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对往生者家属的恳切开示

  [白话:]之前在扬州的时候,得知太夫人身婴贵恙,阁下回到上海侍奉。当时认为太夫人年过七十,净业已经成熟,或者想要警策同仁,用自己的西归净土这件大事,为众生作当头棒喝。

  等到印光大师九月初四到上海,次日见到云雷,说太夫人已经康复,阁下也已经回北京数日了,不胜庆幸之极。

  谁知道太夫人毕竟还是不愿久住娑婆世界,以身说法,唯愿一切的亲朋眷属,都能知道世相无常,有生必有死,希望大家都能笃修净业,速求出离这个五浊恶世,早日彻证我们本具的天真佛性。太夫人可谓是真大慈悲,现身说法啊。刚才接到云雷的信,心里甚为悲伤。

  然后又想到太夫人的用意实际上是希望我们都能免除轮回之苦,所以示现来去而已。值得感伤的是,阁下失去恃怙,闺范坤伦失去导引而已。虽然这样,但是太夫人既然已经神超净土,业谢尘劳,九品莲花为父母,阿弥陀佛为之授记一生修成等觉菩萨,纵然阁下天眼未开,不能彻见这样的盛况,但是在太夫人的覆庇分上,却是丝毫没有间断,而且比往昔更甚。

  请您节哀,为太夫人念佛,希望太夫人莲品转高,速证无生法忍。断然不可以过于悲伤,导致双方都没有益处。

  印光大师说自己忝蒙不弃,得预友伦,但是财、法都贫穷,无以为礼,只有在朝暮礼诵的时候,为太夫人回向菩提,以尽方外友谊而已。

  【原文】前在扬州,知太夫人身婴贵恙,阁下回申侍疾。意谓年过七十,净业已熟。或欲警策同流,以西归一大事,为当头之棒喝乎。

  及光于九月初四至申,次日见云雷,言太夫人身已康健,阁下亦已回京数日矣。不胜幸庆之至。

  谁知太夫人,毕竟不欲久住此界,以身说法。唯企一切亲朋眷属,咸知世相无常,生必有死。笃修净业,速求出离此五浊恶世,彻证吾人本具之天真佛性而后已。可谓真大慈悲,现身说法也。适接云雷之信,心甚悲伤。

  继思太夫人,实欲免吾等轮回之苦,示现来去耳。所可伤者,阁下失恃,坤伦失导而已。虽然,既已神超净域,业谢尘劳,莲开九品之华,佛授一生之记。纵阁下天眼未开,不能彻见。在太夫人覆庇分上,固不间丝毫,更甚曩昔也。祈节哀念佛,以企莲品转高,无生速证为事。断不可过为悲伤,以致彼此无益也。

  光忝蒙不弃,得预友伦。财法俱贫,将何为礼。亦只可朝暮礼诵时,为太夫人回向菩提,以尽方外友谊而已。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与徐蔚如居士书二》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