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往生遇违缘 神通“菩萨”来相助

  我的奶奶窦金花,一生贫苦,养子女共八人,其中男子两人,我爸老五,还有一位七叔,其余皆是女儿。而子女中唯一崇尚佛教的只有三女儿,我喊她三姥姥,其他姊妹有的非常反对,有的只是喜欢,属于串场子凑热闹的那种。孙子辈中,也就是我这一辈,唯有我一人崇信佛教。整个家族中,加上我奶奶,我们三个人是信佛修佛的人。

  我父亲这一代人生活的年代比较艰苦,所以奶奶为子女们呕心沥血地付出,没有一个子女敢开口说一个不好。后来年纪大了,常年居住在三姥姥家,三姥姥每年的寺院法会,也都为奶奶祈福消灾,住得也比较踏实。

    奶奶的念佛是从69岁开始的,这也是三姥姥告诉我们的,到了八十多岁的时候,身体一下子就差了,前几年患糖尿病,所以,后来的饮食都变得非常小心,开始由几个子女轮流来照顾,也算是子女们最后几年为奶奶的付出。当然有了用心和不用心的差别,对部分长辈们感到寒心,每当我回家探望奶奶的时候,奶奶总是向我诉苦,面对父辈,我也不敢多言,这一点我也感到很无奈。

    我的童年是由奶奶照顾的,当然最艰辛的那几年我依稀记得,奶奶背着卖冰棍的箱子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卖,一边搀着我,一边喊“卖冰棍——”,那时候我还小,家里很穷,一天三顿全是白糖拌稀饭,烫的时候,奶奶吹吹气才肯喂给我。所以,我是孙子辈中最受奶奶宠爱的人,没有之一的。所以到了这个年纪,奶奶心里更加地牵挂我,尤其是我工作以后,常年在外,奶奶经常会求着三姥姥打开微信视频和我聊天,看到我的时候,嘴巴都激动得合不上,又哭又笑的。

  2017年的年初,我回家看望奶奶,到家的前一天晚上我告诉三姥姥明天就到,奶奶激动得一整晚都没睡觉。当我推开门站在奶奶面前时,她不知所措,泪花涌了出来,这是多么的思念啊!那次回家也是三姥姥说奶奶身体不好,我特别赶回去的。因为这样的眷恋,这也成了我的一个心病,我害怕奶奶往生的时候,我会成为她的挂碍。所以,我一坐下来,就千方百计地安慰奶奶,并把往生以后的好处想到的都说个遍,尤其是,往生以后,想看我就能看到我。

  但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回家驻足的时间不长,所以奶奶见了我几天以后,知道我接着就要走,心里不舍得,说:“东升啊,你这一走,可能就是最后一次见我嘞。”我知道她不想让我走,但是又不好阻拦我回到单位工作,眼泪就在眼角打转,看的我心疼。三姥姥就和我约法三章,说:“如果奶奶有任何要走的前兆,我立马通知你,你最快速度回来,我们两个就在这个屋子里帮她助念,让她稳稳当当往生以后,我们再通知其他人,不然我怕那些冤亲债主(指那些不信佛的姊妹)来了又哭又闹,坏了大事。”我说好,这个办法好,奶奶必须往生!

正事

  后来的几个月,就是2017年9月初,奶奶突然说要回我爸那里住几天,住住再回来往生,这个决定比较突然,但是三姥姥也不好拒绝,便从城市里去了农村。农村的条件也没有城市好,生活也不能保持在三姥姥家的样子。才住十几天,突然身体肿胀,村里的大夫说去医院抢救一下,最后还是稳定下来了,可没过几天,病情又恶化了。

  2017年9月23日,我正在上班,突然收到三姥姥的微信,说奶奶处于昏迷状态,你赶紧回来。我二话不说,立马放下工作,告了个紧急假期就出发了。

  奶奶的昏迷是从22日开始的,本来他们以为有苏醒的可能便没有通知我,村里的大夫时不时去观察奶奶的身体特征,23日发现越来越糟糕,恐怕要走,三姥姥才紧急通知我的。当天晚上十点全程最快的速度赶到家,那时候,家里已经有很多人了,我一进家门,看见奶奶躺在床上,嘴里时不时地倒痰,我立即对奶奶进行临终开示。

(以下是我当时开示的内容,原话记不清,意思没变)

