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祖开示密宗要旨(密宗法师是不是真有神通?)

   
    [白话:]学密宗的那些人都是喜欢谈神通。

    几年前,白喇嘛在南京,做金光明法会,当时天旱,于是设坛求雨,一直到法会结束,天上一滴雨都没下。

    今年夏天,某某人在杭州,做时轮法会求雨,结果杭州比其他地方旱情更大。

    后来他又去上海,一伙信他的人,求他做法祈雨,结果也是一滴雨都没下。

    他还把在中国募捐的钱,购买枪炮,准备运到西藏去。结果有的被强盗抢走了,有的是经办人作弊,卷款潜逃了。

    如果他真的有神通,怎么会对于这种事情都不能知道呢?

    要知道密宗的要旨,在于三业相应,如果三业相应已久,那就可以从心所欲,如果还没有到心空的地步,却妄想得到这个境界,那就可能着魔。这是密宗的一大关系。

    这封信不可发表,以免招惹暗祸。现在的大勇之徒,都归投他们去宏扬密宗了,不可不慎啊。

    谢慧霖居士的书信全部分享完了。

   【原文】彼徒皆侈谈神通。数年前白喇嘛在南京,做金光明法会,时天旱,又求设坛求雨,至圆满,一滴未下。

    今夏□□在杭,作时轮法会,杭比别处旱灾更大。

    后到上海,一伙信者,求彼祈雨,亦一滴未下。

    且将中国之钱,买枪炮,拟运西藏,也有被强盗抢去者,也有买者作弊,得钱而逃者。彼若有真神通,何于此种事皆未能知。

    须知密宗要旨,在三业相应,果三业相应已久,便可从心所欲。未到心空而妄欲得者,或至著魔,此密宗一大关系也。

    此信不可发表,以免暗祸,今大勇之徒,悉归而宏密矣,不可不慎。

                                  作者:滕建波

  ©声明:本文由精进群义工根据文钞《复谢慧霖居士书》编译,欢迎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