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得住寂寞安心修行30年,印光大师是如何做到的?

   背景

    [白话:] 光绪19年,1893年,印光大师33岁,从北京红螺山来到普陀山法雨寺,至今已经31年了,也就是1924年了,一直在法雨寺做一个闲废人。因为法雨寺主持请一部《乾隆大藏经》,为其查考,印光大师在红螺山的时候,也是在藏经楼读大藏经,于是法雨寺主持就让印光大师与他一同到法雨寺。

    因为他知道印光大师不愿意担任其他事务,于是让印光大师闲住。以后的各位主持都依照以前的惯例,所以印光大师能够闲住这么久。凡是常住的事务,印光大师一概不参与。

    最初凡是山上有要作文写字的情况,多数都让印光大师代写,印光大师就用对方的口气来写,如果不用对方的口气写,就用其他的别名,二十多年间,印光两个字,丛林没有出现过,所以没有一人拜访和通信。

    印光大师能够耐得住寂寞安心修行30年,静待时机,机缘成熟之后,龙天推出,利益世间。

    我们作为在家人,想要度化家人,能不能也有这个耐心?专心修好自己,不要急吼吼地苛求家人,也学印光大师等待三十年,等机缘成熟的时候,顺势而为度化家人。

    家人不满意,说明修行还不够,还要继续努力。

    末学建议以后考察精进群的骨干时,可以增加一个考察项:配偶或者父母是否反对你在精进群担任骨干?

    如果不同意,那就先不要在精进群做骨干,先敦伦尽分,让家人满意,这是在精进群做骨干的必要条件。

   【原文】光绪十九年,由北京至法雨寺,至今已三十一年矣。在法雨作闲废人,(因法雨住持请藏经,为其查考,彼遂令同来。以知光不愿任事,故令闲住。以后各住持悉依旧例,故得如此之久耳。)凡常住事务,概不预闻。初则凡山上有笔墨因缘,多令光作,光则用彼口气。如不便用彼口气,则用一别名。二十余年,印光二字,未曾一露于外,故无一过访与通信者。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卓智立居士书一》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