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对于《六祖坛经》的开示

    [白话:]这篇是印光大师对于《六祖坛经》的开示,非常重要。

    很多知识分子把《坛经》作为必读推荐书目,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算是种个善根,我们不必去管。

    但是对于学佛多年的人来说,如果不明白印光大师的这番开示,那就只好因果自负了。

    印光大师说:禅宗贵在参究,不贵讲说。

   《坛经》虽然也有义路,但是如果你没有开宗眼,那么你依文解义,要不就是挽宗作教,要不就是以迷为悟。所以唐朝的宰相裴休评价《坛经》说:其旨则疾成佛道,失其旨则速入泥犁。

    印光大师说自己对于教门也不通,更何况宗门呢?但是宗门教下这两宗的门庭,颇知一点入门的路径。可惜自己没有脚,又没有眼,所以没办法去涉足。

    印光大师说自己没能力涉足宗门教下,你有没有能力呢?自己看着办。末学没有能力,所以老老实实修净土法门,绝不东想西想。

   《坛经》能够利益世人,也能误导世人。

    如果有人能够于法法头头,揭示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要旨,同时又完全不违背教门法义,那么把这种人称之为六祖出世,也不算过誉啊。

    如果做不到这样,既不能让人明心见性,又可能会导致因为参究禅宗却不知不觉背离了教义,那么宗教这两方面的利益都失掉了,那就应了裴休的第二句:失其旨则速入泥犁。泥犁就是地狱。那就不如还他本来面目为好啊。

    阁下利人之心甚为迫切,印光大师说自己防止误导他人的心也很急切,所以不得不预先说起,以此尽自己作为知己的区区愚忱而已。

    禅宗的语句,须另具只眼才能明白,如果不能善会其意,那就未免会依文解义,做三世佛怨啊。如果违背教义,那就变成离经一字,即同魔说。

    对于容易的人来说,就易如反掌,对于难的人来说,那就难如登天啊,如果不是宗教两门都已经通达无碍,不是已经双眼圆明之人,那就不宜轻易从事注解《坛经》啊。

   【原文】又禅宗贵在参,不贵在讲。坛经虽有义路,若不开宗眼,不是挽宗作教,即是以迷为悟。故裴公美云,得其旨则疾成佛道,失其旨则速入泥犁。

   光教亦不通,何况乎宗。但二宗门庭,颇知入路。惜无足,又兼无目,故不能一涉藩篱耳。

   此经亦能利人,亦能误人。

   若能于法法头头,揭示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旨。又复不背教义,即谓六祖出世,亦非过誉。

   否则既不能令人见性,又或致因宗背教,则宗教两益皆失,应公美次句之义,固不如还他本来面目为嘉耳。

   阁下利人之心甚切,光防误人之心亦甚切,故不得不预白,而以尽知己之区区愚忱而已。

   禅宗语句,须另具只眼,若不善会其意,未免依文解义作三世佛怨。若或违背教义,只成离经一字,即同魔说。易则易如反掌,难则难如登天。非宗教具通,双眼圆明之人,固不宜轻易从事注解此经也。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丁福保居士书九》编译,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