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末法时代,只有“政教并施”才能挽回世道人心?

   
    [白话:]《孝经略义》的回信应当已经收到,我看了谢居士写的《孔子纪念》之文,实在是得其纲要啊。

    您的看法讲讲道理还算可以,但是如果想要借此来挽回世道人心,那就还只是一只车轮一扇翅膀,很难收到实效啊。

    先王的时代,淑世善民,那个时候,也是有教化也有刑政,在人心淳善的时代,如果只讲道理,世人都自然会服从。

    到了现今这个时代,大约是1938年左右,现在这是什么世道啊,您只知道固守旧章程,不知道变通,对于自己想要留一个纯儒的名声那还可以,但是如果想要普遍转化中下根性的人心那就很难啊。

    所以应当以因果报应之理来作为辅翼,这就是所谓的政教并施。因果也如同刑政一样,也可以折服那些刚强难伏的人。

  【原文】孝经略义复函,当已收到。观孔子纪念之文,实为得其纲要,于讲道理则得。欲借此挽回世道人心,尚是只轮单翼,颇难收其实效。先王淑世善民,有教有政,当人心淳善之时,只说其理,人自服从。现今是何世道,汝只知守旧章程,不知变通。于留纯儒之名边则可,于普转中下人心则难。是故当以因果报应之理为之辅翼,即所谓政教并施也。(因果亦如刑政,可以折服强梁。)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谢慧霖居士书十二》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