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清朝大家族真实因果轮回的前世今生

  苏州平望人黄景范,生于崇祯辛未年(一六三一年),家住在南浔。黄景范在壬辰年(一六五二年)六月十九日那天(时年二十二岁),忽然开始感到眩晕,到了二十二日早上,突然头痛难忍,竟然昏倒在地。迷迷糊糊中,只见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流血的人,手里拿着大刀,对他喊道:“还我的性命来。”

  这时候,忽然出现一个老和尚,右手拿着禅杖,左手拿佛珠,对着那人呵斥说:“慢来,慢来。”那人说:“我胸中的积怨已经长达七十多年了,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叫我怎么能住手?”老和尚举手说:“阿弥陀佛,饶人是福。如果生生世世冤冤相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停止互相伤害?”

  那人说:“您说得很对,可是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怨气,今天就不伤他性命罢了。”说完,用手抓住黄景范的舌头,一刀割了下来。老和尚说:“算了吧,把舌头还给他吧!”那人说:“要还给他也行,但是要等我的怨气消了再还。”说完拿着断舌跑了。这时老和尚也要走了,对黄景范说:“你还认得我么,我就是当初的云栖老人,你如今不必着忙,一百天之内一定会有消息。”

  黄景范醒了过来,见家人团团围住他,他想说话却说不出来,还好舌头仍在,只是觉得喉咙和心口有点痛,身体上并没有别的痛苦。

  当天夜里,黄景范躺在床上,恍惚间看见一个女子在窗外叫道:“你睡得好舒服呀!”女子说完,向他抛撒泥沙,他顿时觉得浑身又麻又痛。这时候忽然出现一个武士,手拿着白伞遮护他,使得那个女子抛撒的泥沙撒不到他身上,好几天晚上都发生了这样的情形。景范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武士告诉他说:“我奉觉王(即是佛陀)的命令来保护你,我手中所拿的是悉怛哆般怛罗。”景范想:“这是楞严咒心,正是我平日常常持诵的,那我现在更应该努力诵咒吧!”

  第二天,黄景范就开始虔诚持念楞严咒心,晚上见武士手里所拿的伞变得加倍大了。第三日继续念咒,只见到伞,并不见武士。第四天景范又接着念,到晚上伞和那女子都不见了。于是他每天默念神咒,病虽没有痊愈,但是已经没有大碍了。他一心省察自己平日的罪过,想起了老僧所说百日之内的话,因而感到庆幸。到了七月十五这天,他请出家人来做佛事礼忏,打听到云栖老人就是莲池大师,曾经在云栖弘扬佛法。黄景范思念大师心切,以至于连做梦都梦到大师。

  黄景范的母亲担忧他久病不愈,于是请人打卦求问得病的因由,结果打卦说是有鬼神作祟,还有许愿没有兑现所导致的。景范想,如果是神明的惩罚,就应该斋戒反省过错,不应当杀生祈祷,这样反而是在造作罪业。至于许愿这件事,想来只有正月初曾经梦见一个人告诉他,说他夏末秋初的时候有难,如果能抄写净土经一部就可以免除。他后来想写却没有写成,所以下决心八月初七开始抄经。

  这天夜晚,黄景范忽然梦到他的父亲对着他哭泣,于是他发愿以抄写经文的功德,祈求佛力加持,如果父亲还活着则能够尽快还乡,如果已过世则能够得到超升,并选择在他父亲的生日那天开始写经,计划九月二十九日写完。

  到了二十九日午后,黄景范忽然觉得心痛,并口吐鲜血,到了夜里一更天的时候,忽然觉得身体掉到床下,看到一个老人和一僧人前来,僧人向黄景范笑着说:“你为什么贪念身体这个苦本?你如今怨债已经偿清,可以和我一起到主人那里走一走了。你可以静心听我诵经。”

  于是僧人诵念起《金刚经》,黄景范一面听僧人诵经,一面跟着他走,僧人诵完经时,黄景范的心已经不痛了。这时候,僧人停住脚步,对老人说:“你和他一起进去,请掌管生死簿的鬼官为他说明前世的因果。”于是黄景范跟着老人进入了一座内庭,老人同黄景范一起跪在阶下,见一个戴着礼冠的鬼官,威严地坐在帐幕中,身旁有很多的侍卫。

