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知时至趺坐往生的现代奇事

  汤慧振在苏州报国寺皈依印光大师,印光大师赠送他《印光大师文钞》一部。

  汤慧振居士食长素、受大戒、深入净土。他手捧《文钞》,恭诵《阿弥陀经》,理解《阿弥陀佛四十八愿》,行住坐卧持“六字洪名”——南无阿弥陀佛,一年四季如一日奋发修持、精进念佛,毕生弘扬净土法门。

  汤老居士是振兴佛教净土宗的楷模,他呕心沥血,全身心地投入,劝人归心净土。他说:“净土宗十三祖印光大师是大势至菩萨现身,跟印光大师走,决定不会错路。”开导人们要戒杀、戒淫;要深信因果,老实念佛;要以爱国爱教的情怀,勤修戒定慧、熄灭贪嗔痴,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1977年春天,汤老居士见新搬来邻居是范应兰一家,高兴地对他们说:“你们搬来,我好的因缘求到了。因缘成熟,我今年要走了……”

  “八十年代,佛教会恢复,对外开放。你们要去朝拜灵岩山——莲花佛国、净土之花。《印光大师文钞》博大精深,语言古朴,是指路明灯,要流通《文钞》、恭印《文钞》、拜读《文钞》。印光大师法身尽虚空遍法界,无处不在……”

  1977年入夏,见汤老居士床上用的凉席补丁加补丁,范应兰为他买了条新凉席,把汤老居士的旧凉席换了下来。

  1977年入冬,汤老居士把好的凉席还给范应兰,声声有词:“我要走了,凉席不用了,还给你。”

  不久,汤老居士面对范应兰佛友、子女立下十条遗嘱。

  过日那天是星期一,汤老居士对子女讲:“今天你们不要去上班,我要走了。”并叫范应兰为他请佛友来助念,送西方极乐世界。

  中午,汤老居士把子女叫来身边,嘱咐他们为助念者中午烧面条吃。助念者都在吃面条,汤老居士一个人端坐在床上,双手结弥陀印,大声念“南无阿弥陀佛……”

  午饭后,又来了许多佛友参加汤老居士助念,其中一位李居士见汤老居士真的要走,大哭起来。她曾经走火入魔,走上邪路,是汤老居士救了她的生命。

  汤老居士声声劝她:“不要哭,诸圣众早就到来,人总是要去的,我天天在求好的因缘,佛菩萨加持范应兰搬来作邻居,我求到了,因缘成熟了,我要走了。”

  他又对助念的佛友说:“今天把你们叫来,是要你们亲眼目睹我今日安详往生,来使你们生起一定要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的信心。”

  “你们念佛要用至诚恳切的心去念,千万不能有半点马马虎虎,不要囫囵含糊过去,声声佛号要念得清清楚楚,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一字念得不快不慢,声从口出,音向耳入,自觉耳根内佛号历历分明,相续不断,只要一心念佛,一定会有感应,佛菩萨会来接引你们往生极乐。

  “危难时你们要拼命念观世音菩萨圣号,观世音菩萨一定会来救你们……”

  境界现前,种种瑞相,助念者闻到异香,听到天乐,见到莲花遍地,佛菩萨放光。汤老居士神识清楚,眼神不衰,毫无痛苦。在佛友齐集助念圣号下,汤老居士随众和念,正念分别。汤老居士渐渐念佛声微低嘴唇不动,下午一点一刻,在大众助念声中从容含笑告别,安详往生极乐。

  助念者都目睹汤老居士头顶有热气冉冉升腾。“汤老居士真正是活着往生”、“是活生生现身说法——真实不虚往生极乐展现在我们面前。”

  1977年冬天,天下着鹅毛般大雪,纷飞而来,为汤老居士哀思绵绵。外面天气冷的寒风刺骨,汤老居士家中三天三夜春意浓浓,三天内上海、江苏、浙江一带的信徒、佛友及看热闹的人们都不间断地来到汤老居士家中看望不倒翁——汤老居士,目睹者无不赞叹,均大受鼓舞。

  中国佛协常务理事、江苏佛协秘书长弘法法师的师父——持戒精严、日中一食的广愿老和尚特地乘船赶往汤老居士家中,为蔚然趺坐三天三夜不动不卧的汤老居士说法、剃发、换衣,汤老居士笑脸如生,身体柔软,顶中暖气如生,广愿老和尚声声赞叹:“稀有,稀有,汤老居士,如果今天你能坐荷花缸,三年后开缸,汤老居士你定是‘肉身’。”

  全国著名的海灯法师、雪相法师及郑颂英居士、徐仁康居士等赶来汤老居士家中,面对慈容丰满、光润异常的汤老居士,无不赞叹:“汤老居士,你这样三天三夜坐着,是入定的老比丘”,“阿弥陀佛名号不可思议”,“汤老居士是念佛成佛”,“汤老居士是临终往生榜样”。

  汤老居士不仅在佛教界享有威德,而且是人间青松,荼毗有许多坚固不碎舍利,舍利花,红白璀璨,圆润耀目。尊重汤老居士遗嘱,汤老居士的骨灰由范应兰、彭居士、谢居士、毛居士四位佛友,用面粉为丸,做成四十八只汤丸投入大海,结水族缘,做最后一次布施。

                        文章来源:摘自《近代往生纪实》

  ©声明:本文由慧悦师兄推荐,如对转载有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