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过世的亡人出书写传记,对众生是否有利益?

  [白话:]人生在世,应当尽自己应当尽的义务。像您所说的,为《云游集哀挽录》还要请印光大师鉴定并且作序,您简直是把印光大师当做奴隶啊!这种骄奢虚浮的恶俗习气,我们虽然不能挽回这种颓废的歪风,怎么能还附和效法这种风气,让一切喜欢虚张声势的无聊的恶后生,都把这种方式当做沽名钓誉的最好招数,岂不哀哉?

  您千万不要做这篇《哀挽录》,如果一定要这样做,千万不要寄给印光大师,寄过来印光大师就要劳神烧掉,您自己在当地直接烧掉就行了,避免彼此都麻烦。

  您学佛学成这样的知见,如果不学佛那就不知道会怎样不堪啊。他的妻子孤苦无依,居然还想要开这样的骄奢之风,那就是雪上加霜,对于亡人和存者,都是有损无益啊。

  印光大师说自己几十年以来,对于先父、先母、先师(读书的老师)、先兄,完全都没有一个字的记述,就是因为不愿意附和这种虚张声势的恶俗作派,也不愿让人说这些恐怕是粉饰的话语啊,未必是真实的事迹呢。我怎么肯为归依者提倡这种事情呢?

  试问对方只不过在世的时候工作没有大过错而已,他对于国家和人民,究竟有什么功德,值得别人歌颂敬仰呢?如果这个恶俗风气一开,那些下劣不堪的人,通通都来效仿,您作为始作俑者,说自己没有罪过,可能吗?

  即便是他的弟弟想要做这件事,也应当劝阻,何况您还想劝他弟弟张罗这件事呢?您能担任这个费用尚且不能做这件事情,何况您绝没有这样的财力,怎么能劝他弟弟张罗这件事情呢?

  这个事情就是为过世的亡人出书写传记等等,文过饰非,夸耀功德,其实对国家社稷没有利益,对亡人存者也是有损无益。

  德行高远功勋卓著的人,自然有人著书立传,普通人就不要搞这些骄奢虚浮的事情了。

  [原文:]人生世间,宜尽所当尽之义务。如汝所说,为云游集哀挽录,尚要求光鉴定作序,你直把我当做奴隶。此种骄奢,虚浮之恶习,吾人虽不能挽此颓风,何可附和而效法之。俾一切虚张声势无聊之恶后生,群以此为沽名钓誉之最上一著,可不哀哉。

  汝切勿为此,即定欲为之,切勿与我寄来,令我烧。你就自在当处烧之,免得彼此烦神。你学佛学到这样知见,不学佛又当如何。彼妻子之孤苦无依,尚欲开此奢风,则是雪上加冰,于亡于存,均皆有损无益。

  光数十年来,为先父,先母,先师,先兄,(即读书之师。)了无一字之记述,以不愿附此虚张声势之恶派,兼不愿人谓此恐是粉饰之语,未必为真实事迹也。我岂肯为皈依者,提倡此事。试问彼不过供职无忝而已,究于国家人民,有何功德,可令人歌颂也。此风一张,一班下劣不堪者,通皆效之,作俑之人,谓无罪咎,可乎。

  即其弟欲为,亦当劝止,况汝欲劝其弟乎。汝能担任此费用,尚不可。况汝绝无此财力,而劝彼弟乎。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午间分享《复卓智立居士书五》整理,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