  老人很有礼貌地说明来意,有一位戴大冠帽的红衣人,拿着簿子走到阶下,对黄景范说,你如果想知道自己前世的因果,就要仔细听我为你讲解。说完命令手下把一个叫“刘之麟”的领上殿,一会儿,一个人来到阶前,原来就是那个割景范舌头的人。红衣人说:从前有个叫刘大臣的人,号公超,他家世代都在北京做官。刘大臣生于嘉靖二年(一五二三年),大臣有三个儿子,长子叫刘之麟,是刘大臣的老婆金氏所生,刘之麟快满月的时候,他母亲金氏就死了。于是刘大臣又娶了陶氏,陶氏生了二儿子刘之宝和三儿子刘之茂。等到儿子长大后,刘大臣为大儿子刘之麟和柳青臣的女儿订亲,为二儿子刘之宝和姓周的女儿订亲。柳氏长得很漂亮又有才华,而周氏长得既丑又笨拙。

  到了两个儿子成婚的时候,柳氏嫌弃丈夫刘之麟长得丑,而二儿子刘之宝嫌弃妻子周氏长得丑。而刘大臣的后妻陶氏性格强悍又有机谋,她暗中察看出了其中的隐情,于是就常和大媳妇柳氏说二儿子刘之宝长得英俊,并设计使叔嫂通奸。二媳妇周氏对这件丑事略有所知,于是就有怨言。柳氏知道以后,就邀请周氏喝酒,周氏喝了酒感到腹痛,怀疑酒里有毒,就去婆婆陶氏那里告状。陶氏怕丑事泄露出去,于是好言安慰周氏,并把周氏留在房中喝酒。到了半夜,陶氏忽然用刀直刺周氏的心脏,将其杀死埋到床下。第二天,刘之宝假装找周氏找不见,于是对大家说她随人私奔去了。而刘之宝与柳氏的关系越来越难舍难分,刘之麟也略微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

  陶氏怕事情败露,于是阴谋要将刘之麟害死。她先把刘之宝藏到床下,然后请大儿子刘之麟前来,假意商量如何捉刘之宝和柳氏的奸,然后趁机把刘之麟灌醉。陶氏见时机成熟,她忽然掐住刘之麟的喉咙,呼叫躲在床下的刘之宝说:“快下手,快下手。”刘之宝于是从床下钻出来,砍死了大哥,并与陶氏悄悄打开后门,把刘之麟尸体扛到二三里外,丢弃在街上。到了第二天,路过的人认出刘之麟,通知他家去收尸归葬,而家中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刘之麟是被什么人杀害的。在杀害刘之麟的当时,又因为有几个奴婢在房中走动,刘之宝害怕她们会泄露消息,就将她们残忍地杀害灭口。接下来陶氏就劝说丈夫让柳氏与刘之宝成婚。而婚后家中经常闹鬼,请人祈祷、祭神也没有用。这样被鬼闹了近三年,刘之宝也到了二十五岁了。

  一天,有僧人手执铁杖,到他家门上化缘。刘之宝因为僧人说的话很奇特,于是把他请到家里,问道:“我家里有很多的怨鬼作崇,大师您有办法解决吗?”僧人说:“治鬼是非常容易的,但需要先治心。因为心为万法之主,心邪则邪至,心正则邪灭。”刘之宝于是又问:“什么是正心之法?”僧人说:“把天理人心四个字搞明白,就懂得了治心的方法。”刘之宝接着问:“要怎样做人,才能合乎天理?”僧人说:“只要能够以平等心处世待人就行了,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刘之宝低头思考了很长时间。

  僧人说:“我是来化缘的,你如果肯舍,那么所有的怨鬼都会一起消失,如果不肯舍,那么这么多的怨鬼作怪就没有尽头。” 刘之宝问:“您要化什么东西呢?”僧人说:“柳氏。”刘之宝说:“柳氏是我的妻子,这怎么能舍得呢?”僧人以禅杖指着刘之宝的心说道:“天理人心,你舍不得,那别人妻子又怎么能舍得呢?”刘之宝听后大惊,僧人于是走了出去,刘之宝跟着找到门外,却已经不见僧人的踪影了。

