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求大悲观世音满愿出国

    我的祖藉福建蒲田,祖父在南洋经商。父亲于一九三零年回国,经营进出口生意。

  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后,家庭成份被定为归国华侨,生活正常,享受公民权利。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四人帮登台后,被划为“黑五类”成为政治运动斗争的对像。遭受关押、拷打、游街种种非人待遇。亲友视我为敌人,不敢往来,不敢打招呼,犹如十恶不赦的罪人。

  唯独长年拜观世音菩萨的刘老太太敢与我说话,深表同情,教导我:“时时刻刻敬念观世音菩萨的圣号,求菩萨救苦救难。”给我带来了希望,于是,自此以后,心中常常默念圣号,从不间断。

  当时,南洋祖母来信,召唤我出国。但是,各级官员不予受理长达十年。幸得刘老太太的先生回国探亲,向省政府查询我出国一事,使搁置了十年的申请获得批准,顺利出国,结束了“黑五类”的生活。

  由于文革期间,长期受惊过度,心悸怔忡,未曾医治。至五十岁时,心脏病发作,求医服用西药,未见好转。有一天,在斋铺得到一本《观世音菩萨普门品》,附《心经》、《大悲咒》、《白衣神咒》。回家之后,细心阅读,如获至宝。从此,每天早上五时和晚上八时,各诵持白衣神咒一百零八遍,大悲咒七遍。一年之后,心脏病不知不觉不药自愈。

  俗语说:“人生五十,方知四十九年之非。”出国和心脏病痊愈,使我二次获得新生命,内心深深感激观世音菩萨大威神力救苦救难。所以,重生之后,改为吃长斋,每天增念普门品、金刚经,力求努力精进。近四年来,奇迹接二连三,两个儿子学习成绩优异,分别考取名校和出国。自己的事业逐渐顺利,并且自置居所,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自己的房子,庆幸万分。

  以上所有的一切,都是观世音菩萨赐福予我。我内心每时每刻都衷心地默念:“念念感激南无观世音菩萨再生大恩大德﹗”

  ©声明:本文由华岚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