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科学主义者的殊胜往生

阿弥陀佛

我二哥胡唯一,于2014年11月3日患病,2015年5月7日往生,享年68岁。往生时面色红润,略带微笑,遗体柔软胜生前。火化时阳光柔和,目可直视,且随着柴烟袅袅,天空中逐渐出现红色圆形光盘,由远及近,由小及大,直至火化现场上空而逝。火化后多数骨殖呈彩色,还有数颗红色、黄色圆形坚固子。诸多瑞相,见者无不赞叹,多以为二哥乃久修之老菩萨,殊不知二哥却是一名素无宗教信仰的科学主义者。

二哥出生于1948年,长在那个一切宗教都等同于迷信的特殊年代。因此,即使出生在一个有道教信仰传承的家庭,他也没有建立信仰。后来我劝他信佛,他说:“自家世代修仙,却未曾见过一个活脱脱的神仙。你又要我信佛,这些虚无飘渺之事,教人如何信得?你自己着魔发狂也就罢了,别来祸害他人!”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家的经济大环境不好,加上我父母身体不好,家里兄弟又多,所以家中赤贫如洗,衣食难继,常常断炊。二哥见家贫,欲辍学参加生产队劳动,挣工分养家,把书让给小弟弟们读,被大哥极力阻止。

1965年二哥初中毕业,想考中专或技校拿国家的补贴,以减轻家里的负担,但他多次所填的志愿表都被班主任撕掉,最终他以高分考入咸宁高中,一所省直重点高中。

后来,二哥一心想考入西安交通大学,为国家建设出力。但天不遂愿,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大学停止了招生。他们跟着大运动运动了几年,就拿张毕业证回到家里参加农业学大寨运动。两年后,他被征召为民办教师,一教就是几十年,直至退休。

二哥一生为人正直,大公无私,仁爱及物。邻里之间有纷争,同事之间有不和,领导出面都不能解决的问题,只要他一出面,事情立马迎刃而解。地方上,同事间,学生们,如有不公事,难决事都乐意去找他。学生们因家贫交不起学费辍学时,只要被他知道,他一定会先为学生垫付,垫付后,他不会再提。有人还款给他,他就收着;人家不还,他从来都不过问。对兄弟,他从来都是先大家后小家。我们七兄弟之间,几十年来能保持和睦相处,与他榜样的力量是密不可分的。虽然如此,二哥性直而执拗,自信而倔强,不信佛法,更莫说往生西方佛国净士。

1999年寒假期间,我为了超度已经过世的父母,并让亲人结上佛缘,组织了一次精进佛七。我们每天除寺院的早晚课诵外,还要念《阿弥陀经》、念佛、拜佛长达14柱香之久。二哥虽不信佛,但孝道无亏,他能忍着因腰椎间盘突出而诱发的坐骨神经之剧痛,每日坚持在佛堂念佛拜佛不少一声不少一次,这是他日后往生之远因也。

2014年11月,二哥患病,12月即知非药石可以逆转。每思及二哥无信仰,不知其将来魂归何处,我就五内俱焚,痛不能忍,整夜不能卧,任泪流满面,不自禁也。二嫂、侄儿、侄媳及我们弟兄都劝他念佛,但他生性执着,只信科学,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科学主义者,油盐不进,不肯念佛。

2015年1月,他还是不肯念佛。因思阿弥陀佛名号功德之力不可思议,名号中具足信愿行,只要他能念佛名号,阿弥陀佛自能转化他那刚强难调难伏之心。因此,我对他说:“你不念佛,我心不安。万一不治,你逝世了,我将一辈子不安,一辈子心痛,你就算为了这点兄弟情,也念几句佛号,可以啵?哪怕只念十句、一句的都可以,只要你每天都念,我的心就会安。”他不忍心我们不安、不忍心我为他心痛,还是答应了我每天念佛。我检查他的功课:问:“念佛了吗?”“念了。”“什么时候?我怎么没听见你念过?”“晚上,你们都睡了,我一个人睡不着,就念佛。不过,我没念出过声,只在心里黙念。”“念了就好了,心念口念都一样。”

