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大事,各自努力吧!

  三年前,我去河北省某市,那里的居士,邀我去看望该市人民医院的一位院长,说他是位众口称赞的好院长,前些天,突然心脏患病,很快就不能讲话,不能动了。现在躺在医院里输液,据说手术也没把握,大夫会诊说,已没有往外地大医院转院的必要。居士们想帮帮他,我就跟着去了。

  走进病房,见到院长鼻子上、手臂上都插着管子,正在输氧、输液,他的两个大约三十六七岁的女儿在旁边护理。李居士在院长耳边喊他:“院长,果卿居士来看你了!”只见他慢慢地睁开了双眼,似乎在寻找。他的两个女儿同时惊喜地喊:“爸爸!爸爸!爸爸睁眼了!”她们说:“爸爸病倒后,这是第一次睁眼。”我走到床前双手合十,向他鞠躬问候:“院长你好!”居士又向他介绍我是《现代因果实录》的作者,问他愿不愿意让我给他说说得病的原因,他用眼睛示意同意。于是我给他讲了一些善恶有报的道理,问他是否相信?他嘴里发出了声音,表示认同。

  我问他:“我要是说几件你做错的事,也就是你得病的原因,你愿意吗?”院长脸上现出了笑容,示意同意。于是我问他,是不是喜欢吃猪心、鸡心等动物的心脏?他示意说是。我又问他:“你是个比较廉洁的院长,帮人办了事,本心不愿收人的钱财,可是别人硬要给你放在家里的话,你也就不再推辞了,是吧?”院长显得很高兴,嘴里冒出了一个“是”字。于是我讲:“这两点是你患病的主要原因,你现在知错了吗?”他又点了点头。我问:“你跟我念三声南无阿弥陀佛,好吗?”他又说出一个“好”字。于是我握着他的右手,一句一句,念了三声“南无阿弥陀佛”。他虽然吐字不清楚,却跟着念了三声,意思已经有了。我又领着他念三皈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最后,我问他:“你愿不愿意拿出些钱来,请你女儿代你放生?”他又表示同意。两个女儿都说,不懂该怎么做?居士们表示愿意帮助。我对他说:“你们这儿的居士,正计划印佛教书籍,你如果能拿出收礼的钱,印书送人,就能消除罪业,你的病就好得快些。”他表示同意。居士问他愿意出多少钱,他竟能抬起手来,并伸出三个手指,嘴里不太清楚地说出了“三万”二字。

  我们为他的知错就改,表示赞叹。临走时,他还向我们抬了抬手告别,我弯腰对着他的耳朵说:“躺在床上,心里可以默念‘南无阿弥陀佛’,可以减轻些痛苦,病会好得快些。”他用眼睛向我表示,他会的。

  几个月后,李居士再见我时说,院长已经走了,无声无息地走了,从那天和我们告别后,再没说过一个字。我问:“院长的女儿是不是没有按她们父亲的意思,拿出钱来放生和印书?”李居士说,那天分开后,院长女儿再没有找过他们……。

  我叹息一声:人们都说儿女是讨债来的。当你不能动弹的时候,一切都不能自主了。了脱生死的大事,还是趁我们身强力壮,各自努力吧!

  ©声明:本文摘自《漫谈慈悲梁皇宝忏》,由漫步师兄推荐,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