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是如何面对他人过头赞誉的?

 

  [白话:]昨天接到您的手教(手教是恭敬对方信件的说法),感谢不尽,印光大师说自己是北鄙庸僧,对于佛法,完全无所得,即便有所谈说,也多数属于狂妄,不被您怪罪责备,已经属于大幸了,怎么能如此过头赞誉呢?真是感慨之极,惭愧之极。

  印光大师说自己宿世多有罪咎,所以生下来就患了眼病,六个月之内,不停的号啕哭泣,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从来没消停过。幸亏承蒙宿世善根之力,得睹天日以及佛经,真是大幸。阁下的相关注解,字迹太小,一概不敢看。

  之前说看了百分之五,这百分之五当中,十有八九都是看杂记,注解只看了十分之一二而已。只是随便看看,从来没有一张纸从头到尾看完,然而阁下居心如此谦虚,何必要等到我这个盲人一一解释呢?必定能将所有的是是非非完全了知。

  [原文:]昨接手教,及八朝全诗,感谢不既。窃念印光北鄙庸僧,于佛道法,了无所得。纵有谈说,多分狂妄,不见罪责,已属大幸。何堪过誉如是之甚,感极愧极。

  光宿多罪咎,生即病目。六月之内,号啕哭泣,除食息外,了无休时。幸承夙善,得睹天日及与佛经,是为大幸。阁下所注,字迹过小,概不敢看。

  二十分之一者,此一分中分十,于杂记中居其八九,注字只居一二而已。但取便略看,绝未一张毕业者。然阁下居心如是谦虚,何待盲人一一见示。当必是是非非,自己无不了知耳。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丁福保居士书六》编译,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