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师:愿弥勒菩萨在常寂光土和兜率天,开颜含笑

  [白话:]二十三日才接到黄君所注解的《傅大士碑文》,我认为这篇碑文的文字和典故,极其难以详知,所以孙玉仙希望阁下为之注解,发起一切读者的善根,让他们现生得入极乐净土,将来在龙华三会时,辅助弥勒尊佛度化众生,利益实在不浅啊。

  现在见到黄君的注解,凡是世人不容易知道的典故,都一一指出,不但印光大师与孙玉仙欣慰不已,即便是弥勒菩萨在常寂光土和兜率天宫,也会开颜含笑,说黄君能够畅宣菩萨出世本怀啊。这篇文章一旦刻版流通,必定遍界流布,永垂不朽。

  印光大师因为自己无知,更想协助他流通,所以把其中有彼此传写导致的讹误之处,以及注解当中发挥不甚显著畅顺的地方,用号码标记,具体内容写在其他纸上,希望能够重新订正。

  古人著书,不厌其烦,常有三四易稿的情形,知道黄君与阁下心交,断然不会因为印光大师的琐屑而见怪,而是乐于更订,希望日后在龙华会上,蒙弥勒世尊推为多闻智慧第一。所可惜的是,路途遥远,山川阻隔,不能当面会晤,以尽朋友切磋琢磨之谊。

  所标出的内容,未必完全正确,只是以印光大师的愚见如此来写而已,就好像是野人向帝王献上野菜,童子向佛祖奉上玩耍的沙土,只是尽自己的本分而已,怎么能必定想要让人采纳呢?

  阁下虚怀无我,黄君也应当无我,只是希望成就自己和他人的善根,应当不会认为印光大师多事。

  如果黄君肯另行修订,那真是太幸运了,如果他不肯,请将原稿寄回来,我让孙玉仙刻板印刷也可以。

  [原文:]廿三日,方接到黄君所注之大士碑。窃思此碑文字典故,极难详悉,以故孙玉仙属意于阁下,拟为注出,以发起一切阅者之善根,俾现生得入净土,将来辅助龙华,其利益实非浅。

  今见黄君之注,凡人所不易知之典,悉一一指出,不但光与玉仙欣慰不已,即弥勒菩萨在常寂光及兜率天,亦当开颜而谓其能畅己出世本怀矣。此文一刻,必遍界流布,永永无已。

  光以无知,更欲助其流通,因将其中有彼此传写之讹处,及注中发挥不甚显畅处,用号码法标之,另书于纸,以期再为正订。

  古人著书,不嫌三四易稿,知黄君与阁下心交,断不以光之琐屑见怪,而乐于更订,以期于龙华会上,蒙弥勒世尊推为多闻智慧第一也。所惜者,山川遥阻,不能面晤于著时以尽朋友切磋琢磨之谊。

  其所标者,未必尽是,但以光之愚见,只如此耳。譬如野人献芹,童子奉沙,尽其自分,岂必欲人之见用哉。

  缅维阁下无我,黄君亦当无我,唯欲成就自他善根,当不以光为多事也。若黄君肯另修,则何幸如之,如其不肯,祈即将原稿寄回,即令玉仙刻之可也。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丁福保居士书十四》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