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功德和放生善报救了我的命

  今天的故事,来自莲友许传忠师兄的分享,下文中的“我”指的是分享者许师兄本人。

  这件事发生在1971年11月29日,那天晚上,我睡在服务机关──东山高中的宿舍里。

  睡到半夜,突然被隔壁传来的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了。我的隔壁就是护理室,所以毫无戒备地以为是住校学生在里面有什么事情吧。这么想着,我便起身披上了衣服,打算走过去看看。借着走廊上昏黄的灯光,我看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陌生人正站在护理室门口(后来才知道他是在把风),便喝问道:“你在干什么?”他没答腔。我走过去,顺手把门内的灯打开了,只见另一个陌生人坐在沙发上,一看到我,立刻起身把灯关了,而原先站在门外的陌生人,当即从身上抽出一把利刃向我刺来,被我躲过了。这时,里面的人,也拔刀冲了出来,我想跑,可是已然太迟。就这样,我被那两个人左右挟持逼进了护理室里。

  歹徒命令我坐在床上,然后他们将我两只手反绑,并蒙住了我的眼睛。当时,我的眼前一片黑暗,连一丝亮光也看不见了。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房间里又出来一个人,想来翻东西将我吵醒的就是他了。三个歹徒。其中一个说:“我们是逃犯,需要用钱,你去办公室把钱拿来!”我说:“办公室没钱!”他又向我要钱,我说:“我身上也没钱。”他们以为我说谎,就用刀尖抵住我背部,恐吓我道:“再不乖乖拿钱出来,就宰了你!”我寻思着,半夜三更的,呼救也无门,何况他们人多势众,我形只影单,还被绑了双手,怎么都占不了上风,倒不如妥协,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告诉他们:“在我睡觉的房间里有钱,你们去拿吧!”

  歹徒们拿到钱后,其中一个却说:“他已经看过我们的脸,如果不杀掉他,恐怕以后会有麻烦!”另一个马上附和,接着三个人唧唧喳喳地讨论开了。我一听,心想:这下完蛋了,劫了钱还要我的命!我的脑海里瞬间涌现出许多的人和事来:我要是死了,放生会怎么办?好多事情还没交代清楚……家人一定很伤心……警方也难以查出真凶……我岂不是死得很不明不白?这么想着,一时间百感交集!

  后来,我突然灵光一闪:与其坐着等死,不如趁他们讨论的间隙,抓紧念佛,求佛接引,早生极乐。念头一起,突然觉得自己又有了勇气,于是赶紧默念“阿弥陀佛”圣号。念了一阵子,歹徒的讨论似乎已经结束,他们命令我趴在床上,然后耳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当时以为是磨刀声,事后才知道他们是在割绳子)。我努力地维持着镇静,抓紧时间拚命地念佛。

  大约过了几分钟,歹徒将我双脚都捆绑住,并用铁丝固定在床后的铁杆上,又拿破裤子罩住我的头部,用布塞住我的嘴巴,用另一条布带勒住我的脖子固定在床前的铁杆上,最后将两条棉被盖在我身上……这使我动弹不得,几乎断气昏过去。忍耐着等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周围似乎没有动静了,我估计歹徒们可能都走了。于是挣扎着挪动身体,好不容易才把盖在身上的棉被抖到床下去,总算舒服了些。接着,我开始用舌头使劲去顶塞在嘴里的布,一把布顶出去,就开始大声呼救。过了很久,才叫醒了睡在楼梯间的工友。工友闻声赶来为我松了绑,我终于恢复了自由。

  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在此事发生之前,我因接受信佛朋友的建议,组成了“慈眼放生会”,每月大家捐款,放生一次,历时两年。放生期间,救下濒临被宰之生物无数。也正因此,才让我逃过了一劫——那三个恶徒本想将我杀死,最后却放我一马。我想,这就是放生功德的善报吧!

  从被挟持,到被解救,前前后后历时三个半钟头,我经历了“最漫长的一夜”,深切地体会到了被宰杀前的惊恐错乱和无助,我的生与死,全在歹徒们的一念之间,如同一只待宰的猪羊,任人摆布,不能自主。

  我要在此诚恳的奉劝世人,将心比心,所有的家禽、鱼虾,它们和人类一样恐惧死亡,当它们活生生地被宰杀时,同样会惊恐、怨愤,我们怎么能忍心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而肆无忌惮地残害无辜的生命呢?

  真希望有缘看到此文的朋友,都能戒杀放生。

 

  ©声明:文章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shouyueliang.com/fo/nffsgd.html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