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学佛后夫妻双双找到理想工作

    师兄们好,当时末学看到这个分享活动,内心深处想:末学又可以看到师兄们的分享了,正好以此来学习,督促自己。后来看到名单上有自己名字的时候,说心里话是非常惭愧的。不论从哪方面来说,末学都感觉愧对“元老”两字,纯粹是群里垫底的,不管是自己的念佛数量还是义工服务(在群里都没有做过义工),都没有做好一个元老的榜样。所以末学一直当自己是初入群的菜鸟,是跟师兄们好好学习佛法的佛弟子。

  虽然末学不是精进的佛弟子,但是菩萨始终没有放弃末学,末学只知道一定要跟紧大部队,不能掉队。因为掉队后,肯定是会离菩萨越来越远,也许路越走越偏,还是老老实实地待在这样的大家庭里更实在、更保险。跟师兄们唠叨这些真的是不好意思,由于末学文化不高,不是能言善语,说的不好的地方,请师兄们指正。阿弥陀佛!

一、学佛因缘 

  最初末学学佛是一般的信佛,信世界上有鬼神存在和学佛还真的是两回事。末学从小喜欢听鬼神故事,对那些充满好奇,坚信大千世界里是有无法解释的东西存在的。后来末学接触到佛教事物还是在婚后,隔壁邻居与末学结缘《如何信佛学佛》一书,从此有了信仰。当初没有人带领末学,末学也只是自己乱学一通,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末学看佛学相似的东西以为都是一家的,分不清道教、佛教、藏教。自己从最初的满腔热血到逐渐变得越来越不想学习,慢慢地也忘记了一些应该学的、要记住的东西(主要还是不懂,自己当初的学佛意识没有深刻体会到)。

  那时候一遇到不顺利的事情才想着求佛菩萨,如果没有变好,还自暴自弃,现在想想还真的是非常愚蠢。这真的就是迷信的信佛,而且还不自知。那时候,自己的贪心比较重,所以遇到很多不顺利的事情,实在是惭愧。

  所以,磁场真的很重要,当你身边遇到一群都是正能量的人,自己也会变得越来越好,无形中改变着一切。一直到后来遇到群里的粉蓝师兄。入群以后,才让自己找到归宿感,学习并纠正了很多以前不懂、不知道、错误的学佛知识。在群里学习了以后,末学才知道什么才是学佛,如何学佛。这些都要感谢义工师兄们的辛勤付出、无私奉献。

  始终忘不了当时还在普度群的末学,第一次去无锡灵山,体会到精进群里素不相识的师兄们对末学无微不至的照顾和热情。这是现在这个到处是陷阱的社会所没有的,完全没有陌生感。那种感觉是自己一直期待的,一直想要的,没有贵贱贫富差距,没有美丑高矮之分。这个感觉深深地烙在末学心里,让末学觉得无论如何一定要进精进群,无论如何一定不放弃、不抛弃,紧跟这样一群可爱的师兄们的步伐不退转。

二、夫妻双双找到理想工作,家庭受益体质增强

  自从在群里学佛以后,末学收到菩萨的恩典太多了。

  首先从末学的工作来说。当初开始学佛时,正是遇到末学单位倒闭,接下来就是找工作。那时候末学请教师兄们,如何求菩萨找到好的工作?结果一个月内,末学就找到各方面都符合当初跟菩萨求的推荐的理想工作,真的是感谢菩萨妈妈。以前常常遇到不开心、不顺利的事情时,会起很多烦恼;进精进群后,家庭基本不再吵架,比较圆满;其次学佛以后懂得容忍,不计较,心量慢慢变大了。只是末学做得还远远不够好。

  还要讲一下,特别是末学身体素质相对不怎么好,睡眠不好,这个困扰了末学起码有10年,特别的痛苦。睡眠不好导致末学记忆力超级差。本来记性就不好,后来更加不好,前记后忘,什么偏方、药品吃了都不起作用。末学学佛应该不到三个月的时候,有师兄建议末学每天拜观世音菩萨。说来也神奇,自从每天拜观世音菩萨108拜以后,末学睡眠就好很多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睡眠质量很差,后来慢慢记忆力也明显比以前好很多(在此期间末学在梦中受菩萨点化要去归依,梦中答应菩萨一定去归依三宝。本来在此之前是犹豫的,后来直接跟师兄去归依了,大概菩萨知道弟子这个性格直接点化了)。

  再就是,以前末学只要一发热,肯定上不了班,哪怕38º都不行,起码得两天才好。后来,基本发热半天,一天就好,第二天还能上班,身体素质各方面也是比以前好很多。太多细小的事情了,相信大家也是有感应的。感恩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还有就是我家先生,他其实以前一直不太顺,特别是工作,后来也是末学在菩萨面前求的,最终求到了特别符合先生要求的理想工作。就像守月亮师兄说的“一人学佛,全家得益”,末学对此深有感触。

  其实只要自己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学佛前后对比,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虽然末学每次功课都是刚好完成,超出一点点而已,但是菩萨还是如此关照弟子,实在是惭愧不已!唯有此生好好学佛、往生极乐,再回来度众生!

  感谢守月亮师兄提供这么好的学佛平台,让我们相聚在一起。说的不好的地方,请师兄们指正,感恩大家。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南无大势至菩萨 

  南无十方三世一切佛菩萨

                       作者:精进群八班佛弟子

  ©声明:本文为作者投稿,没有版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