二哥知道自己大限将至,默默地安排后事,坦然地面对死亡。他把两儿子两儿媳三孙子都叫来,与二嫂一起照了张九个人的全家福,又照了张遗像,我们七弟兄又照了张合影。

5月3日早上九时许,二哥照常起床,只是这次起床较往常多了些时间。洗漱后,问他吃什么,他说煮五个饺子,但饺子煮好后,他仅吃了一个。看他极度无神,就劝他再睡一会儿。一个小时后,他就进入了昏迷的状态。我一边煮了五支移山参汁从他口腔慢慢润下,一边请了净池法师带人来跟他念佛。待他清醒时,征得他儿子同意,我告诉了他真实的病情。他听后淡淡一笑,心情很是轻松的样子,可见他对死亡是真能坦然面对的。

下午法师们走后,他突然说胡话(在医生看来):“我又没有打他,没有碰他,没有骂他,没有讥讽他,他为什么来找我,扯的扯手,扯的扯脚,找我去做替身?”我大声对他说:“这是怨亲债主来了,不要跟他们走,赶紧念佛,他们就无奈你何了!”过了一两分钟,他突然又说:“我都知道了。”我赶紧问他,他对我说:“你知道我耳朵聋,但这下我听得很清楚,轰隆一声,那些鬼东西就没了,这下我都知道啦。”“知道就好,记得时时念佛。”他没有表示异议。

晚边时,佛光法师赶过来看他。他坐起来握着佛光法师的手大声念了三句弥陀的名号。佛光法师示意他,精力衰竭,不要出声,在心里念就可以了。

次日早上5时许,我抱他进卫生间小解回到房间,刚躺下后,他又突然坐起来,抱着我集中全部精神大声念了三声佛号,我示意他在心里念就可以了,他才又躺下。

与此同时,在书房睡觉的三哥,正在做梦,梦见天乐盈空,世间无从听得到的乐音。所有的乐音,组成一句庄严的弥陀名号。弥陀与诸圣众,踏着祥云而来,随行的还有不知名的仅翅膀就有数米长的飞鸟,围着我家的上空盘旋。三哥看到二哥从我家大门前的大阳台坐上随佛来的三朵大莲花中的一朵,而且是中间的那一朵,并对我们说,我先去了,准备好茶,等你们来喝,然后随着佛陀与诸圣众圣境向西而去。三哥在梦中还看见我对着诸圣众圣境先合掌念佛,随即张开双臂,大笑,直呼这下就好了。梦中二哥的儿子儿媳们正在哭泣,三哥见此情境,对着侄儿侄媳们大吼:“还不赶快念佛,还在这里哭什么哭?”他吼出了声音,不仅把同房睡的六弟他们都吵醒了,同时也把自己吼醒了。六弟醒后,随即到了二哥的卧房,此时二哥刚大声念完三声佛躺下不到一分钟。

此后的每一天,我们一大家子三十多个人,都会聚在我家,一起守候着二哥、照顾着二哥,轮流为二哥念佛,不分白天夜晚。尤其令我感佩的是佛友唐林青师兄,她白天上班,晚上来我家守候二哥,三夜四天,未合一下眼皮。二哥走后,她又召集十余个佛友,为二哥念了通宵的佛。

5月7日上午10时18分,二哥在三十多位亲人的大声念佛声中,安详往生。

当天下午,灵瑞古寺的法师们赶过来,为二哥念佛。晚边佛光法师赶到,傍晚,唐林青师兄带了十多位佛友来念佛,接替灵瑞古寺的师父们。

8日上午,二哥的遗体被众亲友护送到灵瑞古寺,下午由灵瑞古寺的当家师净池法师主持,在念佛声中与众亲友告别。傍晚在念佛声中装龛,装龛时,面色红润而略带微笑,全身柔软,无一处关节不灵活胜生前,无一块肌肉不柔软鲜活。9日上午9时半火化,盛况见开篇。

二哥往生了,阿弥陀佛的愿力不可思议。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一个彻底的唯科学主义的人,一个见浊甚而又顽固不化的人,只因为他先因孝亲而念了七天的名号,后又为了兄弟的情谊而念了5个月的佛名,且每天就念那么几句,也就真的往生了。往生的瑞相,用灵瑞古寺的一位法师的话说,在他们寺院火化的居士中,他还是最为空前的。佛力不可思议啊,南无阿弥陀佛!胡不群谨记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shouyueliang.com/fo/ywkxzyzdssws.html
广告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 + 3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tougao@shouyueliang.com   问答邮箱:SYL@shouyueliang.com       可通过以上邮箱与我们联系!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