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美国老兵在飓风灾难中,蒙观音菩萨救度的故事

    欢迎诸佛友来参加观世音菩萨圣诞庆祝法会。目前经济很不好, 大家还能远道而来,可见具有相当的诚心。有人来是因观世音菩萨往昔帮过不少忙,故来还愿进香;有人来是因为想来拥护道场;也有人是因为朋友相劝随喜而来。

  不管如何,我们都是跟菩萨慈悲拔苦的悲愿背后,不断演绎着救度芸芸众生的一段段传奇故事。在此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故事,是从我父亲那边听来的。

  两三年前母亲在君康餐馆帮忙,父亲在教课之余有时也会去帮母亲一两下,如收收盘子、擦擦桌子之类的轻活。一次偶然的机会使他认识了一个顾客,并与之攀谈起来;话越谈越投机,父亲索性请他到龙树精舍坐一坐、喝喝茶。谈话之中才知道,那个顾客原来是来自路州新奥尔良的一位美国海军退役老兵,刚刚经历完“卡崔那飓风”,这一趟来万佛圣城是来还愿的。

  说来有点话长,新奥尔良是老兵的出生及成长之地;他年轻服役时,谓“见闻为种”,他略知僧人的早晚唱诵,《法华经》、《普门品》、观世音菩萨圣号等等,由此他对佛教产生了兴趣。退役后回新奥尔良,经历两次婚姻,但都以离婚告终。此时他有些心灰意冷,再加上孩子也大了,离开他而去。他就自己一人购置一条小艇,当成是自己的家,过着孤零零的半隐居生活。后来他有机会能亲近“法总”刚在新奥尔良成立不久的“金法寺”,知道在北加州还有一个万佛圣城。

  2005年的八月三十一日,起源于墨西哥湾的“卡崔那飓风”横扫密西西比州、阿拉巴马州、与路易斯安那州等南部诸州,造成百年罕见的破坏。受重创最甚者,则是新奥尔良市。原本双向的“十号州际高速公路” (Highway 10) 都封闭一向,改成临时逃生公路。许多人能跑的,一口气跑得远远的;一些跑不动的或者恋家不想跑的,都留下来听天由命、坐以待毙。这位老兵没跑,有太多的情怀难以割舍,使这位老兵没有离开他居住多年的新奥尔良。

  那几天晚上他夜夜都难以入睡,犹如惊弓之鸟。一天晚上,到半夜时,海面上波涛汹涌,老兵心想不好,仓皇之中想夺路上岸,然而却为时已晚, 小艇已经被翻了一个“底朝天”,沉沉的艇身将他盖在底下,这下完了! 此时他一生中所作所为,都像一部幻灯片一样迅速地在他脑海里回放。想到当年在日本与越南的岁月,及所听到的观世音菩萨圣号,他不知不觉地在心中提起来,虔诚默念──此时的默念真的是诚心之至。突然之间,又一阵大浪打来,拍击艇身,他几乎晕过去;等再度睁开眼睛,奇怪的是,艇身又翻正过来了,而他也已经又在小艇上了──安然无恙,有惊无险!

  经过这一次事件,老兵虽然还是一个非佛教徒,但是在他生命中已经多了一份对观世音菩萨的信心。感激之余,产生一种到圣城去看看的念头。以此因缘及金法寺之提供指导,他来到了万佛圣城。

  以上便是这位老兵的故事。观世音菩萨在娑婆世界寻声救苦,悲心切切,而沉沦苦海的我们却是鲜有能从沉迷之中醒悟者;生命之中种种不如意事是一波接一波,而能知念菩萨的人其实也很少。菩萨济世,都以平等心看待众生,不会有施恩图报的心。但是从众生的角度来讲,菩萨帮我们一次,我们就欠他的一份“人情(或菩萨情)”。虽然菩萨不会像债主一样向我们要,但我们久了从良心上都会觉得过不去,这就是为什么往普陀山去朝拜还愿的信众络绎不绝。

  如何报答菩萨的恩德?我们可再深入一层,如果我们真能拔除自己的生死根本,那就省了菩萨很多麻烦,也是报了菩萨的恩,也真是于世界和平、国泰民安上帮上一份忙。宣化上人曾讲过,一人真发心,那他对整个世界都是一个大帮助。希望各位都能好好用功,诚心念菩萨圣号,并求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 哪天再重返娑婆,做观世音菩萨的左右手,帮菩萨化导众生。

  最后有一事想鼓励大家,菩萨感应事迹很多,所出的感应录也有一些,但其实少得很。我们所读的观音菩萨灵感录,较为通行的是煮云老法师汇编整理的《南海普陀山传奇异闻录》,许多的故事都是民国早年的事。所谓“物换星移几度秋”,在北美大地上,我们应该也有一部较为详实的《观音菩萨感应录》或是北美版的《普陀山志》,这样我们对后代子孙会有一个比较好的交待。希望那些亲身受菩萨度化的人能现身说法,那些文学素养好的人能当仁不让地挑起此重任,这需要大家来共襄此举。

(二〇〇九年三月十五日观音圣诞法会讲述)

  ©声明:本文摘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月刊第473期,由如欣师兄推荐,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