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学佛经历和心得体会(三)

  编者按:本文作者分享的是其个人学佛持咒心得和经历,并非适合每位师兄,仅做参考

  末学今天分享的是怨家债主的主要干扰方式和身为怨家债主的体会,请大家批评指正。

  1、一心靠倒南无观世音菩萨

  末学刚学佛时,身体状况很差,五脏六腑都出状况,就是那种快要死的人。为什么末学会这么说呢?记得末学2015年9月3日去九华山朝圣南无地藏王菩萨道场,9月4日早上末学醒了想睁开眼睛,眼睁不开,眼里出现如放电影快镜头一样的画面。先看到一只类似黑色小螃蟹还是小蜘蛛的动物,中间的画面看不清是什么,最后是一只短毛的黑白色大狼狗,反正都是黑暗色,有些末学当时感觉像妖的东西。那时末学的脑子是清晰,很想睁开眼,就是睁不开;等看完这一切,末学才能睁开眼。在看这些画面时,末学虽然心里抗拒看到这些,但是心里一点也不害怕。《地藏菩萨本愿经》说:“世尊作是言:地藏,未来世中,若天若人,随业报应,落在恶趣,临堕趣中,或至门首,是诸众生,若能念得一佛名、一菩萨名、一句一偈大乘经典。是诸众生,汝以神力,方便救拔,於是人所,现无边身,为碎地狱,遣令生天,受胜妙乐。”末学想,这就是南无地藏王菩萨以这种方式告诉末学,末学这世的人生是怎么得的。正如佛经上说人生难得。

  在末学持咒满一年时,五月的某天,有位刘师兄,婉转地跟末学说:你要好好念大悲咒,老实念大悲咒,要把大悲咒念得跟法界的大悲咒相应,这样力量就大,我怕你没时间了。当时末学没理解刘师兄的话。在2016年11月时,末学发现自己有怨家债主跟着,才想起刘师兄的话。后打电话确认,他当时看到末学有多个怨家债主跟着。

  末学小时候去寺院里拜佛菩萨,也没有什么害怕过。在生命快要走到终点,在自己选择专修大悲咒后,那时去寺院里拜佛菩萨,竟然会害怕,有时怕得身体会发抖。那时末学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那时末学就是相信南无观世音菩萨,也只有南无观世音菩萨会救末学。现在明白为什么会害怕,那时生命快终点时,怨家债主都来讨债了,所以他们的情绪影响末学。

  末学说这么多,想表达的就是自己业障深重,本来是要去三恶道的人,都是南无观世音菩萨慈悲大力加持末学。

  2.从广义上说,怨家债主依据修行者的眼耳鼻舌身意和色声香味触法来干扰。末学要写的干扰手法比较狭义,他们根据修行者累世的习气结合六尘来做文章。

  a) 嗔:好比末学累世里嗔心重,他们会用痰和浊气先堵住末学的肝胆区的气脉,让肝胆区气脉不通畅,久而久之,肝胆区出状况,这样人就容易生气易怒。外在表现,就是爱生气,脾气大。

  b)贪:末学贪功德,贪快点消业,现在贪金色身。末学本来是不贪金色身的人,只想在群里持咒到死而往生极乐世界。都是怨家债主逼着末学努力持咒修金色身了。末学发现,只要末学不是金色身,就算末学还清跟在背后不信佛菩萨的怨家债主的债,他们还会干扰末学持咒。只有末学是金色身,他们无法干扰末学,这样他们才会思考别的事,比如修行啊。群主说过,鬼的我执比人重多了。在没有还清那些不信佛菩萨的怨家债主的债时,希望用感动来感化他们去修行,或者别的,根本行不通。末学能够感化别的鬼道众生修行持咒,怎么也感化不了跟着末学的怨家债主。因为业力牵引在那里,他们恨末学都恨得要死,怎么能感化得了他们?即使修行人做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也难感化还没还清那些不信佛菩萨的怨家债主。

