否往生。

  当全家人看到念一个多小时佛号后,病情就这么快的好转,都认为佛号的力量不可思议,对提出的三点要求都表示接受。但是老太太的两个妹妹无论怎样解释也想不通,坚持按世俗的办法去做,全家人束手无策,焦急万分。与陈居士讲了这个情况,陈居士告诉我们:“只要咱们确实真心真意想帮助老人往生,所遇到的障碍佛菩萨会帮助我们排除的。”这时我们又再一次在佛前祈求佛菩萨慈力加持,让不信佛的人在关键时刻都不要成为障碍,远离老太太身边。

  陈居士反复强调一定不能断佛号,这样连续轮流念佛不断。这一整夜老人的双眼始终不离三圣像,口念“南无阿弥陀佛”,手拜三圣像,虔诚至极。

  第二天奇迹发生了,老太太面色红润,与昨晚判若两人,看不出任何痛苦表情,疼痛消失了。这样连续念佛两天,老太太以顽强的毅力坚持着念佛。

  第三天晚上十点钟后病情恶化,处于昏迷状态,全身不时抽动,手脚冰冷。这时我们全家坚定信念,既不打针也不输氧,就是牢牢靠在这句佛号上。全家鼓足勇气,每人手举一支香跪在床前拚命念佛,并不断开示:“您一定要稳住,心里想着这句佛号,一心听我们念佛,您一定会闯过来的!”到后半夜,老太太在昏迷中说:“这是啥地方呀……这么多孩子……妈不去呀……”紧接着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在佛号声中手脚渐渐变暖,脸色变好了。清早苏醒感觉到饥饿,然而由于淋巴肿大挤压食管不能下咽。此时老人把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南无阿弥陀佛”这句圣号上,盼望着阿弥陀佛快来接引。这几天里因为实在无法咽下水了,就用棉花捻沾水往下顺,每天最多能顺下一小杯水。

  这一夜闯过来以后,老太太的心似乎非常平静,除这句佛号以外其它的事情完全被抛弃,毫无牵挂,对来看望的亲友,除念佛的留在身边,其他人摆手示意让走开。老太太只是一心念佛和专注地听我们念佛,眼不离佛像,不时地举起一只手拜佛。在此期间脸上常常浮现出甜美灿烂的笑容,脸色变得粉白端正了。来看老太太的亲戚说:“老太太怎么变俊了,连眼眉都黑了。”我们仔细一看,果真是长出了新眉,就跟描画的一样。

  到了第五天,二姐听到老太太梦呓,“到天神庙了……不去……”紧接着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苏醒以后大声地说:“阿弥陀佛别让我受罪了,快接我走吧!”二姐在旁劝道:“妈,您千万别着急,稳住了,心千万别乱,一心念佛,耐心等着,阿弥陀佛肯定会来接您去的。”

  第六天老太太总在说:“一闭上眼就有许多大菩萨在眼前。”老太太对三姐于兰说:“我这么长时间不吃不喝,等我净了肠,我就和阿弥陀佛走了,我也就成佛去了。”老太太说完这话,脸上浮现出欣慰自信的笑容。

  临终的最后一个晚上,老太太已连续七天七夜没吃没喝,身体极度虚弱已发不出声来,但是还一心专注听我们念佛,眼睛长时间注视佛像,手不时虔诚地拜佛,令在场人感动不已。

  元月一日早上十点多钟,老太太指着腿示意要衣服穿。这时陈居士让二姐快问:“是不是阿弥陀佛要接您走,让您换衣服?”

