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祖直言:若沿袭理学家邪说,就无法走出执理废事的弯路

远方

    [白话:]您后面的各种言论,都很好,唯有这一段,印光大师说从中看出谢居士佩服宋儒的这种偏执非常坚固。在当时这个群起想要毁灭儒教的时候,居然还不知道为什么出现这样的事情,还在沿袭宋儒理学的错误学说,希望今后的人都来学习宋儒那些执理废事的学说。

    而且还想请印光大师转给杨棣棠看,如果杨棣棠是真正的大通家,他决不会赞许您这个说法。如果还是依附宋儒所说,那就会把杨棣棠引入执理废事的弯路,祸害真是无极限啊。

    印光大师所以不肯寄给杨棣棠,而是为谢居士略说宋儒的心病,以及因为他们的心病,导致现在这种全天下的人同归禽兽的险恶到极点的世道啊。

   【原文】汝后之诸说,均好。唯此一段,光已知汝佩服宋儒之固执甚坚。当此群灭儒教之时,尚不知因何而得有此事,而袭此故套,欲今后同师宋儒执理废事之说。

    又欲贡之棣棠,若棣棠是真通家,决不赞许汝此说。若尚依附人言,则将引棣棠入于执理废事一门,其祸岂有既极。光是以不寄与棣棠。而略说宋儒心病,及因此致成此时率天下之人,同归兽域之恶极世道也。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谢慧霖居士书十三》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