  切刀师兄是末学佩服的精进群师兄之一。切刀师兄原来是金色身,但是师兄慈悲,不忍心看到母亲的怨家债主折磨重病的母亲,主动代替母亲背业。背业后的切刀师兄也失去了金色身。末学曾经跟切刀师兄聊过有关怨家债主的事,师兄说有点压力,那时怨家债主把本来健康的师兄搞成高血压了。切刀师兄的孝心是感天动地,但是感动不了怨家债主手下留情。无法感动他们是正常的,这就是业力牵引的原因。等切刀师兄还清他们的债时,切刀师兄的孝心才能感动他们。注意:切刀师兄说:“群主说过:不能帮别人偿债了业。” 

  在第一年里,尽力用五戒十善的标准努力要求自己老实修行念佛持咒,这时能感化走的怨家债主,应该感化走了;还有菩萨能帮师兄们化解的怨家债主,差不多也已经化解了;留下的基本是不肯原谅修行者或者是不信佛菩萨的。对于这类怨家债主,群主叫末学把他们空掉,不要理会,只管自己持咒,多多持咒。由于末学是阴性体质,真的很难说空就能空掉。但是经过末学的实践,群主的话是对的。在末学的业障越来越轻时,末学相对比以前好多了,偶尔会空掉一下。师兄们一定要学会空掉。

  c)极力制造痰

  脾为生痰之源,肺为储痰之器,痰的产生主要与肺、脾两脏有大的关系。末学和家里人都脾胃有问题,特别是脾,消化吸收不好。末学还特能吃。这是怨家债主用痰干扰末学的脾,让末学导致脾寒,这样脾里产生痰。

  2016年11月末学发现怨家债主时,菩萨就加持末学快速吐痰,至今末学还在吐痰。在吐痰的过程中,吐出的痰是不同的。开始吐的是比较暗色的痰,后来是大块的浓痰比较多,再是痰丝和稀痰,现在吐出大部分可能是寒痰、带泡泡的寒痰。末学记得自己吐浓痰时,这个心脏区域就像在做活塞运动,那时菩萨加持末学真得不是一般般的大。末学基本每天晚上在江边持咒一个多小时,特别是末学参加晚上共修时(那时基本参加共修),念一遍大悲咒,要敲打自己心脏区或身体别的部位1-3次,才能吐出痰,这样算下了,一个小时也要敲打80次以上。那时末学感觉怨家债主像疯了一样,拿痰不停地堵心脏区域;心脏区域像做过手术,麻麻的,但是人没有难受的感觉。菩萨对末学的这个加持力,想想多大啊。那时每天晚上在江边持咒基本都这样,好像吐了两个月差不多,才把大部分的大块浓痰吐完。

  末学本来是这一世生命快要终点的人,所以身体里痰特别多。末学的感觉那时身体已经被怨家债主用痰包裹得严严实实。现在末学感觉痰已经吐到脚趾,后面可能是吐经络和血脉之中的痰,这些痰吐完,业可能就了了(推理)。

  末学如果不修行,这一世肯定惨不忍睹。幸亏修行持咒,最主要是进精进群,有了菩萨和守月亮群主的加持,还有师兄们的帮助,末学才能扛过一道道大坎。

  d)怨家债主干扰心识(摄魂的能力)

  末学刚知道怨家债主时,那时身体里全是痰,这样他们很容易干扰末学的心识。那时末学总感觉怨家债主是好的,不会伤害末学;碰到问题,都是把他们往好的方面想。有时末学甚至怀疑家里供的菩萨,也不怀疑怨家债主在背后搞鬼。因为末学供的菩萨是哥哥送的,而且是别人那里不要,放着很多菩萨塑像的地方,挑选来给末学。那时末学也不知道开光的事(诚心修行的人,不需要开光,只要一点香,菩萨就有分身入住),就这么供着点香拜菩萨。那时末学虽然有时怀疑家里供的菩萨,但是末学从来没有怀疑普陀山的观世音菩萨。在末学怀疑家里供得菩萨时,末学早晚给菩萨礼拜时,心里观想的是给普陀山的观世音菩萨礼拜。

  由于对供的菩萨的疑虑没有消除,末学只好请教守月亮群主,群主都耐心帮末学解答,这样才消除了末学对家里菩萨的怀疑。末学也特别感恩守月亮群主,在末学修行持咒以来,由于末学业障重,问题就多;再加末学疑心重,不大相信别人,那时只信守月亮群主。所以有大的问题,自己无法消化的问题,就会请教守月亮群主,群主都耐心帮末学解答,为末学消除了修行中的一大障碍。

