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学佛之路(二)

    专修大悲咒以后,在生活上有很多明显的改变。比如:放下了仇恨,撕裂的亲情和好如初,家人团结和睦,儿子也安乐易养,生活中的事情所求遂意。下面会详细说一些:

  求财

  2015年底,末学做了几个月的微商。宣传很卖力,但一直没有订单。末学请菩萨帮忙开单(促成第一笔生意),马上就来了第一笔生意,订单还比较大。末学很高兴,用这钱去放生了。但后面又没有生意了。同做微商的还有其他专修大悲咒的师兄,她生意很好,末学就思考我们的不同。最大的不同:她每天持咒上千,而末学只有两三百。于是末学就在菩萨面前说要向她学习,精进修行,也要日诵千遍大悲咒。于是,在第一次大悲咒冲千成功后的第二天,菩萨给末学送来了一个大订单。客户是一个不认识的人,我们聊的上一句话还是在半个月前说的。就在末学冲千后的第二天,她直接把钱转给末学了。能解释的只有佛力加持!从这件事后,末学悟到:最重要的是持咒,如果把心思用在赚钱上面,持咒少了,障碍消不了,钱都赚不到。持咒多了,没福报也会有福报,有障碍也会扫清障碍。于是,末学停掉了微商,一门心思的在家相夫教子持咒。

  子女

  孩子刚出生时身体很不好,容易生病,周岁以内已经因肺炎住院两次,还有开水烫伤等灾祸。那时末学注意到儿子脑后开始长出一个小肉瘤,而且越来越大。在末学专修大悲咒以后,儿子的身体情况越来越好,2岁以后基本没去过医院了,偶尔感冒发烧,在家里休息两天就好了,也不用吃药。脑后的小肉瘤也不见了,只是原来地方的颜色跟旁边不一样。

  孩子教育方面比较费点心。因为孩子没福,性格内向敏感,需要亲切负责的老师耐心引导。2016年刚进幼儿园就碰到跟他有孽缘的老师。别人削尖脑袋要挤进的公立幼儿园,我们只上了一个月就退学了。没福报,好的学校都待不下去。转学去了一家私人开办的小型蒙氏幼儿园,老师很亲切负责。我们原本很满意这家,结果发现这个校长兼老师是个基督徒,同学也有很多小基督徒,他们排斥佛教。孩子在这样的环境里每天洗脑,老师也会给家长洗脑。那段时间末学不堪骚扰,但没地方转学,只有忍着。而且这个老师一直怀疑末学儿子有身体和智商上的问题,有感统障碍。末学很担心,把此事跟菩萨絮叨了。菩萨以某种方式告诉末学:孩子没有问题!末学请菩萨帮忙找一个新幼儿园:提倡蒙氏理念,学传统文化,学校环境好,学费合理,离家近,老师亲切专业,认真负责,与我们有善缘。看看这些条件,末学都觉得难。但是几个月后,菩萨真的帮末学找到了这样的学校!幼儿园的副园长就是专修净土的佛子,而且是非常有经验的弘扬传统文化的国学老师!儿子在这个幼儿园很开心,变开朗活泼了很多,在老师们眼里是个很优秀的孩子。这么难的事情,菩萨都满愿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一心靠倒菩萨呢?现在儿子也在念大悲咒,每天有定课。他对佛菩萨很有信心,也很敬畏。我们唯一需要努力的,就是每天多多持咒,其他一切都不用操心!

  改变自己

  以前末学觉得自己很聪明,门槛精。末学还总笑话憨厚的先生,说要不是末学,他被人卖了还帮数钱。但末学的痛苦不就是来源于自己的“精明”吗?精打细算,斤斤计较,不肯吃亏,要求绝对公平,不服弱不认输。因为不服输,所以心里会有怨气和嗔恨。嗔恨就是囚禁末学、让末学痛苦的元凶。反观先生,天大的事,他转身就可以放下,像没发生一样,一点都不往心里去。他总是傻乐,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每天一张笑脸。现在末学才发现,原来真正智慧的是先生。

  既然学佛了,就要改变自己,改变原来那个心胸狭窄、不知善恶、随意造业的自己。

  

