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纪实】随老法师佛号念佛时,脉搏和佛号节奏相同!

阿弥陀佛接引图一、修行纲领

  庄亚琴老居士原名曾红包,丁丑年(一九三七年)出生于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据女儿吴氏姊妹回忆说:母亲是一位老实、听话、真干的人。她待人诚恳、善良、慈悲、尊重、谦卑。她寡言少语,佛不离心,最喜欢聆听恩师上净下空老法师讲经。一九八七年起,老法师应邀于新加坡弘法,庄老居士经常去听经。她虽然不识字,但是理解力很好,听后即能讲述老法师所宣义理。

  一九九一年庄老居士皈依三宝,三皈证明阿闍黎是上演下培老法师,赐法名法信。一九九七年受五戒,传戒恩师是上净下空老法师。庄老居士平日都聆听老法师宣讲的《无量寿经》,一生以老法师“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二十字纲领,做为日常修学功课。平日与儿女打电话,必然先慢慢念出此二十字纲领,而后再念阿弥陀佛;挂电话前,会再一次念出这二十字纲领,有时还加一句《佛说无量寿经》,然后回向。以此自度度人,感化家人,勤行不辍。 

二、佛不离心 

  吴氏姊妹回忆说:母亲日日佛不离心,她在心里念佛号时,耳朵能够很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念佛声,甚至连作梦、说梦话亦是在念佛和回向(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儿女跟她讲话,她眼睛看着,但心里却念佛不断。讲完后问她是否听懂了,她就说没听懂。一句佛号,持念不辍。

  庄老居士不认得一个字,但是会念《心经》和《大悲咒》,她最喜欢《无量寿经•发大誓愿第六》。同修们在读《无量寿经》时,她就用手指着经文,字字都是在念阿弥陀佛。她早晚第一件事和最后一件事就是持名念佛,她早晚课是持念阿弥陀佛,见客人也是在念阿弥陀佛,她还经常去为往生者结缘念阿弥陀佛。有一位佛友对她女儿透露说:“您母亲念佛念得很好,她的额头念佛时都在发光!”

  母亲的真修实干感动了儿女,于是他们经常和她一起练习看破、放下情执和万缘,准备阿弥陀佛来接迎时,把手伸出去,握紧阿弥陀佛的手,毫不犹豫地实时跟着阿弥陀佛到西方极乐世界去。

  二0一0年,庄老居士在三时系念法会中,突然中风(脑出血),她清醒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念“阿弥陀佛”。儿女问她,我叫什么名字?阿弥陀佛。小狗叫什么名字?阿弥陀佛。问什么,她都说阿弥陀佛。

  在新加坡傅居士的协助下,庄老居士的女儿向上净下空老法师请教,如何治疗母亲的疾病。老法师说:“找一位学佛的或好心的中医师就没事了。”于是老居士靠着阿弥陀佛大医王,与四位富有爱心的中医师的治疗,很快就康复了。家人们感到佛号功德真的是不可思议!

三、至诚感通

  庄老居士一生念佛,感应道交不可思议。她对儿女说,她曾多次看到阿弥陀佛的佛像在对她笑,还看到整幅的阿弥陀佛像变成金色的。

  有一次家里刷油漆,刷好之后要把佛像再挂上去。老居士说,那幅蓝底白瓷的阿弥陀佛像一定要挂上(因为那是她从前在居士林听老法师讲经时所请的佛像,所以格外珍惜)。当女儿去搬动这些佛像时,一不小心把玻璃框给打破了,只有那尊阿弥陀佛像的玻璃框没有破。

  有一位朋友到庄老居士澳洲的家里去拜访,她很开心地去迎接朋友。结果这位朋友看到,在老居士的背后出现了一尊很大很大的阿弥陀佛像,和蓝底白瓷的弥陀圣像一模一样。这是这位朋友第一次见到阿弥陀佛,她说:“下次我来澳洲,一定要住你们家。”

  庄老居士对儿女的情执淡薄。一九九九年,她的大女儿吴雅玉往生前,在医院对母亲说,她什么都已经放下,只有母亲放不下。她就对女儿说:“我已经放下了,你也要放下。”于是吴雅玉放下万缘,一心专念阿弥陀佛。她虽然学佛不久,但是特别真诚恳切的要跟着阿弥陀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吴雅玉事先已经知道自己往生的日期(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星期六,下午一点),并早已通知医院她出院的时间,结果吴雅玉果然就在自己指定的日期与时间往生。