  “奶奶,我是东升,我回来看你了,你听到我的声音,别激动哈,你稍微平静平静,接下来我要说的话非常重要,你一定要好好听,知道吗?”奶奶听到我的声音,那种激动是抑制不住的,人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嘴里倒痰的分量却越来越多,我知道她已经听到我的声音了,我一边擦,一边继续开示。“奶奶啊,你不是一直都想让阿弥陀佛接你走吗?现在正是个大好机会,你现在是距离阿弥陀佛最近的时候,现在我们来念佛,如果你念不了就听我们念,南无阿弥陀佛……”这样一开示,稍微有些平静,便多念了一会,继续开示。

  “奶奶啊,在这个过程里,如果你看到任何过去的亲人,朋友,或者已经过世的姊妹来迎接你,只要不是阿弥陀佛,通通不要相信,那些都是幻象,来欺骗你的,如果你看到阿弥陀佛和莲花来接你,你一定要毫不犹豫地走,千万不要挂念这个地方,只有到了极乐,你想回来就回来。南无阿弥陀佛……”

  “各位冤亲债主,如果我奶奶过去生中有意或者无意中伤害了你们,请你们原谅她,她已经忏悔了自己的过错,不要来妨碍她往生西方,看在阿弥陀佛的份上,请宽恕她。如果我奶奶往生西方,就一定回来度脱你们,但是如果你们妨碍她,那么将来你们就会无穷无尽地彼此伤害,彼此障碍,又何必呢?南无阿弥陀佛……”

(大概就说了这么多)

  开示的话在一路上我想了很久很久,甚至把师父(慧净上人和净宗师父)的临终开示从微信上又翻了出来,反复在心里排练,但因为临时发挥,之前排练得很全面的开示多多少少就遗漏了,后面便一直为她念佛,三姥姥也一直在我旁边,和我一起念“南无阿弥陀佛”。

  奶奶听到我的声音一直没有间断,她尝试着好几次操纵自己的眼根来看看我,三姥姥觉得不可思议,说:“这是昏迷之后唯一的几次睁开眼睛,任何人来呼唤她,都没有睁开过。”

  从我有佛教信仰开始,已经是远在外地工作的时候了,所以,村里人根本不知道我信佛,见我不停地为奶奶念佛,就像看笑话一样,一个年轻人,怎么信这个了。但我根本不想理会他们,我只希望奶奶顺顺利利地往生,别人的眼光我一概不在乎。

  23号的当晚我就和其他几个人守着奶奶坐了一夜,我也不停地念佛,其他人好像比较害怕,或许是忌讳,坐得稍远一些。

违缘波折

  24号早上我就躺了一会,稍微恢复一下精神,突然就被三姥姥急切地叫醒了,大喊道:“东升哎,快起来,不得了喽,你爸要杀生做肉菜,请客吃饭让人家帮忙,你快去求求你爸,阻止他杀生。”

  因为在奶奶的子女中,有极力反对佛教的,所以,在奶奶的临终大事上,家族出现了两派,一个是支持搞助念,一个是反对助念。甚至村里有反对佛教的人也来添油加醋,说:“搞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啊,你们家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本来家里大多数人不支持,又好在外面人面前要面子,差点闹成了家族矛盾。

  我一听,这可不行,奶奶这还没断气,你们就计划着杀生做菜,找到我爸,说:“绝对不能买肉菜,坚决不能杀生,奶奶现在这个状态,你杀生,你要害奶奶?”

  爸对佛教的教义丝毫不懂,就直接回我:“你请人家帮忙,你就做一桌子素菜,我这脸往哪搁?你尽搞那些没用的,讲那些东西不中听。”

  我一听这语气,看来是非杀不可了,此时,家里不信佛的人又来添油加醋,我急忙说:“奶奶念佛这么多年,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吃肉能死吗?不吃肉就不行了?奶奶天天念佛这么勤,你们这么做要毁了奶奶吗?多少年啊,多少声佛号啊,本来奶奶可以往生极乐,你们是想把她送进地狱吗?我求求你们,发发慈悲,为了奶奶吃素不行吗?”这段话说完,我的泪水也是剖开两道,声音都哽咽。此时,其他人就说:“那我们自家人做素的,你不能让人家来帮忙的人也吃素啊,人家又不信,你这样子搞,谁来帮忙?”