  学佛初期,骄傲的末学很抗拒改变自己,想偷懒用多念经念咒的杂修方法增加福报,改善周围的境遇。因为没有从心地上用力改变自己,继续种恶因,违缘增多,自己也越来越迷茫,差点放弃信佛。直到进群后,才明白不光要修行,还要修心。在专修大悲咒初期,自己没有力量对抗业力习气,每次因为发脾气后愧疚烦恼。向群里师兄们请教时,师兄们都建议末学不要想太多,只管在群里待着,只管念大悲咒,越多越好。在精进群第一年,修行的重点是保证功课,尽力冲高。那时知道了冲高的好处,持咒越多,越顺利。时间长了,觉得真的好像有不一样了:不像以前那么冲动了,不那么固执了,不那么骄傲了,能够发现自己越来越多的缺点了,与人有矛盾时愿意承认自己错了,不再倔强的顶嘴抬杠了,感觉心开始柔软了,这都是大悲咒的力量。有时遇到突发事情,酝酿暴躁的情绪时,心里能感受到一个坚实的依托,它提醒末学要冷静、要反省。

  在精进群的第二年,感应没有进群初期那么明显和频繁。家里的矛盾和冲突多了,孩子上学的问题也很紧迫。那时觉得分身乏力,要处理家务和外面的事情,又要忍受冲突烦恼,还要保证功课。但每天坚持看守月亮师兄的博客,一打开电脑就看最新的博文。在菩萨加持和精进群的修行氛围下,末学坚持着继续前行。修行的同时,会翻出越来越多的业障。那时不明白,越来越多的烦恼,让末学开始疑惑和担忧未来。疑惑的是:“自己不是在精进持咒吗?为什么越来越烦恼?为什么会不顺呢?”担忧的是:“这么多烦恼,自己能坚持一辈子吗?”

  末学开始冷静思考:为什么烦恼这么多?是外界原因,还是自己的原因?末学观察每一件烦恼的事情,它的起因和自己的感受。后来发现,让末学痛苦的是新执着。比如:末学要持咒,不想跟先生说话,不能陪孩子,需要他多付出;比如:末学自以为心无挂碍,实际上是对家人少了关心,不再陪先生欢笑和看电影,而是简单冰冷的结束沟通;比如:末学在公婆家尽力扮演好媳妇,而在先生面前却大发脾气。

  在一次发了大脾气,我们的关系降至冰点时,佛菩萨怜悯末学这个愚痴弟子,善巧安排让末学在游乐园看到了一个二胎妈妈对自己老公、对儿子、对服务员不停地发脾气,在吃饭的地方也看到了她对餐厅服务员发脾气。末学当时还在想:女人发脾气时的样子真难看啊。由此想到了自己对先生对儿子的态度,一下子清醒了,这不就是末学自己的样子吗?当下赶紧向先生忏悔道歉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作为家庭成员,末学只想到自己的需求,而且与家人缺乏沟通,计较着付出回报,不如意就起嗔心。这些都是烦恼的根源。

  记得滕师兄说过:“如果觉得有烦恼,那是因为自己没修好。”其实事情本身没有好坏顺逆的性质,只是末学的根性遇上它们,就暴露出问题。有五毒,就有烦恼。烦恼是内心贪嗔痴慢疑遇到对境后,投射在我们习气里的影子。

  比如:末学受不了别人声高或者冲末学发脾气。但末学父亲却是对谁都会突然发脾气的人。好几次他突然高声指责或者冤枉末学,或者他有什么要求,末学没有听懂,多问一句确认一下,他就会大发雷霆。末学一下子就会起嗔恚情绪,也高声还回去。但通常还回去后不久,就会后悔自己态度不好,常常为此很烦恼,不由地抱怨造口业。但指望别人改变,不如改变自己。末学烦恼的根源是:自己起嗔恚心,而不是父亲发脾气。末学顺着嗔恚心往下找原因,原来是因为自己有傲慢心:受不了别人说不是,觉得自己是对的,觉得自己应该受到尊重。如果自己没有傲慢心,当别人发脾气时,自己应该起的是惭愧心,当下接受。至少应该关注到对方当下的情绪是受伤的,所以表现出愤怒。至于对方为什么这么容易受伤愤怒,那是他的业力在作用影响,被业力习气牵引的众生都是可怜的。如果末学想用正确的做法,就应该包容他们,可怜他们,就像可怜被业障蒙蔽的自己一样。