  刘之宝于是开始独坐反省,良心大发,深深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不已。于是他就想到五台山,去寻访这位僧人,请求改过自新的办法,但是父母却不同意他去。刘之宝只好又在家里住了三个多月,而鬼魅闹得越来越厉害了,每天都让人坐卧不安,于是他下定了要去五台山的决心。在京西山有座碧云寺,寺里有两个出家人,其中一个叫云松,他曾经为刘之宝前母金氏礼拜念经,和刘之宝相识,于是刘之宝就到寺里去找云松。当时,寺里另一个出家人碧严已圆寂,只有云松还健在。之宝于是就邀请云松一同前往五台山。两个人来到了五台山,却找不到那个奇僧,于是在那里住了一年多。后来,听人说云栖有个莲池大师在那里弘扬佛法,于是和云松一起去了云栖。见到莲池大师之后,莲池大师问他们为什么而来,刘之宝详细地坦白了他以前的罪过,并请求忏悔。莲池大师于是教他忏悔之法,并让刘之宝苦行三年,三年满后,为刘之宝剃度,授了大戒,取名大惠,云松改名大慧。

  大惠既已出家,在云栖一住就是十多年,直至崇祯二年(一六二九年),听说密云圆悟禅师在玄墓,大惠就到那里向密云圆悟禅师问法:“不入惊人浪,难逢称意鱼,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密云回答说:“这里无水又无鱼,说什么惊人称意的话?”大惠听了有所领悟。大惠又回到黎山,过了两年就去世了。死后,大惠的神识去见阎罗天子。判官评判他说:“你这个人年轻的时候虽然造了很大的罪恶,但所幸后来能悔悟并出家。但因为出家的时候没有说法利益众生,所以马上送你再投胎做人,你来生虽然有智慧,但是却没有厚福。”

  大惠说:“我当然不敢奢望厚福,只是前一生出家,却没有修行成就,所以来生唯一的希望是能长寿,以希望有足够的时候修行超越轮回苦海。”阎罗天子赞叹说:“本来你来生的寿命只应当是二十五岁,今天因为你发愿修行,这个志向值得嘉奖,所以寿命增为四十九岁。”大惠又说:“因为我前生造罪连累父母,并且害死了我的大哥、大嫂和妻子。我发愿来世救度我的这些亲人,而现在也不知他们命终投身到哪里去了,愿我投生的地方能靠近他们,这样就可以劝化开导他们学佛。”

  阎罗天子命判官告诉黄景范说:“你的前母金氏,已投生为沈氏,碧云寺的碧严和云松已经投胎做了她的两个儿子。你的父亲刘大臣,因为活着的时候造了一些罪孽,所以堕落为女身,又因为与金氏有前缘,所以托生为云松的女儿。你再去投生将做她的儿子。你的生身母亲陶氏死后为饿鬼,饿鬼的罪报已经受完,现在投胎为驴,所以你见不到她。你的妻子柳氏死后受饿鬼报之后,投生为猪,然后再投生为羊,之后又再投生为猪。后来她做猪才三个月大的时候,因为食料少,于是它把食物让给母猪吃,而自己甘愿饿死。土地神知道后上奏上天,上天为表彰柳氏作为畜生居然还能行孝道,于是嘉奖她恢复人身,现在已经托生为女身,她和你还有五年的夫妇缘分。”判官说完后,就把大惠送去投生。

  红衣人说完这个真实的故事之后,又对黄景范说:“现在的你,就是刘之宝转世。你前世杀害大哥的时候,是万历八年(一五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所以你今年有这一个劫难,本来应该死去,因为前生的愿力,才得以幸免死亡。你前世的妻子周氏,万历七年(一五七九年)六月初七受害,去年曾经要来害你,但因为她不是你直接害死的,所以对你没有很深的仇恨。你现在的妻子戚氏,就是你前世的妻子柳氏,因为前生以药酒害周氏得腹病,所以周氏对她的怨气还没有消,因此还要继续为难她。你前世的大哥刘之麟,怨气已经消了,将要投生,因为生前有罪孽,所以堕落为女身,将投生为你妹妹的女儿,在明年癸酉日出生。你现在宿世的罪业已经消了,但二十年来未曾精进学佛,所以,从今天回去后,应该努力学道,不要退心,不要为名利所破坏,不要为欲爱所缠缚,不要为习气所障碍。”

  红衣人说完,叫一个童子取来一个金盒,打开盒子取出一片花瓣,放到黄景范的口中,黄景范即刻就能说话了。黄景范拜谢之后就请问父亲的着落,红衣人皱眉说:“你的父亲已经死了很久了。” 黄景范又说:“可是家里曾经收到他两次书信。”