  大女儿往生后,庄老居士就更加精勤念佛。她总是劝孩子们去道场做义工,经常鼓励儿女说:“快去帮忙,帮得到最重要。”因此儿女们都到澳洲净宗学院当义工。

  二0一二年二月,儿女陪着母亲,搭乘从澳洲回新加坡的航班。飞机上有一位相貌庄严的中东空中少爷,每次他经过庄老居士的座位时,都会蹲下来握着她的双手,或亲吻她的手及额头。由于庄老居士牙齿不好,无法食用飞机提供的素食,这位空中少爷就从商务舱端出一大盘各式各样的面包给她吃,让她慢慢选择、慢慢享用,说这些全部都是给她的。女儿感到很诧异,就对母亲说:“是不是您长得很漂亮,他才对您这么好?”下飞机前,女儿忍不住向这位空服人员询问原因。想不到他眼含泪水的说:“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你母亲,就是因为你母亲,所以你们才备受保护。”女儿问他:“难道您看得到什么?”他笑着说:“是的。”事后女儿想,应该是母亲身边有护法神保护,所以佛光普照,他们也因此受保护了。

四、懿德堪钦

  回忆起母亲一生的身行言教,儿女们感动不已。

  庄老居士平生从不打妄语,她的舌头可以舔到鼻尖。女儿曾经要求她将舌头舔到鼻尖,展现给净宗学院的悟庄法师和张医生看,她们都惊喜地说:“阿弥陀佛,太棒了!”蕅益大师在《阿弥陀经要解》中解释“出广长舌相”经文时说:“常人三世不妄语,舌能至鼻。藏果头佛,三大阿僧祇劫不妄语,舌薄广长可覆面。今证大乘净土妙门,所以遍覆三千,表理诚称真,事实非谬也。”老法师说:“真诚是我们本性之德,迷失性德之后,性具的妙相就不能现前。佛告诉我们,常人就是一般人,如果三世不妄语,他的果报一定是舌相比一般人要长,伸出来可以舔到自己的鼻子。”

  在日常生活中,庄老居士确实是一句谎话都不敢说。有时儿女淘气,让她给朋友说一点善意的谎言,她也一口拒绝说:“千万不可以说骗话。”当别人问及她一些较敏感的问题,她总是脸色发红,回答说:“我不懂,不知道。”儿女若是问起:“我们搭配的服装好看吗?”若是不好看,她会很有智慧的说:“并不难看,但漂亮就论不上。”其言语之质朴,实在亦可见一斑。

  庄老居士声音是男音,没有女音。平日她很喜欢供养法师红包,虽然家境并不富有,但皮包里总有一大包红包。无论遇到哪位法师,无论他修学哪个法门,她都非常尊敬,平等供养,红包里的金额都是相同的。

  庄老居士对人、对事,一律平等对待,常常教导儿女:“一面抹墙,双面光亮(闽南话)。”意思是做人要圆融,不要得罪任何一方,不要论是非善恶,两面圆融、赞叹,广结善缘,不结恶缘。她很节俭,剩下来的食物总是自己默默的吃。她从来不会家丑外扬,一生吃了很多亏,也从不说一句怨言。

  庄老居士自幼家境贫困,生活清苦,饱经磨难。父亲曾添恩是一位老师,收入微薄,无力养家,不得已忍痛将她卖给无有子嗣的邻居,换取三十元人民币,改名庄亚琴,从此骨肉分离,杳无音讯。二战爆发时她六岁,跟着养父庄奎水坐船到南洋逃难,历经艰难,来到新加坡做工,学习煮饭、缝纫,还到工地去挑水泥、石头,挑到肩膀都受伤溃烂。

  庄老居士一生吃苦穿补,工作时只喝冷茶、白开水、吃咸菜、番薯、冷粥,她沉默隐忍,毫无怨言,很多心酸的经历,都是从好友口中透露的。学佛后她更是很少讲话,问她什么,她都说我不懂、不知道。她见到任何人,都会握握他们的手或拥抱,笑脸融融的对人说:“阿弥陀佛,你吃饱了吗?”再来就不讲话了。

  觉明妙行菩萨说:“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声佛,打得念头死,许汝法身活。”老法师教导我们,特别是一位真正发心,想在这一生出离六道、出离十法界的人,哪有时间去接触这些不相干的外缘?还是念佛要紧,读诵大乘要紧。一切事、一切时、一切处,要知道养自己的清净心,让自己念念与道相应。

  儿女回家心烦抱怨,老居士就说:“公修公得,婆修婆得,不修不得;各人吃饭各人饱。”还用闽南话教导儿女:“气死验无伤。”鼓励儿女要放开心量,学会帮助别人,做事情要欢喜做,甘愿受,与每个人都要结善缘,千万不可以论人是非。她平日沉默寡言,但一开口就是这些饱含人生哲理的话。她教导儿女一定要跟人结善缘,要学会微笑,就像蔡老师在《幸福人生讲座》中所说的那样。所以她平常见到人,都会微笑和招手。

