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五百万声佛号以后才感觉出这个世间太苦太苦了

 

    我们一天到晚妄想杂念纷飞,一弹指有九十个生灭,每个生灭里面又有九百个念头啊!这个念头由于非常的急,我们都感觉不到,就像一个旋转得非常湍急的激流,我们看过去还很平静,实际上它旋转得很厉害。我们的念头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我们讲修道,修道就是修心,修心修什么?就是修念头!我们一天到晚知道自己在打什么念头吗?我们都是学哲学的,我们原来讲要认识自我、实现自我、超越自我,这些都是谈一些概念,没有实质的内涵。“你自我”到底是什么?首先问有没有一个“自我”,有没有一个实质!“你自我”分解出来,就是一些念头在那里组合,这些念头到底是什么?

  从1999年开始,我们曾经做过这么一个修行项目,当时我还没有出家,就有一批学生,也是大学生研究生,信佛的,我们就做一个试验,来做十天念百万佛号的实验。一个人一间屋子,带卫生间,送饭过来,不看一行书,不讲一句话,也不见人。你就十天闭关,给你送饭进去,但是你可以随便怎么修行,给出一个任务,一天念十万声佛号,十天念满一百万,你想什么时候睡觉都可以,但是你必须把这个佛号念完,我们做这么一个修行。对这个修行,我在1999年自己先尝试做过一遍,那时受世界末日影响,当时各大媒体传这个世界末日,又是诺查丹玛斯等等,讲的人心惶惶,与其在这里慌慌恐恐,倒不如找个地方去念佛。当时我在中国佛学院,有个寺院的当家师说他可以提供方便。我暑假就去念了十天,当时那个当家师陪着我一块念,一个楼层里面就我们两个人,他一个房间,我一个房间。我们在那里念了十天,念了十天才发现:修行是很不容易的,一念佛不是昏沉就是掉举,很难念下去,障碍很大。由于我们这些文化人喜欢看书,一旦把这些书全部放下来,各种障碍就涌现出来了。当时我第一天只念了四万声佛号,感觉这样下去就是一个月都难以念够一百万,所以我当时也就发大心,不管怎么样,哪怕是开学迟到,我也得把这一百万念完,绝对不能退却。结果第二天念到了六万,第三天恢复到每天念八万八,结果念了十二天才把这一百万念完。那这十二天的念佛,确实给了本人一个很大的教育。我才知道自己是吃几碗饭的,平时还自认为自己还能看点书讲点东西。那时我在中国佛学院讲净土宗,我也已经讲了五年,我光讲净土宗就是五年。在这之后,我觉得我还是水平很差。

  首先从念头上来看,知道自己是什么念头了。平时我们的心灵就像一个黑箱,因为我们的眼睛都是看外面的,我们基本上不可能向内去照,所以我们不知道自己的念头是什么。现在当把外缘截住之后,就只能向内看了,向内看,如果你不念佛号是很难看清楚的。这就像一个黑屋子里面,突然有一线光亮进来了,透过这个光亮,才知道了自己的念头是什么。你看看我们这个屋子,你说有灰尘,却看不到灰尘,如果窗缝中有一丝阳光进来,透过这个阳光,你才发现灰尘很多。所以我们知道灰尘很多,还幸亏有一缕阳光进来。那么我们现在知道自己有念头,知道自己的念头是什么,还幸亏有这六字洪名,它像一道探照灯的光束,投注到我们的内心,然后你借助探照光束来看自己的念头,那么念头变换着生、住、异、灭这四个过程,乃至于这一念是贪的念、淫欲的念、瞋恚的念、杂念等等,还有自己平时没有想到、回忆到的事情都翻起来了,平时的冤家对头,对不起的都涌现出来了等等这些,才知道我们众生内心的每个念头是非常污染的。我才相信了《地藏菩萨本愿经》里那两句话“南阎浮提众生,举止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我们的念头都是罪恶的,现在我们很多人,你说他,他常常觉得:我这人不错呀,我这人是很善良的人呀,我这个人很清净呀。哎呀!这些都是没有经过起码的心境上训练过的人,他才能大言不惭地说出这些话。为什么越有修行的人他越有惭愧的心呢?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心理状态是什么,知道了自己的无知、知道了自己的污染、知道了自己的罪恶。这是他的进步,他才会有惭愧心出来,他才会有忏悔意识出来。所以在这个念佛当中,我也感觉到这个名号是非常非常不可思议的。在一天十万声的佛号当中,你念这个世界上任何佛号都不可能把持得住,那个妄想念头波翻浪卷,佛号就像一叶小舟,随时要倾覆、颠倒、埋没下去的,但是这句佛号跟我们自性的能念的功德耦合起来,它的力量很大,它不会打失,一旦我们紧紧地咬住这个佛号,这种波翻浪卷的心就会慢慢地、慢慢地、平静下来、平静下来。等到平静下来,我们才会感觉到,这个佛号能够使我们产生喜悦,甚至念得心比较清净的时候,连时间的感觉都会改变,有时候觉得,一分钟的时间都会念很多佛号,或者这一阶段的十天,它就像一刹那会过去。

