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祖教育观】贫困儿童的教育,应当如何开展?

  [白话:]印光大师说自己对于教育学校这种事情,实在是属于外行人士,但是有感于丁居士希望完备的吸取天下的善法来作为办学宗旨,所以把自己的愚见呈上。

  贫困儿童的教育,可以考虑根据天姿来因材施教:

  对于天姿高的,日后必定能为官、为绅辅国善民的,可以专门用普通学校的方法来教育他们;

  对于只能做工、做点小买卖自食其力的人,似乎适宜教育加上手艺二者兼用。就好像近期孤儿院的章程,这样相对节省办学经费,而贫困儿童获益实在是很深。

  印光大师见到宁波佛教会孤儿院的法则,必须要能够自己穿衣吃饭,不需要他人照应的孤儿才能允许入院。孤儿院中教育的内容,包括:读书、写字、学算、学画、打草鞋、编凉席、凉枕、凉帽、石印、订书、裁缝等等,都有学习。等到孤儿十五六岁离开孤儿院的时候,他们都能够自食其力了,即便是去学做工,学经商,也自然比较容易。

  普通的学校,每周放一天假,还有各种节日放假,过年放假、暑假,一年之中,除了假期之外,只剩下六个多月可以上学,而且一天当中,八点上学,下午四点放学,除去午休,中间只有七个小时,课间还有空闲时间,如果不是十分天姿的学生,能够学得成个什么呢?只是虚度光阴,枉费办学人的一番苦心而已。而天下的学校,都以这个作为常规,只想着方便教员,却对学生不利,真是让人慨叹啊。

  孤儿院当中,没有假期,每天学习的时间,也适当延长,因为还要兼手艺作工,如果时间太短就完不成了。他们所制造的各种物品,除了自用之外,全部卖掉,这样也可以减少助校费的捐助。

  贫困儿童与孤儿,有些地方相似,如果真的希望让上中下根,都能自立,似乎这个方法最为适宜。

  但是必须要经办人发心真实办理,否则的话,徒有虚名,一事无成。这是我国向来办理公事者的通病。如果能以佛菩萨度人之心,以圣贤经国济世之心,全副身心用于这样的慈善事业,那么中国的兴盛,指日可待啊,何况只是让贫民得益呢?

  现在的学生,每年大约40周学习,每周大约30个课时,每个课时大约50分钟,一年大约花费1000个小时学习,课余未统计在内。

  精进群的师兄,每年平均花费超过1500个小时念佛念大悲咒,大约花费400个小时学习佛经,差不多是普通学生的两倍时间,这样坚持十年八年,都能有所成就,坚持一辈子,决定往生极乐。

  [原文:]印光于教育学校一事,实属外行。但感公直欲备取天下之善法以立法,因以愚见上呈清览。

  贫儿教育,似宜提一班天姿高者,异日必能为官为绅,辅国善民,专以平常学校之法教之。其止能为工为商自食其力者,似宜教艺两兼。如近来孤儿院之章程,似乎校会省费,而贫儿获益实深也。

  光见宁波佛教会孤儿院之法则,凡孤儿能自穿衣吃饭,不需人照应者,方许入院。其教之之法,则读书,写字,学算,学画,打草鞋,编凉席,凉枕,凉帽,石印,订书,裁缝等,一体兼学。待其十五六出院时,即能自食其力。即去学工学商,亦自易易。

  平常学校,七日一假,及节假年假暑假。一年之内,除假期外,只剩六个多月。况一日之中,八句钟上校,四句钟出校,此中止七句钟,又有空时。若非十分天姿,学得成个甚么。只是虚度光阴,枉费办理诸人一番苦心。而天下学校,悉以为例。止利其教员,而不利于校中学生,良可慨叹。

  孤儿院中,不立假期。其日中所学时刻,当亦加长。以兼作工艺,短则一项不能了办耳。其所制造种种物件,自用之外,悉以出卖。此种出息,亦可少助校费。

  贫儿孤儿,相去几何,真欲令其上中下根,悉能自立。似此一法,最为得宜。但须经理之人真实办理。否则只有虚名,一事无成。此吾国向来办公事者之通弊也。倘以佛菩萨度人,圣贤经济之心,全副用之于此。则吾国之兴,可立待矣。况贫民得益乎。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丁福保居士书十二》(三编一卷)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