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能依我所说,即我契友

    [白话:]印光大师说自己生性刚直,所以绝不萌生要住持道场、剃度徒众的念头。近来有人拼命想要在印光大师座下出家,印光大师就拼命推辞了。为人授归依最初也拒绝,现在只好听之任之。

    印光大师说自己平生不喜好华丽的装饰,即便是名人的字画,也没有什么兴趣。

    照相曾经有过几次,有人逼着非要给印光大师照相,除了对方自己拿走照片之外,印光大师自己完全不要。即便有人把照片送过来,也是随便送人,一概不留。您如果能够依照印光大师所说的去修行,那就是印光大师的契友,何必要印光大师的丑相照片呢?

    念佛人应当专精拜佛,你去拜一个粥饭庸僧,有什么利益呢?

    我们去寺院,如果顶礼法师,应当面对佛像顶礼,口中称顶礼某某法师。

   【原文】生性刚直,故绝不萌住持道场,剃度徒众之念。近有拌命欲求光出家者,光则拌命辞。皈依初则拒之,今则只好任之矣。

   平生不好华饰,虽名人之字画,亦所不须。

   照相曾有三几次,有逼到令照者,除彼自取,光绝不要。即送来,亦随便送人,概不留之。汝能依我所说,即我契友,何须要我之丑相。念佛人当专精拜佛,拜一粥饭庸僧,有何利益。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卓智立居士书一》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