  庄老居士人缘很好,出门搭公交车一定会有人给她让座,但是她都会再让给别人。她总是让别人先上车,有一次让到最后,竟然和儿子坐上了不同的巴士。她从来不让人家等,她说:“不可以让人家等。等人是最开心的,愈等愈开心。”每次赴约,她都会提前去,即使等二、三个小时她都很欢喜。她在等人的时候都默念佛号,或拿着念珠念佛。这应该是她修耐心、忍辱、无我的方法。

  据她的子女回忆说,母亲的生活简单、朴素,没有欲望,没有要求,不贪小便宜,不乱发脾气,从不怀疑别人,或胡乱猜测,什么都说不懂、不知道,只会老老实实一向专念“阿弥陀佛”,一门深入,长时薰修。

  庄老居士与人相处没有任何意见,只有静静聆听,从不发言,心里专心的念佛。因此受到朋友们的爱戴与关怀,被称作“阿乖”。她一生吃苦耐劳,穿的都是补过再补的衣服,连儿女的衣服都是一针一线缝纫出来的。陪家人去购物,她从不会被便宜货诱惑。儿子想要给她买衣服,她总是说不要浪费钱。她女红做得很好,衣服可以改得很漂亮,连卧病在床时,也能够用一只手慢慢的缝缝补补。她还经常教儿女,不能浪费水,不要损福。她洗脸或洗澡都只用一小桶的水,绝对不浪费。

  庄老居士不会被境界所转,看电视剧、新闻不被剧情或演员所影响。她很喜欢观看讲述家庭伦理的电视连续剧《爱》。女儿说:“老法师说,不能看电视。”她说:“你们没有听懂老法师的话,老法师说:戏可以看,街可以逛,就当作是考验自己的清净心与定功,看会不会被境界转,对顺境是否会起贪心?对逆境是否会起瞋恨心?能否不再怀疑、不痴迷?”她说:“《爱》这部戏很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只要不动心,明白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就可以了。”

  庄老居士只买必需品,不买奢侈品,过年也不会去买衣服。她常说:“你们不可以有贪心,不可以有名,要脚踏实地,不可以讲骗话,不要猜疑,东西和事情都是愈少愈好。”她教儿女:“不可以耳朵轻,闲言闲语不要听,心要定,不定怎么念佛?”她说:“你们要用头脑想,不要冲动,不要心浮气躁。”母亲的身教和言教,对儿女产生了至深的影响。

五、自在往生

  二0一二年三月,女儿陪同庄老居士到台湾参学,老居士预感到自己会在台湾往生,在二、三个月前就交代好后事。

  有一次她瞬间感到不适,被送往医院检查。在救护车中,她有一点昏迷,家人将上净下空老法师的四字念佛机打开。救护人员通过观测脉搏的表,很肯定的说:“你妈妈在念佛。”因为仪器显示出,她的脉搏和老法师的“阿弥陀佛”佛号是相同的节奏,非常不可思议。

  在香港护法大德胡居士的协助下,庄老居士到胡居士的一位朋友家中静养,一心专念阿弥陀佛,非常清净。因为在台湾没有亲朋好友,不会被外缘干扰,能够放下万缘,专心念佛求生净土。儿女们相信母亲很慈悲,要表演随时随地都能往生。母亲往生二、三天前,女儿还闻到母亲口里有花香味。

  二0一二年农历三月二十一日,庄老居士舍报往生,享年七十五岁。家人和同修们为她助念四十八小时。在双溪小筑举行告别式,做三时系念。在第三时念到第二称“南无大势至菩萨”的时候,三女儿闭着眼睛看到母亲相貌庄严、年轻,全身发金色光,双手合掌从左边“地藏王菩萨”那一直走到她的面前。在母亲往生后的第四十八天晚上,她梦到相貌同样庄严、年轻的母亲送给她海青,带着她飞到一个地方,说她现在每天都在那里念《无量寿经》。

  不可思议的是,母亲的每一个七都刚好碰上大型的法会在东南亚举行(包括吉隆坡的万人法会),儿女们也因此全程四十九天每个七,都到不同国家参加三时系念。一个多月之后儿女回到新加坡,发现母亲的佛桌和房间都没有一点灰尘。

  二0一三年,吴氏姊妹随同傅居士到香港拜见上净下空老法师,并报告了母亲往生的事迹。胡居士鼓励她们将母亲的生平事迹记录成文,以鼓励净宗学人,一心念佛,求生净土。庄老居士以自己一生的懿德善行,为佛弟子做出了好榜样。并以自己一生的修持,帮助我们加强了持念这句“阿弥陀佛”万德洪名、求愿往生西方净土的坚定信心。

  《无量寿经科注第四回学习班》(第九十六集)开吉法师心得报告 档名:02-042-0096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佛弟子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