  “通通素食!其他人不信佛,那也是为奶奶杀的,他们吃的这些肉,因果奶奶也要背的。”我爸虽然好面子,但从来没见过我这种状态,心里多少软了,说:“我去问问村里人,跟他们商量商量行吧。”

  就这样,争取下了两天的素食时间。

  这两天,家里其他家属也陆续回家,到家之前,我和三姥姥分别嘱咐,不要在奶奶面前哭,一切都还顺利。

  24号白天,是三姥姥请的僧人来助念,晚上就由我和三姥姥,还有三姥姥的同修们熬夜助念,看奶奶的状态,都还平稳。

  半夜,三姥姥微闭眼睛,说:“有好多小鬼,一点点大,男的女的,一共好几百,快念佛!”奶奶的状态本来是平静的,突然就开始吐舌头,吐粗气,我们便把引罄和木鱼敲起来,助念的师兄们开始高声唱念南无阿弥陀佛,直到平静下去。

  奶奶的状态越来越差,而我们没日没夜地助念也让其他人感觉到时间将近。那个夜晚,很多人都没敢沉睡,只听到旁边的大厅,很多人在一阵争吵,三姥姥出去看了看,突然一拍桌子:“你们想干什么?妈还一口气没咽下去,你们就在争遗产,一共就那么点东西,你们还有点良知不?!”三姥姥这一发火,差一点就和其他姊妹打起来,好在现场的人多,及时控制住了局面。

  而此时奶奶的状态又开始变的不好,似乎是听到了他们争吵的话,开始大幅度地吐舌头。助念团见状,便高声念佛,盖住隔壁的争吵声,以让奶奶不要因此生了嗔恨心。

  25号白天,来了一位大概五六十岁左右的“老菩萨”,这样尊称不是客气话那种尊称,三姥姥说这位“老菩萨”是有神通的,但是根本没想到她会来,因为并没有人通知她。“老菩萨”说:“是这位老菩萨(指我奶奶)叫我来的,她找到我家去了。”这下明白了,奶奶和她也不怎么往来,“老菩萨”能在今天赶来,原来是奶奶的中阴身找到她,请求帮忙。

  老菩萨看了看奶奶,她能和奶奶沟通,所以在这里传达了奶奶的一些话,在场的子女来得也比较齐了。老菩萨使用神通时,说几句话,就打嗝一下,说几句,就打嗝一下,说:“老菩萨(指我奶奶)走不了,有个原因,阿弥陀佛已经来了,弯着腰接她,但是怎么拉都拉不上来,上面就急得要命,她盘坐着,但是手印不是往生的手印,一只手还朝下,下面呢,好多小鬼在抓她,也是抓不到,老太太快走了,到现在还不上不下的,有个事你们要解决了,你们必须努力做好。”

  “什么事嘛,你说。”三姥姥问。

  “明天你们家里人可能就会大杀特杀,这个事情,你们必须阻拦下来,这个时候,老菩萨就等子女为他做功德了,如果这个事办不成,老太太就危险了,极有可能就掉下去了,如果阻止了,老太太就上去了。”

  这个事一说出来,家里信佛的几个眉头就紧皱了,前两天为了争取素食,家庭纠纷都闹大了,现在还要争取明天的,这可真难办,那些老顽固根本不听这一套啊。

  接着老菩萨说:“老太太发了个毒誓,很毒,你们要听好了,如果子女把她搞掉下去了,她将来回来报复,第一个是谁,第二个是谁,第三个是谁,第四个是谁,你们心里有个数,你们可千万把这个事办好,不然后果就不好说了。”(老菩萨直接点名,老菩萨并不认识我们家里人,此时能说出家里子女的名字,这不得不让人佩服她的确是有神通的。)

  接着指向八姥姥:“我现在在传达她的话,你们要听好了,老八,你做了一辈子的孽,一辈子哎!这个事情别人任何人都办不成,只有你能办好,你能把村里那些人给压下阵来,你去!”

