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的今天,印光大师为何如此痛哭流涕长叹息?

    [白话:]如果依照通途法门,只靠自力修行,想要断惑证真,了脱生死,很多人都只是培植福慧善根而已,没办法高预圣流。

    例如王十朋,苏东坡,黄庭坚,曾鲁公等人,他们的前世都是铮铮出众的高僧啊,但是这一生已经比不上前世了,他们的来世又不知道是什么结局啊。

    想到这里,真是让人痛哭流涕长太息啊。如果不发愤专修净土法门,仰仗阿弥陀佛慈力接引,往生净土,就不是大丈夫的行为啊。

    印光大师自谦说:印光狂妄无知,辱承厚爱,六月三十接到您第四封信,本来想要回复,因为人事搅扰,加上晚上不能写信,所以推迟到初二白天又接到第五封信,于是忘掉自己的陋劣,随意乱写,也知道自己的知见刺伤您的雅目,只是籍此略表自己的愚诚,是否得当,还请您垂慈慧察。1917年七月初五。

   【原文】依余法门,仗自力断惑证真,了生脱死,多多皆是但植福慧善根,不得高预圣流。

   王十朋,苏东坡,黄庭坚,曾鲁公等,皆是前生铮铮出众之高僧。而此生已不如前生,来生又不知如何结局。

   思及此,可为痛哭流涕长太息。若不发愤专修,仗佛慈力,往生净土一法者,非夫也。

   印光狂妄无知,辱承厚爱,于六月三十接第四次书,即欲复书,以人事搅扰,兼以夜不能书,故迟至初二日得接第五次书,遂忘其固陋,信笔乱涂。亦知见刺雅目,藉兹略表愚诚。其当与否,祈垂慧察。(民六 七月初五)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丁福保居士书四》编译,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