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次地震,冥界准备了整整五十年!

  在清朝道光咸丰年间,牛树梅先生担任宁远府知府,为官清廉勤慎,政绩显赫,民众一致称颂。忽然有一天发生了大地震,全城房屋倒塌,死伤人数无算,府衙也损毁多处。先生的儿子不幸遇难,他自己的腿脚也受伤了,行走很不方便。

  他感到很愤懑,就写了一篇疏文来质问府城隍爷,大意是指责城隍爷享受万民香火,却不加以保护。全城这么大,难道都是恶人吗?就连自身为官,也是问心无愧,而儿子竟然死了,自己也受了伤。难道真的是天道不足凭信,神明鉴察也有差错吗?    到了夜里,先生梦见城隍爷请他前去,按照宾主之礼坐下,对他说:“先生以文字相指责,理直气壮,可惜不能明了鬼神之道,所以请君前来一谈,以解释猜疑诽谤。凡是浩劫之成,都是由于众人积孽所导致的,绝非偶然。此次地震灾难,冥冥之中已经进行了五十年的调查、记录,凡是不应遭受灾祸的,都已移到别处,如果是近期造下新的罪孽的,又将其移过来,即便是临时也会有出入变化,绝不会漫不加察,置人民生命于不顾。”

  先生说:“既然如此,难道全城中竟然没有一个好人?我和我儿子也要遭到罪谴吗?”

  城隍爷说:“还有三户人家,确实难以在短期内迁走,现在都安然无恙。一家是某街的节妇,三世孀居,抚养一个小孙子;一家是某郎中,生平不卖假药,有请他看病的,即使是深夜下雨、道路泥泞,也即刻前去,尽心疗治;一家是卖油糍的老妇人和她的小孙子,全都没有遇难。先生回去查访就能找到,不会欺骗于你。先生的儿子前生孽重,是无法逃免的。就连先生本来也在劫数之内,但因居官廉慎,所以得以从宽,只是伤了腿脚。总之,神天赏罚,慎之又慎,决不偏私。既无无妄之灾,亦无幸免之理。先生勉力做个好官,将来会升到按察使的官职。”

地震  先生辞谢,并致以歉意。醒后到处查访,果然找到了节妇和郎中,都是全家安然无恙,只不过因房屋矮小,被两侧的房屋遮挡住,所以没有发现。只有卖油糍的老妇人,经过多次查找,才在房屋椽子支撑形成的角落里发现。

  向她询问,说平时在这里做生意,凡是遇到老弱残疾的,即使钱不够也卖给他们,偶尔也会施舍,不要一文钱。在地震前一两天,买油糍的人忽然增多起来,供不应求,于是带着她的小孙子夜里做油糍以备出售。地震发生后,祖孙二人被盖在倒塌的房屋下三天,就用油糍充饥,因为压力太大自己无法出去,没想到现在得以重见天日。

  先生大为惊奇,从此以后深信鬼神承负的道理,更加勉力做好官,后来果然升职为四川按察使。

  这则故事让我们领略了天地鬼神、因缘报应的神奇可畏,实在是不可思议。为了验证这则故事的真实性,笔者特地作了一些考证。

  关于牛树梅,历史上确有其人。牛树梅(1791~1875),字雪樵,号省斋,甘肃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进士,曾任四川彰明县(今江油市)知县、茂州直隶州知州、宁远知府、四川按察使等职。

  《清史稿》称其决狱明慎,民隐无不达,咸爱戴之,当地百姓称之为牛青天,还为他修建了一座德政坊,此牌坊目前尚存,位于今四川江油市青莲镇,距今已有 150 余年的历史。牛树梅于道光二十八年(1848)担任宁远府知府,当时的宁远府属四川省管辖,府治西昌(今四川省西昌市,为凉山彝族自治州政府驻地)。

  关于此次地震,正是发生于清道光三十年八月初七日(1850年9月12日)夜间的西昌大地震,震级约 7.5 级。据《清史稿》载:寻署宁远知府。地大震,全城陷没,死伤甚众。树梅压于土,获生。蜀人谓天留牛青天以劝善。树梅自咎德薄,不能庇民,益修省。所以赈恤灾黎甚厚,民愈戴之。

  当时的四川总督徐泽醇在向清廷呈递的奏稿中说:接据署西昌县知县鸣谦奏称:八月初七日夜亥刻,县城忽然地震,簸摇动荡,屋宇倒坍。阖城号呼鼎沸,因黑夜霖雨,无从往救。及至天明,遍城木石倒塞,不辨街巷、庙宇、城楼、文武衙署及监狱、仓库尽行倒坍……军民被压身死者不计其数。

  牛树梅本人也写了一首《西昌地震纪变》诗,描绘了大地震后的情形:坤维夜半走奔雷,山岳震荡海波颓。床榻如舞人如簸,万家栋屋枯叶摧,迟明一望满城平,欲辨街衙谁能晓。位于泸山的西昌地震碑林对此次地震亦有详细记载。

  由此可见,此事人物、时间、地点、事件均确凿无疑,绝非杜撰。

  地震灾难的形成,从自然科学角度而言是一种地质现象。但从道学上而言,世间万事万物皆是天道因缘,由内因和外缘和合而成。地震的外缘是科学意义上的地质变化现象,而起根本作用的内因则是众生的承负所感。所以没有所谓的自然灾害,一切都与人或有情生命的行为因果有关,且其中的承负关系极为深奥复杂、微妙难知,不是我等凡夫所能妄加揣测的。

  然而上面所述的故事倒是给人以很多有益的启示,能够让我们更好地认识天道承负的运作规律,从而趋吉避凶、转祸为福。

  有人说人的祸福由善恶感召,并不是由鬼神决定的。其实,天道承负是宇宙法则,然而的确有鬼神在鉴察善恶、执行赏罚,正如世间法律也需要公检法等执行机关,所以并不矛盾。世间法律尚可通过种种手段来逃避惩罚,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冥冥中的因果、天律是逃避不了的,正如城隍庙的一副对联,阳世奸雄违天害理皆由己,阴司报应古往今来放过谁。

  通过忏悔罪孽、积德行善可以转变承负报应、消灾免难,像故事中的节妇、郎中和卖油糍的老妇人,茫茫大劫中,独能幸免于难,这是他们德善的福报,正所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现实当中,也有众多或戒杀放生、学道修行,或忠孝节义、乐善好施的善男信女,阴差阳错避开了地震、水火、车祸、空难等各类灾祸事故。这个世界看似杂乱而随机,实则环环相扣,天道承负不爽毫发。

  生处于当今之世,人心陷溺,风俗浇漓,恶孽弥漫,天灾人祸频仍,当灾难发生时,人的生命在大自然面前显得如此渺小。当我们知道了天道和无常的道理,何不珍惜难得的人身,走向学道修行之路,为什么还要空耗生命于毫无意义的吃喝玩乐、勾心斗角、喋喋不休呢?

  因果固然可畏,却也给我们提供了改变命运的契机和方法。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命由我作,福自己求。世人若欲平安吉祥,惟有心存敬畏、深信承负因果、改过迁善、戒杀放生、济人利物、积德累功、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才是根本正途,切不可等闲视之。

  ©声明:本文由明净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