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夫家的故事

  记得小时候逢年过节村里都会杀猪,村里就一家杀猪的,全村的人都会等着他家杀了猪去买新鲜的猪肉。那时候农村没什么娱乐,每逢杀猪,很多人都围过去看热闹。我弟弟每年冬天都会冻手冻脚冻脸,我爸有一次听说热猪血可以治冻疮,就带我弟弟去抹猪血,我也忐忑地跟着去了。

  那个杀猪的场面真是惨啊,猪还没死呢,就直接扔到开水锅里烫毛了。那猪在几双手的挟持下,扑腾半天,就渐渐不动弹了。我弟弟抹得满手满脸都是猪血,很吓人。但还是一点都不管用,该冻还是冻。后来读到鲁迅笔下的人血馒头的故事,就想起我弟弟被抹得满手满脸猪血的样子。

  言归正传。杀猪家的二儿子比我们高一届,大概上到初中就缀学了,后来跟着他爹杀猪卖肉。我上初中后去了外地,每次回家都能听到街坊们说他家二儿子又打架了什么的。再后来听说他跟别人打群架,用杀猪刀捅了人,被判刑了。再后来在村里见到他,听说他家里花钱把他买出来了,改为监外执行。这时候他家已经很少杀猪了,只有过年时,依旧会操刀上阵。

  我上大学后去了外省,每年寒暑假才回家。不记得是哪一年了,回去听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杀猪家的二儿子跟同村的几个混混,合伙绑架了同村在城里开诊所的医生的儿子,勒索医生几十万,不然就撕票什么的。太惊人了,大家可都是邻居呀!警察破案很快,没两天就把他们抓住了。最后都判了重刑,最少的也是十年吧,而他好像判了十二年。

  我毕业后,有一年秋天在家里帮忙秋收。中午在家做饭呢,爸妈从地里回来说,杀猪人家又出事了。他大儿子家刚学会走路的儿子被突然倒塌的院墙砸了,脑袋都砸扁了,当场死亡。后来听小孩的奶奶哭诉,头天晚上老是听到外面有小孩子哭,从窗户往外看,院子里啥都没有,以为是猫叫春呢,谁知第二天就发生这么大的事。

  他家现在不杀猪了,已经好几年了。可能经历这么多的事,终于开始忌惮传说中的因果报应了吧。只是醒悟得太晚,这付出的代价也太重了。

  屠夫临死时普遍痛苦的多,像那嫂子说的,多半是持续很久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折磨。如佛经上所说,这是身在病榻,神识已经在地狱受苦了。人有善愿,天必从之。改业并没有想象中的艰难,如果为一时之利,为养家糊口的借口,对因果装作没看到、没听到,装得再憨态可掬,也逃不过因果报应。

                                作者:海岸

  ©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