  在东林寺,有半年时间,我带了五个比丘一天念八个小时,从早上四点钟开始到中午十二点,这八个小时佛号不断,念到最后,这八个小时弹指间就过去,非常快地过去。我们本来准备在那儿住三年,后来因缘不具足到前面来搞管理事务了,就给中断了。但是我们体会到:这句佛号以一念转换百千万亿个妄想念头的转换功能不可思议。由此才深刻地感觉到:阿弥陀佛对我们具有多么大的恩德,他老人家给我们这个佛号万德洪名,真正是他老人家无量劫以来为度众生,献出了多少的生命鲜血才成就了这句万德洪名。这句洪名里面具足智慧光,排遣我们的愚痴;具足欢喜光,能让我们改变瞋恚的心理;具足清净光,将我们淫欲的念头转化清净;具足不断光,让我们散乱放逸的心能够精进不间断;具足超日月光,照透我们无名黑暗的内心。名号所在之处,就是弥陀光明注照之时。我们得到名号的注照,身心就柔软了,我们阿赖耶识的善根就会破土而出,我们就会生出厌离娑婆、求生极乐的心。

  我们这世间的众生发出离心是很难发出的。无量劫以来,众生就在这五欲六尘里面打滚,就在这个妄想杂念堆里讨日子过,而且认为五欲六尘是人身幸福的本质内涵,就像一个厕所里面的蛆虫在大便里面往返,它是其乐融融,不知道污秽。所以我们能认知到这个世界的污秽而要出离它,本身要具有甚深的智慧,才能产生这念出离心。我们有时候没有这个智慧,于是阿弥陀佛就用悲心,把令我们生起出离心的这个功德,都在名号当中把它编码好了,对这本人也有点小小的体会。原来我在支提山念过四十九天的佛号,念五百万声,当然自己业障很重,一点功夫都没有,但是中间确实产生了一种极强的厌离之情,就感觉这个世间太苦太苦,活了这么多年,怎么活的,竟然能够活过来,真是不堪回首。平时这种苦很难感觉出来,就在念了十多天以后就出来了,真是苦不堪言。所以我才深信:原来在佛经里面谈到的弥陀对我们的功德,包括令我们产生厌离和向往的心凝结在佛号当中。我认为通过我个人小小的体验,它是千真万确的。所以我常常劝那些念佛心的人,有否信心、有否出离心,你还是老实念佛,把我们全身心交给阿弥陀佛。当我们念这句“阿弥陀佛”的时候,实际上它就展示着一个苦难的众生对一种绝对超验救度力量的全身心归依。

  南无阿弥陀佛……

                                作者:大安法师

  ©声明:本文由果佳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houyueliang.com/fo/nwbwsfhyhcgjczfsjtktkl.html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5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