  红衣人说:“那两封书信,后来的一封其实是你外祖所写,这件事医生史完白知道详情,还有一封信是你同宗人所写的。你的父亲遭难而死,是因为他六世以前的罪孽所致,又因为他今生心地正直,死后投生做了鬼官,三月的时候被提拔为淮安城隍。你只要存孝心,修行正道,日后会见到他的。现在你的母亲就是你前世的父亲刘大臣转世,因为前世的罪业堕落为女身,你应该劝她回心向善。你的外祖父是你前生同伴碧云寺的云松转世,你今世又受他的恩德,所以应该劝你外祖父看破放下,修行佛法。你的妻子柳氏因为做畜生时候一念的孝心,顿时消尽了前世淫业的恶报,得以恢复人身,但是因为前世带来的福力浅薄,所以这一世寿命不长,恐怕很快就要到尽头了。你也应该教她皈依信佛,免得来生再受畜生报。你前世的弟弟刘之茂虽然没有大成就,但却是守持家业的厚道人,你家里的情况大概如此。”

  红衣人说完,命童子带黄景范去地狱走一趟。只见童子带着黄景范奔走如飞,参观了好几处地府的牢狱,而这些罪囚中有黄景范认识的人,受种种的苦刑,让人不忍观看。黄景范最后来到殿前向阎罗天子等拜谢辞别,与老人一起出去,只见僧人仍在门外等他们。黄景范于是拜谢僧人说:“感谢师父将我带到这里,敢问师父的来历?”僧人说:“我是云栖的大庆,当年与你一同出家。”景范又说:“来的时候,听师父诵经声,心痛顿时好了,真是特别的神奇”。

  僧人说:“佛经上说心不可得,那么又有什么会痛呢?今日你回去应当好好奉行孝道,孝道实在是人修心的根本。如果没有孝行,其它的善行再多也都是虚伪的,成就不了德行。另外神明特别忌讳邪淫,所以你应当好好戒除邪淫,因为淫会导致身心受损。如果能断除邪淫,那种种恶业的根就断了,这样修行佛法才容易成功。这孝和淫二字实在是人升沉罪福的大关键,是修行入手最重要的地方,你应当好好努力把握。修行还需要请明师指点,出家住在深山静修才会有所成就,如果你在家恐怕会被尘缘埋没,那么又会耽误这一生。你看看在世间不受五欲六尘染污的能有几个?” 黄景范说:“您说得太对了,弟子受教了。”

  正说话的时候,有人说大师到了。黄景范抬头一看,只见云彩中有一个老和尚,端坐着手拿念珠。黄景范赶忙请求大师教诲。老和尚只说了一句:“南无佛。”旁边有人对黄景范说:“蒙尊师开示,你为什么不拜谢?” 黄景范听后赶忙跪拜,大师于是伸手劈头打了黄景范一下说:“可要记住了。”

  黄景范忽然惊醒,原来天已经亮了,而病痛已经完全消失了。黄景范于是披衣起床,和家中人说梦中所见,并用笔记录好。当时是壬辰年(一六五二年)十月初一日。

  苏州松陵人钱德补充如下:

  黄景范的父亲字瑞卿,名叫古监,秀才出身,就是红衣人所说死后被升为淮安城隍的。瑞卿是平望人徐南川的上门女婿,所以乡邻都称瑞卿是平望人。乙酉年(一六四五年)秋,瑞卿遭遇战乱被杀,那年黄景范才十五岁,他日夜哭泣想念父亲,以至于吐血不能进食。黄景范的外祖父徐南川担心他悲痛伤身,于是伪造了瑞卿的书信安慰他,红衣人所说医生史完白知道内情,所说的就是这件事。所以他父亲瑞卿是死是活,黄景范之前并不能断定,而听了红衣人话后,才确信父亲已经去世,而徐南川就是云松投生的。

  同乡吴文可的夫人就是黄景范的妹妹,而红衣人说刘之麟转世为景范妹妹的女儿,将于明年癸酉这一天出生,后来癸巳年(一六五三年)正月六日癸酉日才立春,文可的女儿果然出世了,所以从这许多被印证的证据,足以断定黄景范梦中所见都是历历不爽。

  这一则因果轮回的公案,收录在陆丽京所写的《夙孽记》一书中。

  备注:陆圻,字丽京,清朝钱塘人,顺治时的贡生。早年因为文章写得好而出名,是名噪一时的“西泠十子”之首,作品有《从同集》、《旃凤堂集》、《西陵新语》、《新妇谱》等书,清朝《国朝先正事》一书中有他的略传。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