  妄念

  第三年,也是修心的一年。回首过去,末学虽然改变了很多,但仍然还有很多毛病反复发作。有时很沮丧:为什么控制不住脾气?为什么还没有改正过来?因为自己业障深重,脑海里经常蹦出来一些诽谤三宝的念头,控制不住。恶念一出来,自己都吓一跳,赶紧忏悔。但心里非常愧疚以至于不敢看菩萨,不敢去佛堂礼拜。末学曾问菩萨:为啥心里会突然冒出恶念,得到的答案是妄想太多。末学的修行重点要放在减少妄想上,专注当下:拜佛时,忆念佛恩;持咒时,耳听咒音。的确,在信佛之前末学常有诽谤三宝的行为,还有恶业未消。所以现在更加不能因为害怕恶念而远离三宝,更加要祈求菩萨的加持,更加要坚持精进修行,早日身心清净。专修三年后,冒恶念的情况好了很多很多,末学相信不久的未来会彻底根除。虽然发现自己偶尔还会冒出恶念,会有些挫败感,但马上会安慰自己,不能对自己要求太完美,要允许自己有进步的过程,只要方向正确,总会达到目标。

  包括恶念在内,我们生活中遇到的烦恼,不会说断就断,只要不失望,不放弃,总会彻底根除。而且末学发现进步是螺旋式上升的,进步一大步,退一小步,然后再进步一大步。有些考验反复出现,反复敲打,直至自己把念头转过来,习气完全磨掉。曾经有过放弃的念头一闪而过,觉得修行好累,要求好高啊,不如什么也不管快快乐乐的。这个念头把自己吓坏了,好像自己拿着把刀要割断手里的救命绳。马上意识到这是业障,可能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思维。这些魔障要末学堕落,末学偏不!末学的犟劲很合时机的上来了:“我就是要修行,一定不放弃!一定要去极乐世界上品上生!”一位智者说过:“坚守你所选择的法门,穿越困难和怀疑,穿越激进和停滞,穿越那些不可避免的起起落落吧。”

  说到妄念,也是末学的大毛病,特别是带负面情绪的妄想。学佛前末学总是把不喜欢的人和事想象成张牙舞爪的样子,脑补斗争大戏,让自己很焦虑。在学佛以前,独处发呆时,末学会不受控制的想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妄想中的敌人把末学训练成了时时刻刻都准备战斗的武装分子,性格冲动、激愤。一些大德开示要刻意训练关注当下,末学用很多办法训练专注力,可以减少妄想。但有时妄想还会在自己不注意时找上来,直到愤怒翻腾了很久才发现。等把自己抓回现实,还是有一部分情绪残留。妄念中的愤怒,是基于现实中的抵触。末学开始尝试不去排斥这些人和事,用正面的情绪去想象这些事情。在妄想中它们能让末学愤怒,为什么不能让末学高兴呢?末学想象自己接纳这些,一切也都进行得很好。虽然这个过程对于习惯悲观思考的末学来说很别扭,但有用的是,当末学内心接纳它们以后,似乎它们也变得可爱了。其实事情要说谁对谁错,因果纠葛难以说清。一位大德说:如果错在别人,就要发愿自己永远不要如此对待他人;如果错在自己,就当下忏悔永不再犯。

  有时一件事情发生突然,末学来不及理性的思考应对,就“撞”过来,嗔恨就像疼痛一样升起自然反应。对末学来说,控制情绪真是个难题。一起嗔心就要发起脾气,五脏六腑都被揪起来了一样,很酸胀。这种力量像不羁的野马横冲乱撞,想要通过行为发泄怒火;又像是捕食的蟒蛇,缠住末学的思维,不能仔细思考。专修大悲咒多看群里的法布施后,渐渐发现,发脾气的时候,有时会有个理智的念头(末学相信它是佛力加持)提醒末学冷静,有时看过的法布施的内容会出现,它把末学带离这个愤怒的力量。末学依然能感受五脏六腑在扭拧,但自己头脑是清醒的,不受那个疯狂的力量控制。末学冷静的看着这个情绪,等它开始衰减时,心里对它说:“你走吧,你不属于我。”它真的就消失了。有这么几次,让末学有这样的亲身体验,从而发现,情绪真的不属于自己。它怎么来的怎么走的,都是无影无踪。负面的情绪,其实是我们内心自认“受伤”后,难受的感受。它有轻重缓急的区别,是由内在的五毒和外在的对境而决定的。很多人为了转嫁这种“痛苦”,躲在“我执”后面采取回击,就会升级成指责抱怨,甚至暴力冲突。

                       作者:精进群八班佛弟子

  ©声明:本文为作者投稿,没有版权,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