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求生西方,才不负你我二人相见之缘哪!

 

  民国六年夏天,王典章(幼农)居士到上海。有朋友刚从普陀归来,告诉他说:“普陀有位印光法师,和你是同乡,虔修净土,有修有证。”王居士久仰普陀胜名,这一说就动了他朝山拜师的念头,当天就坐船赶去。

  次日,船一靠岸,晚霞满天,王典章大步流星直奔法雨寺,求见印光大师,不料知客师一摆手说:“时候不早了,你还是明天一早再来吧。”王典章不愿离去,再三恳求相见。大师终于出现了,和蔼地问他还没吃晚饭吧,请他随众过堂。饭后大师一席开示,令他深受启发,当晚在大师的楼内搭了张铺。

  王居士在法雨寺住了两个星期,每天与大师几次会晤,还一块吃饭。法雨寺上下无不称奇,有人告诉他:“法师但凡遇见同乡,从来都只见一面,最多留一顿饭,怎么对你格外关照?”

  一天早晨,大师唤王典章一起礼佛,典章拜佛动作快了点,大师严肃地说:“礼佛必须恭敬,不可草率。”王居士连连点头,趁机请教大师:“佛与儒教,哪个更有道理?”

  大师沉默了一会儿说:“佛教能包含儒教,儒教却不能包括佛教。因为儒家讲的是世间法,佛教说的是出世间法,涵盖了过去、现在和未来。”

  大师拿来一封信给王居士看,原来是《复徐福贤女士书》。大师说:“这位徐女士写信来,要上山受归依,我告诉她,女人应该在家修行。”大师娓娓劝导,动情入理。读完信,王居士不由打心眼里佩服大师。

  大师还带他朝览山中名胜。一次,二人沿着山边岩石行走,脚下就是大海,突然一阵狂风吹来,海面上掀起巨浪。王典章顿时慌了手脚,大师大声念佛,步履从容。走到佛顶山,十几名信众正在读经,见到大师,立即请教,大师一一为他们开解,说起来如数家珍,根本不用思考,王居士被完全折服。

  在法雨寺藏经楼,藏有新旧全藏两部,大师全都一一校对,所有错漏,都用红笔批注在旁边。王居士打算请人誊写印行,书名就叫《印光法师全藏校勘表》,由于种种原因,愿望一直未能达成。

  临别之际,大师送王居士一程:“你年纪大了,研究佛学恐怕没这个能力了,要踏实念佛,立志求生极乐,才不负你我二人相见之缘哪!”回到上海,他把大师回复徐福贤女士的信稿给妻子看。第二天醒来,隐隐传来佛号声,原来妻子已经在家里供佛念佛了。王居士既高兴又感动,于是将该信印几千份赠送结缘。

  ”九一八”事变后,王典章打算回陕西,到报国寺与大师商量,大师说:“回故乡?听上去不错,但中国的灾祸,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后来,王典章奔赴北京呼吁和平,期间又来到苏州小住十多天,每天前往亲近印光大师,每次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

  临行前,王典章与大师依依不舍。后来,报国寺的僧人告诉他:“你走后,师父竟然跑到关门外,伸长头颈望着你远去,直到完全看不见才回来。”谁知这一别,竟成永诀。

  ——选自《印光大师纪念文集》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houyueliang.com/fo/nyqsxfcbfnwerxjzyn.html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1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