  此时老太太体力已降到极点,听到这句话,拼着全身的力气大声说:“嗯,快点。”

  这时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最轻的动作擦身换衣,同时不断地高声念佛。穿完衣服后,老太太表情自信镇定,摆正了身体(由于病因,过去只能左侧卧),虽念不出声,口型还是在念“阿弥陀佛”圣号。中午十二点,老太太在全家人大声助念的佛号声中含笑往生。

  全家人跪在床前没有哭泣,因为大家觉得老太太没有死,而是跟着阿弥陀佛去往生了。佛号声更加洪亮,佛号声包含着对阿弥陀佛接引的感激。这样连续助念八个小时。在这八小时助念中,出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室内异香扑鼻。此时正值冬季,没有炉火,但室内温暖如春,助念的人都通身出汗,感觉非常舒服。

  下午三点钟左右,三姐于兰在静心念佛时,眼前清晰地出现了彩色图像。首先是一道大红门非常华丽庄严,大门四周金光闪闪红光闪耀,门前有两个交叉的大金棒闪着金光。老太太向大门走去,似乎任何力量都打不开的大门自然打开,老太太非常自信地向里面走去。过了许多道门,每走到一道门前,门都自动打开,门内金光闪闪,灿烂辉煌,用语言难以表达。两侧站立着许多大菩萨,老太太仿佛走到了尽头。这时有许多大莲花从眼前鱼贯而过,坐在最前面的是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随后的莲花一个接一个,越来越小,直到看不清。

  当全家人助念到晚六点时,三姐于兰眼前又出现了清晰的彩色图像。此时感觉到犹如进入了仙境,眼前出现了一个大莲花池,观世音菩萨坐在大莲花上,左手持净水瓶,右手拿着杨枝。老太太信步走到池边,观世音菩萨右手扬了一下杨枝,示意如何去做,并把手中的净水瓶递交给老太太。只见老太太双手接过净水瓶,将瓶口朝下,撒下许多甘露来。

  还有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自早晨至晚近八点钟,整整一天竟没有一个人来打扰。此时正值元旦休假日,假如没有佛菩萨加持,来看望老太太的人会络绎不绝。这样就彻底排除了影响老太太往生的障碍。我们所担心的也是我们根本没能力解决的大问题,通过多次反复至心诚恳哀求佛菩萨慈力加持,此愿圆满实现。

  在火葬场向遗体告别时,人们惊讶地发现,如同熟睡中的老太太的面容含着微笑,人们以为老太太的面容是不是经过整容了,怎么这么好看。

  火化回来后,我的同事刘保忠正在吃饭时,突然眼前一震,出现一个大紫球,在眼前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紫光散去,清晰地看见老太太坐在莲花上,微笑着对他说:“请告诉我儿,我到了一个很好的地方……”后面又说了许多话,大概意思就是叫我们好好修行,多念佛。

  我母亲自初闻佛法到助念结束,总共才八天八夜,仅仅不断地念诵这句佛号,最后蒙大慈大悲的阿弥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老太太给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事实证明阿弥陀佛四十八愿真实不虚,佛号的力量不可思议,只要我们深信不移,愿力坚固,抱定这句佛号,任何人都能够像我母亲一样往生的。

  在我母亲往生后,为报佛恩,我们全家来到大悲院,感谢佛菩萨接引之恩,并代我们多病的老父亲发求生净土的大愿。全家在佛前表示回去后一定多念佛,回向给我们的父亲于锡赢。

  相隔四十七天后的二月十六日早五点,我父亲于锡赢,由于多年疾病折磨,肺心病复发。我们有了母亲往生的经验,姐弟几个非常镇定,同声齐念南无阿弥陀佛,并反复开示。五点三十分,在佛号声中,我父亲辞世,随后不断助念到下午二点三十分。这时陈居士示意我们探摸头顶,我们姐弟三人以及陈居士触摸后惊讶地发现:已经过了九个小时,我父亲的头顶依然温热。陈居士告诉我们:“佛经中说顶圣眼天生,伯父唯头顶温热,就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证据。”全家人非常兴奋,一齐高声诵念南无阿弥陀佛圣号。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父母双双去世,确实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打击,但我们确信二位老人都已往生,超凡入圣。父母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我们莫大的自豪。我们全家都表示,要以父母为榜样,同修念佛法门,牢牢地抱定这句佛号,西方极乐世界才是我们真正的家乡;我们深信切愿,将来到西方极乐世界团聚,那时我们将是真正的永远不分离。

  (王淑珍之子于俊   一九九四年三月四日 录自保定观音禅寺单行本 本文由《回归家园》整理)

  

  ©声明:本文由华岚师兄推荐,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