  持咒两年后,特笨的末学才看出群主那么的忙。末学也不忍心总是打扰群主,才从内心慢慢地改变,学着相信师兄们。后来末学碰到问题就请教滕师兄、切刀师兄、咒行者师兄、乔森师兄、安愚师兄和村长师兄等等,在这里末学真诚地感恩群主和师兄们无私的帮助和鼓励。

  e)淫:佛言:爱欲莫甚于色。色之为欲。其大无外。赖有一矣。若使二同。普天之人。无能为道者矣。夫为道者。如被干草。火来须避。道人见欲。必当远之。

  “淫”的方面,本来末学是不想写。但是看到有个师兄被这相关的方面折磨快一年了,有苦难言。末学婉转提醒此师兄,师兄还识别不了。再想想自己曾经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才鼓起勇气写出为什么会导致“淫”念的原因。末学这里写的“淫”念正确的说法要叫邪念。

  末学刚进精进群没多久,认识一个莲友(不是精进群的师兄),此莲友懂得知识面超广,看佛经多年,还有点像黄蓉那样过目不忘的本领。末学很佩服他,是他让末学坚信念大悲咒,一心靠倒观世音菩萨。对自己佩服的人有仰慕之心是人之长情,更何况他是末学的恩人—-他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让多疑的末学坚信大悲咒和一心靠倒观世音菩萨。

  那时末学只知道西方极乐世界的美好,一心想去西方极乐世界,其它的基本不知道。末学向那个多闻莲友请教佛法方面时,总有一种特殊的感觉。那时末学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末学深知这个娑婆世界的苦,末学这世能为人,都不知经历了多久,末学是一心想要去极乐世界的人啊。当时末学心里无比苦恼。在苦恼时,末学跟那个多闻莲友谈过:您不是末学喜欢的类型,为什么末学对您有特殊的感觉?莲友说末学可能是求知的原因吧。末学从小到大,学习上是很依赖同学或者朋友,但是对那些人都没有这种特殊的感觉过,只有对那个莲友才有那种特殊的感觉。

  在药师佛圣诞日那天,末学去寺院里拜佛菩萨。可能是佛菩萨的加持,那天末学在插香时,手被烫伤了,才促使末学鼓起勇气向那个多闻莲友表达了自己去极乐世界的决心,暂时不跟他联系了。要知道,在跟那个多闻莲友表达决心时,末学的头特别疼,有股力量在拉扯的感觉。

  末学不跟那个多闻莲友联系后,末学脑子的邪念更严重了!后来发展到末学到外面去,看到人时,常常会产生邪念,不管是对男的还是对女的都会产生邪念。痛苦的末学跟大师兄谈,自己修行持咒脑子像疯子一样,有点不受控制的感觉。大师兄也不知道具体怎么解决,就让末学什么都别想,就只管持咒,多念大悲咒。末学那时好痛苦,痛苦没人倾诉,就找守月亮群主聊自己持咒后的变化。那时群主耐心帮末学解答,说末学这种念头属于邪念,才让末学的心里好受些。群主让末学别管邪念,只管持咒,持咒多了,慢慢会好的。

  随着修行持咒的成长,末学发现了怨家债主,末学也知道自己当初不管对男还是女为什么会有邪念的原因,都是自己累世的习气和业力啊。这个业力主要是怨家债主的干扰。怨家债主通过痰干扰末学的心识和腹部的敏感部位。像末学现在痰已经吐得比较少了,他们把痰弄得像个薄膜一样,罩着末学的五脏六腑、头部、背部、腹部、四肢、经络等重要部位。在相应的外境来时,他们用痰干扰对应的部位和心识,让末学产生错觉幻觉。

  现在怨家债主对末学这方面的干扰,少了很多。因为在菩萨的大力加持下,末学能把腹部的痰用手拍一下,就能吐出来。这样达不到怨家债主想要末学痛苦的效果,他们也没兴趣干扰末学这方面的了。所以修行者,面对所有事情都不能着相,着相太可怕了。请牢记佛祖的这句话: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

