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十年  好处说不完

  花瓶  我叫吕荣,今年51岁,家住黑龙江省海伦市共和镇合发三组。今天机缘成熟,把我信佛这十多年来得到的好处,和没信佛那些年种种不如意事说给有缘人听。

  回想我从小时就总好有病,成天提不起精神,胆子又小,见人杀这杀那我都不敢看。到了二十几岁,也是不爱说话。那时候,我经常生气,不是看这人不好,就是看那人不好。心总想:我一个人一个屋多好,我谁也不见。有人来给我提亲,我就生气,然后就有病。那时老人说了算,把我订亲给了离家12里路的合发屯郭家。结婚不久,我就又有病,病得死去活来,什么活儿也干不了。后来和郭俊福从家里分出来单过,仍然没得好。

  郭俊福当时在大队开“东方红”拖拉机,天天忙。有点功夫,不是帮他妈家干活,就是帮别人干活,反正总也不着家。我一个人在家,带三个孩子,苦熬度日,过得就像逃荒一样的日子。39岁到40岁,得了两年精神病。刚得病时,自己清清楚楚,就像从天上下来一样。从此天天也不知道做饭,在大街上走,见人就告诉:“赶紧吃斋念佛,修善学好,灾难要来了。”还说再有三、四年共和三圣宫就要重新盖了。当时我看世间人一个个都在苦海中,总想救他们,见人就说就劝,可是没人相信,都拿我当精神病。就这样,足足两年,不知做饭,不知睡觉;白天对人说,晚上对星星说。当时海峰、海龙、海燕他们三个上学,都吃不饱饭。老大海峰上学离家远,饿得不知流了多少泪。这以前,我就全身是病,折腾这两年,身体更是难以支撑。

  41岁那年(1995年),我闹着要去寺里归依,没人领我去。这年阴历二月十九,观音菩萨圣诞日,我求我大姐和我一起去离家七、八十里地的海伦市南兴寺院,正式归依了佛门。也是缘份到了,从此心里也亮堂了,身上也有劲了,也不到处和人乱说了,好像满天的乌云都散了。这之前三、四年,我就供了观音,但那时我什么也不懂。天天不烧香,不拜佛,并且还照样年年在屋里杀鸡杀鸭。第二年的阴历二月十九,我又去海伦南兴寺院受了五戒。从此,鸡鸭鹅什么也不养了,也不杀了。天天吃净口素,念观音菩萨。当时也没人告诉我念,从寺里回来,不知怎的,自己就总想念观音菩萨。跟前有人我就小声念,或心里默念,没人我就大声念。一边干活儿也一边念。白天念观音,晚上看佛书。天天早上,洗手漱口到佛前,一杯净水三支香,礼佛念佛,天天如是。

  为了学佛修行,也遭受了不少磨难,都忍耐过来了。开始我吃素,郭俊福反对。一到吃饭时,他就和我吵闹。我到外边做点好事,他说我越学越傻。但是不管他说啥,我或用佛法给他讲道理,或是不吱声,随便他说。有时他骂我,我不仅不生气,反而还笑起来。几年以后,他看我天天吃素念佛,身体不仅没差,反而越来越好;家里地里的活我还都干,一天还不累,后来他承认吃素念佛是有好处。

  今年我归依佛门十年了。十年来学佛得到的好处和感应,三天三夜说不完。最明显的好处,我的一身病全没了,这是我最高兴的。过去我全身都是病,到处疼,什么都干不了。那些年,不知是怎么活的。头疼,厉害时疼得用手直抱头,脑袋嗡嗡响,耳朵呼呼响,什么也听不见;眼珠疼,眼眶疼;鼻梁子像棒子打着了似的,又麻又疼;牙疼,嗓子疼;舌头裂口很深,疼得不敢吃东西;脖子又硬又疼,睡觉时,胸上就像压了两块砖,上不来气,有3个月最严重,晚上一宿一宿跪在枕头上。因为总咳漱,吐痰,不能睡觉;在厨房涮碗,说腰疼,一下子就把一摞碗扔到锅里;胸疼背疼,就像子弹从前胸打进去,从后背钻出去一样疼;两肋疼,像穿刺一样,啥时上医院检查都说没病;大腿根,骨头也疼肉也疼;腿扎骨凉,还特别沉重,走路带不动;两肩像扛个袋子一样,压得上不来气;走路,脚掌疼得像断了一样。这么多病带在身上好多年,每天都像在地狱里受罪一样,折磨得我死去活来,人瘦得不像样子。归依佛门后,就靠吃素念观音菩萨,再加改过修善,大约有五年时间,一片药没吃,这些病就全好利索了,全屯人有目共睹。

  现在心情特别好。51岁,160斤。和过去比,就是两个人。虽说这么胖,可走路腿像没肉似的轻快。去年自家水井坏了,去东院老奶家挑水,来回将近半里路,一气儿挑了6担水,口不喘,心不跳,晚上也不累。现在心里非常宁静。以前吃饭时忙得慌,三口两口就吃完了。现在不管有什么事,吃饭都稳稳当当。头,清清爽爽;心,安安详详。眼目明亮,耳朵灵敏,总是高兴。有时也生气,但很快就过去。说错话后悔,忏悔完就好。不管和谁有了纠纷,很快认识到都是自己的错。因为我是修行人,我不能让人生烦恼,我要把自己修成看谁都是好人那样。

  没学佛前,我做事只是讲良心,用好心对人。别人用不好心对我,就心里有气,有时气得几天起不来。现在不管别人怎样,也不再恨他,而是怜悯他。见谁有病、有难事,心里就着急,总想我怎么能帮帮他。以前总觉得自己苦,哭得无数。现在不觉得自己苦了,而是总觉得别人苦,总想救人家。也是佛菩萨照顾,海峰、海龙、海燕三个,都非常懂事。海峰上绥化师专三年和念“专升本”两年,知道家里困难,几乎全靠自己打工和做家教挣钱供自己念书。他知道钱来得太不容易了,大专三年没买过教材。又当班干部,又入党,又家教,这么多事,学习不仅没受影响,而且今年还获得国家奖学金。全校师生称赞,全屯人羡慕。上学这些年,扣除家里给他拿的钱,累计还往家里拿回四千元钱,上学等于没花家里一分钱。这不都得感谢佛菩萨吗?!

  前年我老哥来,见我身体也好了,日子过得也像样了,孩子一个个也都挺有出息,很是羡慕。赞叹说:“你这佛没白学。”自己也觉得学佛太好了!和从前比,我就像重新托生了一样。愿有缘人,都能早入佛门,现生少烦恼,临终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永远离苦得乐。(黑龙江海伦吕荣)

  【注】 吕荣是我老姨,去年因事回老家见到她,和我说起这些年她学佛得到的种种好处,令我十分感动。一个农村妇女,整天劳动,又没什么文化,学佛条件也远不如城里,可却学得这么好,这么有受用。自愧不如的同时,发心将其记录整理出来,与众共勉,同受法益,同沾法喜。

  (惭愧居士2004年11月2日记录于海伦共和镇大架子屯,2005年3月19日整理于大庆,全文曾刊载2005年4月1日浙江《奉化佛教通讯》第3期。)

   

  ©声明:本文网络转载,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