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弘法的时代,竟然如此危险?

   
    [白话:]现在的时局,危险万分,上海除了租界之外,凡是中国的地界,大部分人都搬走了。

    今天中午一点多,江梵众居士过来,问他们为什么过来,他们说想看名胜古迹,参拜高人。

    印光大师让他们快速回四川去。他们说能不能迟一个星期再回去啊?

    印光大师说,你们没有什么要紧事,为什么要故意推迟呢?假如中日战事一起,那时候就进退两难了。明天就回去,避免家中年迈的父母倚门盼望。他说明天一定回去,随即就走了。

   【原文】现在时局,危险万分。沪地除租界外,凡中国地界,大都搬去。

    今午一句余钟,江梵众居士持书至。问其为何而来,言欲观名胜,并参拜高人。

    光令速即回川,彼云可迟一星期否。

    光云汝无要事,何得故迟,设若战事一起,则进退维谷矣。明日即归,以免高堂倚门之望。彼云明日定归,随即告退。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谢慧霖居士书八》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