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理学家最大的私欲是什么?

    [白话:]1925年,四川的陈敦五夫妇来普陀山归依,陈对印光大师说:我最喜欢王阳明了,王阳明完全是佛学啊,为什么又有一些辟佛的地方呢?

    印光大师说:你知道王阳明的心吗?陈说:不知道。

    印光大师说:他是希望日后进入文庙。陈于是大叫: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程朱以后的理学家,暗地里都偷偷学佛,表面上还要极力辟佛,实际上都是为了进入文庙,于是完全不计圣道的利害关系啊。

    多欲为苦,生死疲劳,少欲无为,身心自在,

    心无厌足,增长罪恶,安贫守道,唯慧是业。

    与常人相比,王阳明的私欲可以说已经非常少了,但还是有一个想入文庙的私欲,于是诽谤佛法,也只能自作自受了。

   【原文】 民十五年四川陈敦五夫妇来普陀皈依,谓光曰,我最好阳明,阳明完全是佛学,何以又或有辟佛处。

   光曰,汝知彼之心否。曰不知。

   光曰彼为入文庙耳。遂大声叫曰,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程朱以后之理学,皆偷学佛,皆极辟佛,实皆为入文庙耳,不计圣道之利害也。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常逢春居士书一》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