  八姥姥一听,泪眼唰唰地就下来了,“哎呦,我搞不定啊,我不行啊,他们那帮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可怎么弄哦。”

  “老菩萨现在走不了,上面的菩萨都急死了,老太太时间不多了,你要抓紧,下面那些小鬼就跟饿狼似地往上抓,你必须搞定。”老菩萨说。

  “哎呦,我不行嘛,我真的不行嘛!”八姥姥不相信自己,哭成一片。八姥姥在子女中算是相对有点信的。

  “你肯定行,老菩萨说只有你能搞定,你就肯定行!”助念团的一位居士说道,给她打打气。

  八姥姥走到一边想办法,我们助念团的居士们就在这边着急,一起想办法,我也从微信上询问师父们,最终也没得到解决方案。

  就在我们焦头烂额的时候,突然外面一阵争吵,原来是八姥姥给我七叔下跪了,“求求你们,明天不要杀生好不好,就这一天,我知道你们好面子,以后我会弥补你们,绝对不给你们丢脸,帮帮我。”八姥姥这一跪一哭,七叔马上就心软了,说:“就按你们的办,谁说都不行,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七叔是子女中第二个男人,征求完七叔,就要去征求我爸的同意,我爸不容易搞定,因为我爸太在乎面子了,争吵了半天也没见个结果。我便过去多说了两句,“爸,你能不能为奶奶做好最后一件事,奶奶念佛这么多年,你们不就是一天饭的事嘛,就为这个,一定要把奶奶害了?你们不信可以,但就一天紧紧口不行吗?这件事结束,你想怎么请那些帮忙的人都行,但是明天可必须素食。”

  (其实我还留了一手,如果我爸还不同意,我就会以出家来威胁我爸,奶奶如果没往生,我出家度她去。因为我爸最害怕我出家,我想这一招肯定最管用,但是还不能现在说,先用软话试试。)

  我爸虽然不信,但这点要求真的不过分,他说:“行行行,你们搞吧,我明天跟他们解释解释。”

  这话一出,我立即通知我三姥姥:“三姥,搞定啦,明天吃素,后面所有的流程全依我们。”三姥姥一听,激动得眼泪都掉下来,往佛像前猛磕了三个响头。我也激动成了泪人。伴随着“南无阿弥陀佛……”跪下去,只剩下满口的佛号。

  我爸的兄弟,我们当地话我喊他“老爹”,他试探了一下奶奶的脚,说有点凉了,我们一听,好啊,脚部开始凉,不会下去了。

  奶奶似乎听到我们的话,或者是那个不上不下的状态解决了,气息渐渐微弱,就在我们感恩佛加持的时候,沉浸在喜悦中时,奶奶突然开始深吐气,这是最后一口气要倒出来了。三姥姥赶紧叫上其他子女过来看最后一眼,但是始终找不到大姥和四姥姥。助念团的人开始集结起来,把木鱼和引罄敲起来,高声唱念四字佛号,奶奶平时念佛也是四字居多,所以最后时刻就念奶奶最熟悉的四字,声音高亮,响彻了整个村子中心。子女们全部下跪,也随着我们一起高声念四字佛号。七叔叔一边念一边哭,声音突破了我们所有人,被拉到别的屋子去了,而其他人看了一会就走了,只有助念团和我们孙子辈的留下来一直助念。

往生

  本来前两天的助念,村子里面的人都来看我们笑话,家里不信佛的人也一边跟我们吵闹,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尽了。医生对村里人说:“老太太走得挺好。”

  从断气之后的24小时,我们助念团严防着任何人来触碰奶奶的身体,连我那不信佛的妹妹也跟着我们念了整整一夜佛号,对于不信佛的人来说,这六个字反复的念是多么枯燥的事,但是她做到了,令我觉得不可思议,奶奶是顺便把妹妹也度了。

  惊奇的是,在25号那天晚上,经过前面整整两天两夜都没合眼的我,竟然意外的精神抖擞,一丁点倦意都没有,仿佛得到了佛菩萨的加持,让我们将佛号声非常洪亮的响彻了整整一夜,直到僧团赶过来继续白天的助念,历经了11个小时。村里人一大早就过来说:“我滴个乖乖,昨天晚上那个念佛真带劲,唱得太洪亮了。”

  之所以高亮,一方面是不敢放逸,一方面这是我们期待已久的时刻,一方面是不要白费了辛苦争取来的素食,要对得起之前所有的努力,更要让奶奶达成往生的心愿。

  经过24小时的助念,也就是26号晚上22点,家人就已经通知了“一条龙服务”来装棺,这也是我们“见证奇迹的时刻”。

  给奶奶换衣服,装棺,村里人几乎所有人都来看结果,看我们几天念佛搞出什么花样。直到触碰到奶奶的身体,我的“老爹”说,身体软和不得了,所有人都震惊了,没有任何异味,脸上慈祥得很。“这帮念佛的还有点门道,这么长时间了,身体都不硬,真是奇怪。”几乎所有人都在唏嘘此事,他们看我们助念团的眼神立马变得几分恭敬,甚至对佛教产生了信心。