  假如末学不是一心想要去极乐世界的人,假如末学不是一心靠倒观世音菩萨的人,假如末学对大悲咒有疑心,面对这样的事,特别是在怨家债主众多之下,很难化解。佛菩萨是不干涉众生的因果,如果自己都不想去努力克服累世习气,佛菩萨也帮不了的。只有自力加他力,才能克服修行中大大小小的考验。末学的自力就是努力持咒,努力守戒律。末学现在发现这个意业造业也很可怕,这边意业造了,很快会有相应的境界招感来。有时挺苦闷的,还是多多持咒,把心安在大悲咒上最好了。

  3.末学是大师兄的怨家债主

  宣化上人讲《大佛顶首楞严经浅释》里“憎爱二苦”时,把夫妇分为“有缘”和“有怨”两种。末学和大师兄没消恶业时,就是一对“有怨”的夫妇。

  末学专修大悲咒后,特别想离开大师兄。大约持咒快满一年时,末学对大师兄有种莫名其妙的恨。这个恨,真的是恨之入骨。大师兄对末学很好,他是世人眼里一枚好男人,为什么末学会无缘无故恨得透不过气呢?当时末学想不明白啊。

  那时刚好是既定的一年一次朝圣普陀山的时间到了,这样末学就带着生活的烦恼朝圣。在朝圣时,菩萨妈妈帮末学暂时化解这个恨意。朝圣回来后,末学就是不喜欢跟大师兄说话,只是看他不顺眼。大约朝圣半年后,恨意又回来,那时的恨意变轻了,没有那种恨之入骨、无法在一起生活的感觉,其实主要原因是大师兄没有还清末学的债啊。

  记得恶业现前时,末学每次想要离开大师兄时,菩萨就会以善巧方便加持末学,让末学无法做出离开大师兄的实际行动。那时也特别的痛苦。末学心里明白,菩萨的安排虽然现在不是末学满意的,但是菩萨的安排是最好的安排。

  现在末学和大师兄都持咒满三年,彼此的恶业消了,感情也好起来了,所以过得比较快乐。我们会互相督促修行持咒,会一起冲千,看到好的佛理知识,我们会互相分享探讨。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快乐。

  在业没消之前,大师兄对末学的关心,末学很难感受的到,他的很多关心末学都像视而不见。可笑的是末学常常感觉他不理解末学的心,根本不是真正地关心末学;而且常常感觉他的关心也不是末学需要的那种,大师兄只会关心身体,而末学需要是心灵的关心。这可能是业力牵引的原因。

  末学对身后跟着的怨家债主的苦深有体会,他们也是身不由己。在业没消之前,怨家债主(亲人也是怨家债主,要了业的)受业力的牵引,身不由己地仇恨并障碍修行者,所以努力持咒才是正道,等业消后,大家迟早会成朋友。

  补充:守月亮师兄就这篇文章提醒末学说:“师兄写的痰到脚上了,到肚子上,包了一层膜一样,这些一般人很难理解”。

  末学的理解(有怨家债主跟着的修行者):没经历过的师兄和业障轻而修得金身的师兄们是很难理解。一般的人在生命快要走到尽头时,身体里充满了痰,痰把整个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像末学吐了一年半的痰,现在的痰还有,应该在经络中。末学刚开始吐的是大块浓痰,这个浓痰是在皮肤和肉之间的痰,这痰有重量又是粘稠的软物。

  这个吐浓痰的过程好比要把水缸里的水舀出来一样,先是上面的水先出来,慢慢地是中部的水,最后是缸底的水。把脚部大块的痰吐出后,这时此修行者业障比较轻了,身体里的痰也相对比较少了,那时的痰在脾胃、肺和经络中。由于怨家债主需要用痰来干扰修行者,所以他们会把有限的痰弄成像个薄膜一样,罩着修行者的整个身体。修行者继续努力精进修行持咒,痰不停地往外吐,那时的痰罩不住整个身体了,就会罩着重要的部分,来达到好干扰修行者。那时的修行者,会有头重脚轻的感觉。有天眼的人,看到修行的人,先是脚部变金色,最后是头部变金色,道理就在这里吧。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南无大势至菩萨!

  南无十方三世一切佛菩萨!

                                作者:觉明

  ©声明:本文为作者投稿,没有版权,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