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想请大仙,竟然来了一个挑粪工?

  [白话:]《灵学丛志》第三期的杂纂第九篇记载了一个故事:盛成讲述生魂上乩的故事。

  盛成的父亲有一天焚符请仙降临乩坛,结果乩大动,在乩盘中画两个圆圈和一条直线,经历了两个小时这么久,没有其他的内容。盛成的父亲和其他人以为是他们不严肃,触怒神灵,于是相继叩拜,结果又是这样画两个圆圈和一条直线,大家都很恐惧。

  正好家中有人从单家桥回来,说桥下有一位挑大粪的工人昏倒在路上,嘴里呓语喃喃,好像得了急病,应当赶紧过去救人,迟了恐怕来不及。

  于是盛成的父亲立即焚烧送符,然后过去一看,挑粪工人已经苏醒了,他说:我刚才做了一个梦,去到一个地方,香烛辉煌,有很多人向我叩拜,我没什么回应的,于是就在沙盘中画了一幅画,两个粪桶,一条扁担。

  结果他们叩拜更加厉害,更加恭敬,我不得已,之后继续画我的生活图,继续画粪桶和扁担。

  盛成自己说从此以后,信扶乩更加诚心了。印光大师说,我认为盛成的信诚,真是知进而不知退啊。你看看,想请大仙,结果来了一个挑粪工,画了无数的粪桶扁担。

  假使没有人从桥上经过,大家可能会浮想联翩,可能会说这幅图里面有很多玄妙啊,恐怕是仙圣开示的执中贯一,执两端而用其中等等这样的深奥妙旨啊,断然不敢臆断说:这是两个粪桶一条扁担而已。

  等到挑粪的仙人说破之后,那就一文不值了。对挑粪工勤恳半天,真是不胜惭愧惶恐啊。要知道,虽然实际上确实有真仙,但是呢,假冒的却远不止挑粪工一人啊。智者可以觉悟了。

  [原文:]如灵学丛志第三期杂纂第九篇,盛成述生魂上乩,谓其父一日焚符请仙,乩大动,就盘中作两○一│,历二时之久,无他异。其父与在坛诸人,谓为不肃,触神怒。相续拜叩,又如是画,众皆恐惧。

  适家人有归自单家桥者,言桥下一担粪夫昏卧道中,口中呓语喃喃,状类急症,宜速救之,迟恐不及矣。其父即焚送符往视之,担粪夫已苏。且言曰,吾梦往一处,香烛辉煌,诸人向吾叩拜。吾无以应,乃就盘中绘吾二桶一扁担以示之。彼等叩拜尤甚,且敬,吾不得已,只有数数绘吾生活图耳。

  成自谓由是信之之诚,与日俱进。吾谓盛成之信之诚,可谓知进而不知退耳。夫请仙而担粪者来,画扁担粪桶不计其数。使无人来自桥上,将谓此图有许多玄妙,怕是仙圣所示,执中贯一,执两端而用其中之奥旨。定不敢臆断曰,此粪桶也,扁担也。及经担粪仙人说破,则一文不值。半日勤恳于担粪夫,不胜惭惶矣。故须知实有真仙,而伪者又不止担粪夫一人也。智者可以悟已。

  光拟于月半后他往,月余即返。返时或绕道至沪,当趋贵局一晤,以请教益。祈此后概勿发信,免致误失。(民七 七月十二)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丁福保居士书六》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