后续感应

1、法相庄严

  助念,我和助念团所有成员都是第一次,看起来是我们在为奶奶助念,其实是奶奶在度我们大家,让我们明白佛法要以身作则,以身证教,才能化解那些异样的眼光,什么都不要说,只要你用心,尽力去做。

  在所有人都在惊讶中时,三姥姥接到老菩萨的电话,说奶奶身上穿着出家人的衣服,剃着光头,很庄严。这衣服是奶奶生前剃度“沙弥尼”时穿过一次,以后再也没穿过,没想到往生以后又现这样的法相。

  消息一来,助念团就像又被灌顶了一次,所有人都像吃了兴奋剂,又是一个不眠夜,一夜激昂地念佛。

2、踏莲回来

  27号早上,所有亲戚来看望的时候,似乎奶奶往生极乐的事传遍了整个村子,无人不知。所有来的人,都像拜菩萨一样来礼拜,时不时有人求保佑。我们助念团的兴奋余劲还没消散,忽然,有位师兄说:“奶奶回来了,还有阿弥陀佛,还有好多菩萨啊,奶奶在感恩,她好感恩哦,站在莲花上笑眯眯。”

  此言一出,念佛声又高了八度音,其他人还没看见,还在找,在哪呢?在哪呢?如果一个学佛人说看到了,可能更多人不信,就在这时,我妈也看见了,对别人说:“我妈站在莲台上了,笑嘻嘻的,还有好多菩萨和阿弥陀佛。”我妈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有佛,这句话一出口,别人都不得不信了,我想奶奶这样特殊的示现是有特别的用意。(虽然我也想看到,可惜没看到,哈哈。)

  我爸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佛菩萨,以前我只要提佛教半个字,我爸妈就说我搞迷信,马上瞪起眼睛,现在真的相信了佛法的不可思议。

额外叙述

  28号,出殡,火花,入坟。

  出殡那天遗体告别没有举行,我们孙子辈中基本上都见到奶奶最后一面,但依然没有大姥和四姥姥。后来三姥姥告诉我,奶奶要往生那天,看见这两个姥姥死死抱着奶奶的大腿,不让走,现在连最后火化前的一面也没让他们见到,可以说自始至终,两个最关键的见面时刻,他们正好都不在。

3、后事交代

  同日,回去的助念居士中有一位正要躺下休息,以补这两天缺的觉,就在这时,奶奶去了他家,说:“你拿支笔,拿个本子,我有事情要交代。”奶奶就在莲花上站在他面前,突然一幅幅画面就像放电影一样出现在他面前,那个画面就像观经里佛陀加持韦提希夫人看到十方净土一样,无比的清晰,画面里出现的人,奶奶要他把名字记下来,先是三位师父在最前面,然后是我三姥姥,画面里影现的是那天得知八姥姥搞定素食后,她在佛前跪下感恩的画面,然后是助念团助念的画面,一个接一个播放。此时的奶奶身穿红色袈裟,手里还拿着法本,告诉大家,回家好好的听法念佛,对我们最后珍贵的叮嘱。

4、度鬼增福

  同时另一个助念团师兄家也来了消息,说奶奶也去了她家。她们家做家具生意,门店生意很多年努力都没太大起色,一进店门口就头疼,一进就头疼,很多年了,一直查不出原因,原来是他们家门店的门口有两个女鬼把着门。这两个女鬼,奶奶分别告诉她是生前的哪个人,现在已经被她度了,当天就接了一个58000的大订单,再进门面没有头痛了,激动的夫妻俩在家哭了一整天,说她来助念从来没求过什么好处,没想到奶奶帮了她这么大一个忙。

后记

  一场丧事,来了一个大转变,硬是变成了喜事,来的人都很喜悦,没有半点悲伤,怎么会办得这么喜庆,令人哭不出,笑得烂。

  奶奶的往生,度了家人,度了村里人,更加度了我。让我感受到阿弥陀佛的慈悲第一次这么的靠近,这么暖。    

  南无阿弥陀佛!

                        作者:佛摄 记于2017年10月21日

  ©声明:本文由果佳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